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毕业歌(第十二章)

时间:2021-10-26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严歌苓 点击:
毕业歌(全文在线阅读)  >        第十二章

    这是一张英文的《字林西报》,在第一版登载了一张洪涧琛的照片,标题为:为体现日本民族对学者的尊重,日军决定宽恕洪涧琛;副标题为:宪兵队昨日释放圣约翰知名教授。照片上的洪涧琛身穿浅色长袍,容光焕发,面带微笑,知情人一看就知道是一张毫不相干的照片,拍摄于曾经平安无事的某天。照片旁边有一行此地无银的小字:图为洪涧琛出狱时所摄。

    王多颖拿着报纸跑上楼梯,没有找到母亲,她把报纸放在沙发上,又转身为自己倒了一杯水,咕咚咕咚地喝着。管妈端着托盘走进小客厅,把一碗稀粥和一只小盘放在桌上,小盘内放着半根剪成一小截一小截的油条,并浸泡在酱油里。从浴室传出朱玉琼的嗓音:“今天小菜场的毛蚶新鲜吗?”

    王多颖脸上的兴奋和激动一下子消退了,她把玻璃杯往茶几上重重一放,冷笑起来:天下出了再大的事情,都不妨碍她吃毛蚶!

    朱玉琼又喊:“再买一斤瘦肉,让老罗做点雪菜肉丝炒年糕,下午打牌的时候做点心,再烧个莲子汤……唉,白头发越来越多了,管妈,你到楼下看看,我的老花镜在吗,帮我拿上来!”

    管妈不满地嘟囔:“我看啊,那些来你这里的客人打牌是假的,骗一顿点心吃是真的。弄得好的话,还能骗一顿晚饭!”

    王多颖再次鄙夷地冷笑起来。

    管妈忽然大声嚷了起来:“你快出来啊,洪家伯伯放出来了!”朱玉琼一听,从浴室冲到小客厅,看见茶几上的报纸,读了起来。

    王多颖瞥了母亲一眼,见她脸上露出孩童般的灿烂笑容:“一定是你三伯伯破费了钱财,打通了要紧关系,把洪家伯伯从日本人手里弄出来的!不然进了日本宪兵队的人,有几个人能生还?”她放下报纸,拿起电话,拨了几个号又放下话筒,“刚才我还在想,碧凝心情不好,请她过来打打牌,散散心,雪菜肉丝炒年糕,碧凝年轻的时候就欢喜,吃到现在没吃够。”

    王多颖这才明白母亲的用意,刚才自己是多心了。

    朱玉琼一拍沙发:“管妈,那就多买点毛蚶,买它五斤好了!瘦肉呢,买它两斤,再买两只童子鸡,生炒童子鸡,马鲛鱼要大的!跟老罗说,今晚要好好给我做几个菜!”

    管妈吓了一跳:“伙食钱本来就不够,你又要开宴啦?”

    “我们王家过去三天一大宴,两天一小宴,我多少年没开宴了!洪家伯伯经过一次鬼门关,就是重生一次,他百岁华诞也不如这个重生的生日重要,对吧?”朱玉琼推着管妈,“快走啊,要不马鲛鱼就买不到大的了!”

    管妈犹豫着,终于一横心:“没钱了!大米,白面,炒菜的油,从开年到现在不知道涨了多少次价,你三阿哥一个月给我们的钱涨了三四倍,也是半个月不到就没了,他总是不断添钱,还不让我告诉你,尽着你吃尽着你花!”

    朱玉琼给泼了冷水,兴致低落了,闷了一会儿,又匆匆走到卧室,出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一个画轴,递给王多颖:“喏,把这幅画拿去当了。明朝张宏的一幅山水,有四尺半呢,大概还值几个钱!”

    王多颖有些犹豫,提醒母亲,这可是爷爷留下的。朱玉琼大彻大悟地说:“兵荒马乱,江湾的老宅,一颗炸弹落下来不就没了?”王多颖只得拿着画轴步下楼梯。

    三伯伯刚好进门,一眼注意到王多颖手里的画轴,一问,明白了。他对王多颖说:“把画卖给我好了。”

    王多颖有些羞怯和窘迫,不知该怎么办。

    三伯伯从皮包拿出一叠钞票:“喏,这里是五百块法币,就算这幅画是真品,也当不出这么多钱来。兵荒马乱,民不聊生,谁还收藏字画?”

    王多颖吃惊地问:“您的意思是说,这幅画不是真的?”

    三伯伯摇头苦笑:“你妈嫁到王家之前,你爷爷就把大部分真画卖出去了。那时候你爷爷家里已经入不敷出,排场呢,又不能不摆,所以你爷爷就找了几个做赝品的大家,把真品临下来,再把它们悄悄地卖出去。后来你父亲从美国回来,拿到了教授的最高薪水,把王家的败相挽回了一些……可是,你父亲毕竟去世了。”

    王多颖还是不信:“不会的吧?姆妈看别的东西眼光不灵,看画应该是看得准的,她自己也是能写会画的人……”

    三伯伯大发感慨:“你还不了解你母亲?你跟她说什么是真的,她就认定是真的,从来不会怀疑你。再说,家里堆了这么多旧东西,真真假假几千件,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去刻意辨别真伪就可以大梦不觉,一直躺在梦中的宝藏里,她要认真去辨别,梦就醒了。她宁愿做梦,宁愿像孩子一样无忧无虑。”

    王多颖心虚地接过钞票,三伯伯脸上五味杂陈:“她还骂阿沐是败家子儿,没人比阿沐更像她自己了。说起来,她是王家的媳妇,跟王家没有血脉关系,可我们亲眷都说,她比王家的女儿更像你爷爷!”

    三伯伯把画轴卷起来,仔细系紧绳子:“临得这么好的赝品,也是件稀罕东西。”他拿着画轴向门里走去。

    《纽约时报》记者戴维斯接到桑霞的电话,立即召集十几名男女同行赶往理查饭店,这是一名有正义感、有热情的美国小伙子,而洪望梅昨天的表现,也让他对这位勇敢的女孩印象深刻。

    到了饭店,戴维斯发现这里气氛已经很紧张了,十几个饭店保安和几个便衣正在吵吵嚷嚷。便衣看到记者们,企图阻拦,但保安们推波助澜地拥着记者们迅速来到桑霞房间门口。

    戴维斯摁了一下门铃,大声喊话:“洪望梅小姐,我是《纽约时报》记者本杰明·戴维斯。您父亲今天清晨被日本宪兵队释放,我们想针对这件事对您进行专门采访,能让我们进去吗?”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