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紫陌红尘(3)

时间:2021-10-16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池莉 点击:
紫陌红尘(全文在线阅读)  >        紫陌红尘(3)

  在我们嘀嘀咕咕的过程中,法国钢琴家克莱德曼先生始终热情洋溢地演奏着。他竭力要表现的是一种光明磊落的美,童真无邪的美。自由飞翔的美和浪漫朴实的美。我们在一辆搞阴谋诡计的小车里听克莱德曼,反差如此之强烈使我对这几支钢琴曲永生难忘。

  桑塔纳在汉口小巷里转了几个高难度的急弯,停在一栋从前俄租界的老楼房台阶前。台阶上等候着一位手提大哥大的男子。这男子体态发福,领带鲜艳,发型做得像一朵盛开的蘑菇。郭主任用一种不屑的神态告诉我此人就是该企业金经理。

  金经理十分敏捷地下台阶,亲自为我们开了车门。车门一开他就说:“啊欢迎欢迎!”

  我钻出车来,透了一口气。

  郭主任说:“这就是眉红工程师。我给您送来了。”

  金经理热情地向我伸手,说:“谢谢眉小姐来指导我们工作!”

  我说:“谈不上指导。”

  郭主任抽着金经理递上的香烟,对我说:“眉红有什么事随时和家里保持联系。”

  金经理说:“哎呀郭主任您放一百二十个心。这次我特意让王师傅陪她去怎么样?”

  郭主任笑了。拍了金经理一巴掌,说:“那就先谢了。”

  一粉妆浓抹的小姐从楼里出来,说:“午饭已经订好了,在国际俱乐部。”

  郭主任看了看腕上的表。说:“不吃饭了。还有事。”

  金经理挡住车门,说:“天大的事也得吃中午饭!”

  我和司机背对着他们,相视一笑。瞧如今这把戏。

  按照门牌的指引,我进了公关部,看见里头堆满美容健身仪器,我赶紧退出来核实门牌,是公关部。

  公关部没有公关小姐,只有一个老头,趴在办公桌的一叠表格前忙碌。他双鬓斑白,戴一副老花镜,胳膊口套着花布袖套。我问:“王师傅吗?”

  老头说:“王师傅。你坐。稍等片刻。”

  我坐在低矮的露了海绵的沙发上,看见王师傅的双腿从办公桌下伸出,两脚交叉着。裤子因布料陈旧而没有明确的颜色。裤边处肮脏且破烂翻卷。脚上是一双裂了帮的人造革鞋。花尼龙袜的海蓝色醒目耀眼。这王师傅肯定像郭主任他们说的那样正派,传统,忠诚,朴实。可怎么被金经理任命为公关部部长呢。这里头不是我听错了就是郭主任说错了。

  等了片刻,王师傅抬起了头。说:“我是公关部负责人王师傅。小姐您有什么事?”

  一切都没有错。我被逗笑了。笑着说:“我叫眉红。”

  “欢迎。”王师傅摘下眼镜,说,“欢迎眉小姐来指导工作。”

  我说:“谈不上指导。”

  王师傅说:“我明天和你一道出差。”

  他从怀里掏出两张火车卧铺票,举在眼前看了一看,递给我其中一张。“明天你自己打的去火车站。的票留好给我报销。眉小姐,明天火车上见。”

  我端详着硬卧票,是下铺。这么说将有一双又花又臭的尼龙袜在我头顶上晃动。什么时代了,还穿花尼龙袜!

  我说:“王师傅,我年轻我要上铺好了。”

  他说:“我们男同志应该照顾女同志睡下铺。”

  “我喜欢睡上铺。”

  “是这样。”

  王师傅接过我的票,戴上眼镜仔细对照了一下两张票的票面。说:“都是下铺。”

  我说:“非常遗憾。”

  这下更糟糕。我将和这位公关部长并排躺着,中间只隔着小走廊。临走前我实在忍不住向他提了一个小小的建议。

  “你怎么不买一双棉纱袜?纯白或者纯黑的。”

  王师傅说:“可我想要棕色的。”

  “棕色也不错。”我说。这个王师傅没给我任何印象,只是事情有点滑稽。

  一进候车室我就满世界搜寻王师傅。我找他是为了躲开他。我要抢在他前头上车,与别人换张上铺票。我决不能忍受和一个烂糟糟臭烘烘的老头子并肩而卧。火车上为什么不分个男卧女卧?

  我不太好意思老看人们的脸,便低头看脚。我从一排排脚跟前走过来走过去,就是没找到那双蓝花尼龙袜。人家王师傅不会换袜?完全可能换袜。但最多也是换一双别种花色的尼龙袜。

  没见到我的旅伴。

  我急急忙忙冲上车。放好包。靠在一边期待上铺的乘客早些到来。

  一位西装革履的先生经过我面前。我收腹挺胸让他的大旅行箱挤过去,他朝我彬彬有礼欠了欠身。一会儿,他放好了行李又挤过来,又朝我欠身。我仍然注视着鱼贯而入的新乘客。漫不在意地对那位一再鞠躬的先生挥了挥手。说:“别客气。别搞得像日本人一样。”

  他说:“眉小姐说话很逗嘛。”

  我猛地回头。“您是谁?”

  身板挺直、风度翩翩的先生慢慢摘下了他墨绿的变色眼镜。我大惊,叫道:“王师傅!”

  他纠正说:“王先生。其实到我们公关部来办事的人都叫我王先生。”

  他是配做王先生了。他的头发染黑了,吹烫了。他一身全毛质地的豆沙色西服,棕色领带和与棕色领带遥相呼应的棕色棉纱袜,意大利老人头皮鞋。他包装一新,居然脱胎换骨了。比他更换行头更令我吃惊的是他的神情举止,有些类似于风度气质的东西决非摇身可变的。我想他很可能是过去的资本家少爷或者洋行高级华人职员的公子。

  我恶毒地问:“我可以问一个您的个人问题吗?”

  王先生说:“为什么不?”

  为什么不?国外译制片里头的语言。语言在随服装的变化而变化。

  “您的家庭成分?”

  “问这个干什么?”

  “不干什么,突然冒出的怪念头。”

  王先生稍带挑衅意味地说:“资本家。”

  我拍了下巴掌,我猜对了。

  我说:“您昨天看上去六十岁,今天看上去四十岁,您到底多大年纪?”

  “五十。”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