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初晤楼观

时间:2021-10-06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 杨玉泰 点击:
  我携齐地枫红的秋意而来;我循紫气东来的仙迹而来;我经时空穿越的隧道而来;我应终南阴岭的召唤而来——楼观,西周的楼观、秦汉的楼观、隋唐的楼观!我来拜谒您啦,您好吗?
 
初晤楼观

  楼观台不语,终南山无言,我亦惭然。“涤除玄鉴,能无疵乎?”是因为我来到这里,没有排除个人的主观欲念、主观成见以及俗世的私心杂念,做不到去私除妄,使内心达到一私不留、一妄不存、一尘不染、一相不着,从而不能呈现一个光明莹洁、空净玲珑的心灵吗?是因为我来到这里,没有让“道”的玄妙光辉,映照在心灵的明镜上,做不到在烦劳的尘世中矢志不移地追求一种物我两忘、返璞归真的境界,从而无法成就一颗抵御了世俗的尘雾而灵光四射的平常心吗?
 
  伫立在这方丰赡神奇的土地上,我惴惴不安,唯有潜心膜拜,参悟它的博大精深、领悟它的厚重久远、体悟它的文明内涵。
 
  行走于台、寺、观、院,参拜于史海、人文、楼阁、宫殿。那万峰环拥、三面屏开、大川横展、周秦遗墟、汉唐故址,皆历历在指顾中的说经台,已为你翻开一部中华文明的百代全书,字字都是箴言;那“晃荡平川尽,坡陀翠麓横。忽逢孤塔迥,独向乱山明。信足幽寻远,临风却立惊。原田浩如海,滚滚尽东来”(苏轼《大秦寺》诗),所描述的始称景教寺(基督教)、在唐有150余年历史的大秦寺,依然在诉说着唐人的包容和友善;那“玉真之仙人,时往太华峰,清晨鸣天鼓。飚欻腾双龙,弄电不辍手,行云本无踪,几时入少室,王母应相逢”(李白《玉真仙人祠》),高度评价了唐睿宗女儿玉真公主出宫入延生观的修行。如今的延生观,又在续写龙凤传奇的现实版;那传说中老子植杖化为吉祥草姑娘,以检验弟子徐甲是否修道心诚,后拔出拐杖之地有水涌出,此水澄碧,清洌爽口的化女泉道院,在我们观瞻之时竟有祥云瞬间幻化成太上老君的样子在空中显灵;那耸立于田峪河东岸,高为47米13层,取“问道楼观”之意蕴,登临可西望楼观台的问道阁,正引领我们探寻“道在楼观”的深层蕴含……
 
  楼观位于秦岭山脉终南山北麓。南依秦岭,千峰耸翠,犹如重重楼台相叠,山间绿树青竹,掩映着道家宫观。自尹喜草创楼观后,历朝在终南山皆有修建。秦始皇曾在楼观之南筑庙祀老子,汉武帝于说经台北建老子祠。魏晋南北朝时期,北方名道云集楼观,开创了楼观道派。唐代,李唐宗室奉道教始祖老子为圣祖,大力尊崇道教,李渊建立唐朝后,于武德(618-626年)初,修建了规模宏大的宗圣宫。
 
  几千年来,无数的圣哲先贤、文人雅士,在这里滋养了中华文化的机体、丰厚了中华文明的内蕴。老子、尹喜、王九思、赵公明、孙思邈、王重阳……一个又一个嵌入史册的人物,从历史的长河中、从文化的节点上、从民族的脉搏里,步入我们的视野、我们的情感、我们的血脉。从李白的《蜀道难》到白居易的《长恨歌》,从王维的《辋川图》到山水田园诗派,以及“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真隐士陶渊明。面对秦岭、面对南山、面对楼观,历代诗人们无不挥笔书写这方土地的雄浑、豪放、淡雅、内敛,至臻至善的情感,晕染了中华的天空,沁润了民族的性格!
 
  沿宗圣宫的中轴线,我们依次进入山门,文始殿遗址、三清殿遗址、紫云楼遗址、老子祠、灵官殿、真武殿、玉皇殿、斗姥殿……就这么一路走一路看:看,天下第一福地池;看,仙都牌坊;看,宗圣宫遗址北这棵雄性银杏树,据说是孔子手植的,现高16.2米,胸围323厘米。虽仅残留半边树身和几股枝杈,却依然葱笼挺立;看,这棵三鹰柏,树已枯,老枝虬结曲伸,极象3只雄鹰踞于枝头,正相互顾盼;看,欧阳询撰书《大唐宗圣观记碑》、戴饭隶书《灵应颂》、苏灵芝行书《唐老君显见碑》、宋米芾行书《第一山》、苏轼行书《游楼观台题字》、元赵孟盍ナ�“上善池”碑、清李熙筠楷书《洞天福地》,
 
  最有名的还是高文举所书《道德经》碑两通。其字体介于石鼓文和大篆之间,书法劲力苍古,风格绚丽,近看是字,远看如花,字字珠玑,如梅花初放,被后人誉为“梅花篆字碑”。就这么一路走一路看,也这么一路看一路听:听,“初入山门气象幽,春风先到紫云楼,雪消碧瓦六花尽,烟绕丹楹五色浮”(宋章子厚诗句);听,“试登秦岭望秦川,遥忆青门春可怜。仲月送君从此去,瓜时须及邵平田”(孟浩然诗句);听:“一封朝奏九重天,夕贬潮州路八千。欲为圣朝除弊事,肯将衰朽惜残年。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知汝远来应有意,好收吾骨瘴江边”(韩愈《左迁至蓝关示侄孙湘》)。
 
  这样一边走一边听一边看,虽没感到累,但情感却是忽轻忽重、忽喜忽悲的。走在一条这样高度浓缩的文化大道上,就像喝下一杯高度的白酒,会产生怎样的转化吸收呢?
 
  三清殿到了,我不禁轻抚胸口,让一路走来已有些急促的心跳得以舒缓。大殿内金碧辉煌,气势恢宏,供奉着道教神仙体系中地位等级最高的三位“九五至尊”的尊神:玉清元始天尊、上清灵宝天尊、太清道德天尊。我轻轻地步入殿堂,虔诚地叩拜过三位尊神。细观,只见他们端坐于殿堂之上,眉目祥和,面带善颜,庄重而又超然。我渐渐有了一种放松的感觉,仿佛经受了洗礼,顿觉身与灵都轻松起来。
 
  走出大殿,一种舒适感悄然而来,虽身处终南山的秋意里,却仿佛如沐春风。远远望去,一边是烟岚飘逸,深藏不露的终南山,一边是阡陌纵横,绿树连天的无际秦川。“终南阴岭秀”(祖咏诗句)、“此台一览秦川小”(苏轼诗句)的意味,便涌上心来。《道德经》云:“圣人处无为之事,行不言之教”。在精神和肉体之间,前者是需要升华的。与其一味追求身外之物,不如静下心来,细细品味这生活、这世界所给予的静谧和美好。心安,则身安呀。天下一切物都在人的心中。我没来看楼观时,楼观与我的心应该都是静寂的,它没有瞧过我,我也没有装下它。如今的我看楼观时,这一切都变了,它的山、它的水、它的人,都一时间亮丽而鲜活起来。于是,我明白了:楼观在我的心中!只要我的心清新明亮起来,我眼中的世界就会充满光明!
 
  此时此刻,我至诚至真地感恩您——楼观!
作品集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