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雨中登金马山

时间:2021-10-05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 贾载明 点击:
  今春多雨,这个双休日又在雨中。闲着郁闷,何不在雨中去清爽一下。去哪里呢?到金马山吧。晴天上金马的人很多,雨天肯定极少。不喜跟着人流而蹈清静,这也是我的性格。

金马山
 
  上午十时过,我出发了。缓缓穿过小城的心脏,向南出城,就可以上金马山了。
 
  雨比早上小些了,稀疏飘落着。清凉的风把雨拨弄着。一个人蜗居久了,就会呆滞化、木质化,成为社会机体上的一个硬结。雨仅仅和我一伞之隔,而风可以掀起我的衣角。可是我感到雨和风和我相距总有一定的距离。看来,是我的心脏和肌体呆滞和木质化了吧。让风和雨透进肌体,沁进心地,人体与自然融合在一起,这是多么美好的境界!
 
  站在金马山秃兀干净的石头上,遥望文山,文笔塔清晰可目。风和雨把尘埃洗去,远远近近都显得十分清晰。文山静得很秀丽,没有姻脂粉黛、暗香浮动、珠玉流光,但非常生态、清纯、自然。文山之巅叫美女峰。此刻四处无云,独美女峰额头上有一绸乳白的云,湿润润的,似凝固的雨,风一碰,就会落在美女峰的额头上。
 
  近处的灌木丛中,不知名的鸟儿不停地叫着;远处的林子里,不时传来斑鸠和布谷鸟的歌声。他们的声音十分清晰而润泽,也许是下了雨,山很静的原因吧。
 
  上山的非止我一人。仰头望去,山头上有人锻炼身体。不一会儿,他们下来了。原来是男女一对。雨中结伴上山,要么是年轻夫妇,或恋人,或朋友,或其性其情相投。不随流俗,向往自然,感受春天的雨,我心头默默赞赏。他俩没有径直下山,而是在凉棚里停下,又继续锻炼身体。毕了,那男士唱起电视剧《三国演义》里的歌:“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我正在用手机录鸟儿的叫声,那男士雄浑高昂的声音也进入了我的手机里,和鸟儿的声音混合在一起。事后不断回放,真是别有风味。
 
  山上的槐花不少,正是花开时节。花香从雨后空气中传来,分外幽香。
 
  雨停了,我款款下山了。想想回去要写一篇小文章,题目是叫“雨中望文山”呢?还是叫“雨中登金马山”呢?
 
  后者是一个新名字,不知什么时候流行起“金马儿”这个名字来,大家都这么叫,所以就被认可了。其实山并不象金马,不知是谁何年何在那石板上刻下了一匹小小的瘦瘦的马,人们便把它叫做金马。看不到马头。因为石板风化,马头已消逝。在“金马”左下角,还有竖排的两行字,内容是:“吾爱吾妻,相伴永远”。繁体字。雕刻的年份似乎是“2002年”。
 
  一个小地名,从俗而名,没有多少可指责的。但如果把文笔塔那一片山包括在金马山之中,就值得商榷了。以小概大,以新断旧,取俗弃雅是为谬。“文山”之名,有据可查。现存于四川大学的手抄本《新宁县乡土志》记载:“文山在治南十里,一峰挺秀,山麓与超影比连,邑人建塔其上,望之如笔,插云霄。”该乡土志分为十五卷,简明记述了本境历史沿革,自然概貌。据考证《新宁县乡土志》大约写成于光绪三十二年前后,是为官立高等小学而编撰的乡土教材。
 
  看来,“文山”之名,是有历史依据的,也是一个很文化的名字。如果将这片风景命名为“文山风景区”或“文山公园”,而将“金马”作为整个文山的一个风景点,这样的命名就比较理想了。
 
  大家都这么叫,我这篇小文章还是叫“雨中登金马山”吧,况且我并未登上文山之巅。
作品集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