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地狱恶魔(4)

时间:2021-10-12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古龙 点击:

俞佩玉沉默着,温柔的替她擦干了眼泪,忽然转身面对黑衣妇人,道:“我已答应过她,也答应过她的三叔,我绝不能抛下她。”

黑衣妇人冷冷道:“你若连这点儿女之情都抛不下,还能成什么大事?”

俞佩玉一字字道:“我若连这件事都不能守信,又何以为人?”

黑衣妇人凝注着他,目光中似乎渐渐露出一丝暖意,缓缓道:“好,很好,你是个好孩子……”

她飘飘掠到朱泪儿面前,缓缓抬起了手。

俞佩玉和海东青的呼吸都几乎停顿,因为他们都知道只要这只手一落,朱泪儿的头颅便要粉碎。

只听黑衣妇人道:“你舍不得离开他?”

朱泪儿咬着牙,瞪着她,道:“无论谁若要我离开他,除非先要我的命。”

俞佩玉望着黑衣妇人的手,连心跳都几乎停止。

黑衣妇人的手已落了下来,却只是轻抚着朱泪儿的头发,柔声道:“你也是个好孩子,但你若真的喜欢他,就不能拖累了他,就应该让他一个人去好好做事。”

朱泪儿怔了怔,忽然以手掩面,失声痛哭起来。

黑衣妇人道:“我并不是要他抛下你,只不过要你们暂时分开一些时候,你们反正都年轻,以后见面的日子还多着哩。”

朱泪儿跺了跺脚,嗄声道:“好,你不用说了,我走,我一个人走……”

她以手掩面,痛哭着奔了出去。

但俞佩玉已赶过去拉住了她,道:“你……你要到哪里去?”

朱泪儿咬着嘴唇,跺脚道:“你也用不着管我,我自然有我去的地方。”

她虽然勉强忍耐着,但眼泪还是不停地落下。

天地虽大,却又有哪里是她的去处?

黑衣妇人居然也叹息了一声道:“东青你带她回山去,我会叫俞公子去找她的。”

海东青似乎又惊又喜,道:“你老人家难道想收个女弟子了么?”

黑衣妇人似也笑了笑,悠然道:“她本就是个好孩子。”

× × ×

天高气爽,艳阳高照,虽已秋深,却如春暖。

俞佩玉多日来第一次感觉到阳光的可爱。

现在,一切事都有了转机,朱泪儿也有了希望,站在这温暖的阳光下,他几乎忍不住要放声高歌起来。

唯一的遗憾是,他并没有找到郭翩仙和钟静,也没有找到姬灵风,想必是姬灵风也将他们带走了。

他始终都无法猜到姬灵风为何要在姬苦情面前为他隐瞒,也猜不透她为何要悄悄将郭翩仙和钟静带走。

但比起那些愉快的事来,这点遗憾又算得了什么?

只听黑衣妇人道:“杨子江虽是个不肖的叛徒,但有些事他并没有说谎,那时海东青还在他旁边,他也不敢说谎。”

俞佩玉道:“姬苦情难道就是那‘东郭先生’?”

黑衣妇人道:“不是,姬苦情也只不过是‘东郭先生’手下的一个傀儡而已,无论武功、狡猾、凶狠,姬苦情都比不上东郭先生之万一。”

俞佩玉忍不住道:“前辈你……”

黑衣妇人叹了口气,道:“不瞒你说,就连我也未必是那恶魔的对手。”

俞佩玉道:“但前辈的‘先天罡气’,岂非已是天下无敌,登峰造极的武功了么?”

黑衣妇人道:“先天罡气虽然无坚不摧,但上天造物,万物相克,蜈蚣虽毒,雄鸡却是它的克星,先天罡气虽强,也并非真的能无敌于天下。”

她又叹息了一声,道:“东郭先生为了对付我,这些年来已练成一种专门克制先天罡气的武功,否则他又怎敢复出为恶?”

俞佩玉动容道:“那是什么功夫?”

黑衣妇人道:“无相神功。”

俞佩玉道:“此人练成了无相神功,难道就可以横行无忌了么?”

黑农妇人道:“当今天下的确已没有人能是他的对手,能除去他的人,世上也许只有一个。”

俞佩玉道:“谁?”

黑衣妇人道:“你!”

俞佩玉怔住了,讷讷道:“但弟子……弟子……”

黑衣妇人道:“若论武功,你自然万万不是他的对手,但你城府极深,定力过人,有许多非人能及的长处。”

俞佩玉道:“可是……”

黑衣妇人又打断了他的话,道:“你可知道荆轲刺秦王的故事么?”

俞佩玉道:“略知一二。”

黑衣妇人道:“若论剑法,荆轲实不及当世名剑客‘盖聂’之万一,但燕太子丹却认为要杀秦王,惟有荆轲,你可知道其道理何在?”

俞佩玉道:“那是因为荆轲有不惜舍身成仁,与暴秦共归于尽的勇气。”

黑衣妇人道:“你错了。”

她沉声接着道:“秦王暴政,苛毒于虎,民间怨声载道,欲得秦王首级而甘心的人不知有多少,当时在燕国的勇士也有很多,高渐离、宋意、武平、秦舞阳,可说无一不是重承诺、轻生死的侠客,太子丹为何独重荆轲?”

俞佩玉沉默着,没有说话。

黑衣妇人道:“那只因荆轲也是位城府极深的人,可以说得上是,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以秦王当时威仪之隆,任何人一入秦宫,都难免胆寒股悚,但荆轲却可高步上金殿,连秦王那样的枭雄人物都看不出他心怀不轨,这才是他非人能及的长处,也正是燕太子丹看重他的地方。”

俞佩玉又沉默了很久,道:“前辈是要弟子去谋刺东郭先生?”

黑衣妇人道:“暗箭伤人,虽有失江湖规矩,但事急从权,对他那样的恶鹰,又何必再斤斤计较于小节。”

俞佩玉道:“只不过……荆轲到最后还是功败垂成了。”

黑衣妇人道:“荆轲虽功败垂成,你的机会却比他好得多。”

俞佩玉道:“怎见得?”

黑衣妇人道:“秦宫甲士千百,东郭先生却一向独来独往,此其一;荆轲不精击技,你却已可算是江湖中的一流高手,此其二……”她凝注着俞佩玉,沉声接着道:“最重要的是,秦王对荆轲始终都有警戒之心,东郭先生对你却绝不会有丝毫防范之意。”

俞佩玉道:“为什么?”

他很快地接着又道:“荆轲至少还有督冗之图和樊于期的首级以取信于秦王,弟子却一无所有又何以取信于东郭先生?”

黑衣妇人笑了笑,道:“你自然有取信东郭之物,只不过你自己还不知道而已。”

俞佩玉道:“前辈明教。”

黑衣妇人道:“销魂宫主所埋藏之物,是否已落于你手?”

俞佩玉不敢隐瞒,道:“是。”

黑衣妇人目光灼灼,道:“那其中是否有块竹牌?”

这位武林异人竟似有无所不能的力量,无所不知的神通,无论谁在她面前,要说谎都困难得很。

俞佩玉道:“是。”

黑衣妇人道:“竹牌是否还在你身上?”

俞佩玉道:“侥幸尚未失去。”

黑衣妇人道:“那只不过是块很普通的竹牌而已,但在很多人眼中,却是万金不易的无价之宝,你可知道它的价值何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