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毕业歌( 第七章)(7)

时间:2021-10-13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严歌苓 点击:


    洪望楠拉起王多颖的手:“阿颖,我们俩最应该互相信任。没有和你定亲之前,我就把你当成自己的亲人,跟你一直情同手足。和平也好,打仗也好,以后这个国家、这个世界还不知会发生多大的变故,但我们俩是不会变的。到老了,病了,一个看护一个,一个把一个送走,最终再跟了去,这些都不会变的。”

    这番告白洪望楠说得情真意切,王多颖很快被感动了,看着他流下眼泪。他又轻轻抱住她,在她的腮边温情地亲吻了一下:“阿颖,我们聚少离多,要是再彼此不信任,心里就会更苦,懂吗?”

    王多颖为自己过激的行为感到羞愧,她像做保证似的用力点点头。

    一切似乎风平浪静。

    三伯伯一边抽雪茄,一边在被各种家具挤得不成方圆的空间里踱步,他有心事。摆牌戏的朱玉琼也看出来了:“你是不是有话要跟我说?”

    三伯伯有些犹豫地“嗯”了一声:“我还没有想好怎么跟你说。”

    朱玉琼反而紧张了:“真有话?”

    三伯伯走过去,替她捡起掉在地上的两张牌:“这副牌可以扔掉了,方的都玩儿成圆的了!特别是三伏天,东西都返潮,摸上去黏糊糊的,像块肉皮!”

    朱玉琼却不以为意,笑眯眯地说:“这是老宅里搬过来的。我婆婆生前玩的。你说像肉皮,差不多,有时候我觉得还带体温呢!”

    三伯伯凝视着她说:“小霞说你怀旧,看来她看得很准啊。”东拐西拐,这话题算是扯到了桑霞身上。

    “小霞说的?”一提桑霞朱玉琼就马上有了精神,“这姑娘我跟她有灵通,要不是没出五服,我就又做媒婆又做婆婆,让她嫁给宇风!”

    “刚才你不是说没想好怎么跟我说吗?现在想好没有?”朱玉琼的样子好像在等千钧霹雳。

    三伯伯剪断雪茄的烟头,靠近朱玉琼,双眼充满关切:“你听了不要慌,啊。”

    朱玉琼孩子似的点点头,在三伯伯面前,她是不愿意让自己成熟的——也许她从来就没有成熟过。

    三伯伯紧张地看着朱玉琼:“上次放贷的几根条子赔了。”

    朱玉琼张大嘴巴,两只眼睛瞪着三伯伯,过了片刻,方才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哎哟,我当什么事呢!赔了拉倒,我晓得我是没有偏财运的人。”她继续玩牌,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

    三伯伯好像也松了口气,解释说:“米价涨得飞快,有金子的人一夜之间都把金子抛出去,囤米囤油。你不要担心,我已经让人到乡下收米去了。”

    朱玉琼又随遇而安了:“有你,我担什么心啊?”

    “还有,你们家在江湾的老宅,宅基还是好的,我想雇一班工匠,把它修缮起来租出去。这样你每月可以有一笔进账。”

    朱玉琼满不在乎:“江湾都快成日本城了,万一租房的是日本人,怎么办?我是不要把房子租给日本人的!”

    “当然不租给日本人。还有很多从敌占区逃难来的江南大户,想在上海长住,就租给这种人。”

    三伯伯要走了,朱玉琼摇着蒲扇跟到门厅,看着三伯伯拿起衣架上的帽子和外衣,上去替他拉了一下背后的折子:“哟,这件衣服是翻新的?”

    三伯伯回过身“嗯”了一声。

    朱玉琼很不解:“这么省干什么啊?做一件新衣服也不要几个钱!明天我到‘老人和’绸缎行去给你选一块料子……”

    三伯伯笑笑:“不用了。这衣服不过是面子经了日晒,掉色了,其实没有什么磨损,翻一次新,又可以穿两三年。”

    朱玉琼很有些不安:“你在我们身上这么舍得花钱,自己倒俭省成这样……”

    三伯伯坐下来穿皮鞋,拿起牛角镶红木的鞋拔子,慢悠悠拔鞋:“男人要靠骨子里的派头,不靠外表时髦。太时髦了,反而轻浮。只要戴的表是好表,抽的烟是上等烟,皮鞋是个体面牌子,最要紧是张嘴要有好谈吐,进出哪个会所、俱乐部人家都不会小看你。”

    朱玉琼接过他用过的鞋拔子,让他腾出手系鞋带,两人的动作处处显出默契。

    三伯伯又说:“再说,这仗还不知道要打多久,原棉、生丝在现货交易场行情看涨,通货膨胀厉害得很,过日子稳些好。多件衣服,少件衣服,对一个男人,有什么两样?”

    王多颖听着门厅的对话,小声告诉洪望楠:“好了,三伯伯要走了。”

    洪望楠也打算回去,站起身说:“还有一件事我要嘱托给你。贺晓辉动了手术,假如我明后天回不来,你就以我的名义去诊所探望他。”他拿出一个预先准备好的信封,“这里面的钱应该够了。这个老犹太会看我的面子多少打点折扣。万一他狮子大开口,你给他签个名,等凑齐了钱再给他送去。”

    王多颖接过信封,认真地点点头。

    等三伯伯走后,洪望楠对王多颖说:“走,陪我去看看你妈。”

    王多颖冷淡地说:“你去吧,我不去。我天天能看到她。”

    洪望楠温柔地批评王多颖:“跟自己母亲生气生了一年,你也太任性了。”

    说起这些,王多颖又开始愤愤了:“要不是她当时装病骗我,去年我就大学毕业了,说不定也像那些学生一样,到你们厂里去做志愿工人,跟你一块儿造飞机,痛痛快快投身抗日,哪像现在这么窝囊?”

    洪望楠安慰她:“小姐,耐心一点,只要厂里允许我们接家眷,我头一个接你去!”看王多颖纹丝不动,便不再勉强,和她告别,一个人上楼去找朱玉琼。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