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毕业歌( 第三章)

时间:2021-10-04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严歌苓 点击:
毕业歌(全文在线阅读)  >        第三章

    桑霞的到来为王家带来很不一样的气象,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感受。朱玉琼的感受简单直接,比如桑霞和她天然的血缘关系,让她产生毫不犹豫的亲切和信任,比如桑霞让她发现家里的浴室原来是白色的;三伯伯的感受却是隐晦的,曲折的,他承认桑霞的表现无可挑剔,但恰恰是这样才让他觉得不对劲,所以他甚至希望能够从桑霞身上发现出什么破绽来;而对于少年王沐天来说,桑霞犹如狂风暴雨,他不知道如何去迎接这狂风暴雨,在她面前,他的自尊总是笨拙的,而他的勇敢也总是苍白的。

    此刻的上海刚进入夜晚,在一辆慢慢行驶的雪弗莱车内,三伯伯把目光聚焦在马路前方两个骑自行车的身影上,骑车的年轻人正是桑霞和王沐天。三伯伯对老司机打手势,要他开得再慢一些,尽量和他们保持距离。他成了秘密跟踪者。

    这是个很平常的夏天夜晚,桑霞和王沐天到了外滩公园。黄浦江上弥漫着上海租界在孤岛时期特有的无耻和平,各国军舰停泊的码头仍然是上海年轻男女的天堂。江边传来乘凉游艇的乐声,那是菲律宾小乐队演奏的舒伯特的鳟鱼五重奏。军舰、商船以及客船,都是昏昏欲睡地漂泊着。江面一派和平温馨的夏夜景色。

    桑霞递给王沐天几个硬币,要他买瓶汽水喝,然后在这里等她,便转身而去。

    一个年轻男子在一盏灯下站立,桑霞朝那男子走去,他们握了握手,然后男子挽起女子的手,像任何一对情侣一样,沿着江边马路漫步。

    和桑霞一起的年轻男子是贺晓辉,他向桑霞透露了一个消息:麻醉剂已经送走,新四军的交通员明天就可以送到野战医院去。

    桑霞为此高兴,有意提醒说:“要不是沐天,说不定还要迟两天。”

    贺晓辉点点头:“他确实是个不错的人选。非常执拗,单纯,有理想,而且非常勇敢。哦,可能过分勇敢了。不过,他太年轻了。”

    桑霞反击:“听说你当红军的时候也才十六岁。”

    贺晓辉深吸一口气:“我们这样的穷孩子,成熟得早。”

    “富孩子要是有了理想,更可靠。”

    “比如你自己?”

    “比如这个叫王沐天的小伙子。”桑霞笑了。

    贺晓辉顿了一顿,说:“可以先让小伙子做些外围的工作,察看一段时间再说。”

    两人握手告别。桑霞返身去找王沐天,她看到王沐天正在忙着拍打四周的蚊子。

    桑霞上下打量着王沐天穿着的西装短裤,笑了起来:“以后我们再出来活动,你呢,要穿长裤;我呢,要穿旗袍。”

    王沐天表示不屑:“今天晚上这个也算活动?”

    桑霞直视着王沐天,表情渐渐严肃起来:“你以为只有撒传单、贴标语才算活动?抗战是长期的斗争,需要长期地保存自己,消灭敌人。所以每一次活动都应该拿它的风险和效果做比较,奏效太小,风险太大的事,应该尽量避免。”

    王沐天看着桑霞,若有所悟地点点头。

    几个日本兵从不远的地方经过,桑霞发出一声轻微叹息:“看着霸占自己国家的人这样大模大样地在自己眼前晃,有血性的人都会受不了,都免不了冲动,但首先要想到,什么样的行动能最快地改变大局,或者能为大局贡献一点什么。”

    “我能贡献什么呢?”

    “你已经开始贡献了。”桑霞的语气带着一丝鼓励,“今天还想超额贡献吗?”

    王沐天激动了:“当然了!”

    “那好,告诉我,哪家商店卖最漂亮的旗袍,带我去。”桑霞环顾四周来来往往的穿旗袍的女子,去开自行车的锁。

    王沐天愣愣地看着她:“这也算行动?”

    “当然了。”桑霞拍了拍王沐天的肩膀,“组织要求我要看上去像个上海女人才行,这样才能减少吸引注意力,才安全啊。”

    事先一点儿预兆也没有,王沐天居然就在这天晚上被组织正式接受了。

    两人骑车来到霓虹灯闪烁的南京路,这里比白天要热闹得多,他们把自行车锁好,并肩走进中百公司。不远处车内的三伯伯望着他们的身影,轻声吩咐司机:“回去吧。”

    三伯伯回到家中楼上客厅,看到地上铺着巨大的毡子,毡子上面全是点点滴滴的墨迹。朱玉琼手抓一支超大号毛笔,正在一个巨大的砚台里蘸墨。她看到三伯伯回来,立即求助:“墨太淡了,至少还要再研两分钟。”

    王沐天把金条交给了朱玉琼后,朱玉琼马上心情大好,又开始舞文弄墨了。她也是大家闺秀,自小不爱绣花爱字画,左手画了三十九年画,右手写了四十一年字,毛笔一放到砚台上,就像舌头舔在小菜上,是咸还是淡马上就尝出来了。

    三伯伯微微一笑,开始研墨,装作无意地问:“小霞呢?”

    朱玉琼并未多想:“阿沐带她出去玩了。头一次来上海,都会眼花缭乱的,阿沐陪着她我就放心了。新加坡的京城,怎么能跟大上海比?大上海是切了一小块伦敦,又切了一块巴黎,再拼凑一些东京……新加坡这一比,还不成乡下了?”

    三伯伯研好墨,趁朱玉琼写字时的专注,悄然离开了。他轻手轻脚地走到桑霞房间,拧亮了书桌上那盏台灯。环顾一眼,看见小床下桑霞带来的藤条箱,大的不见了,剩下了那个小的。他把箱子轻轻拖出来,手指试探了一下,发现箱子是锁着的。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