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一路歌声入荻花

时间:2022-08-21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石绍辉 点击:

  在潮白河湿地公园这片原生态的土地上,生长着一片又一片的芦荻。暮秋时节,放眼望去,白茫茫的荻花随风摇曳,美不胜收。

一路歌声入荻花

  一直以来,我并不认识芦荻,总把它当成芦苇,只因芦荻与芦苇太相似了,像双胞胎。现在回想起来,当年我家分得的几亩河滩地上,生长的应该都是芦荻。父亲虽说是个农人,也区分不清,就管它叫“苇子”。对于农民而言,一寸土地都是宝。那些年,那几亩河滩地哪容得下野花野草和“苇子”生长啊!于是,到了秋后,全家出动,刨的刨,捡的捡,要把那“苇子”连根刨出,断其生路,好种上粮食。我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割了“苇子”,刨了“芦根”,以为达到开荒种地的目的了。没想到,来年开春,刚刚长出的庄稼苗,又被从地里钻出来的“苇子”给淹没了。

  没有办法,父亲只好到农机站请来拖拉机司机,重新翻耕一遍。我们全家又带着锄镐锨,捡拾“芦根”,忙了好几天。父亲又播上棒子,到了秋后,收成还算不错。

  可是好景不长,过了两年,这块地里又稀稀拉拉生出了“苇子”,它的繁殖能力简直让我们全家头疼。后来,母亲说,这块地本来就是“苇子”的地盘儿,只要有一棵没被刨出来,过不了多久,就会泛滥得满地都是,不如就爱咋咋地,种上些高粱,能打多少就是多少吧,别费劲了。就这样,那块河滩地,高粱和“苇子”共生,粮食没打多少,倒是割了不少柴火。

  直到潮白河生态环境改造工程启动,那片河滩地又成了“苇子”的天下了。

  秋深冬浅,田里的庄稼早已收割完毕,冬小麦业已嫩芽初吐。广袤的田野视野开阔,秋的色彩慢慢淡去,剩下的只有空旷沉寂。而潮白河湿地公园,却红橙黄绿,秋色正浓。文友相约,漫步公园,畅览秋色,不亦乐乎!

  进入河滩腹地,一抹灰白,若柳絮,若鹅毛,白茫茫一片,在朔风中起伏飘摇。我们向其奔去,到近前看见大片“芦花”,莽莽苍苍,无边无际。倒是我们的到来,惊动了在此休憩的小鸟,它们“扑棱棱”飞走了。大片的“芦苇”纤细而轻柔,灰白色穗状花絮,在风中摇摆,在暖阳照射下,映出淡淡白光。文友们来了兴致,纷纷拍照留念。不知是谁高声喊道:“偌大的芦苇滩,真美啊!”大家随声附和。只有老张站在那儿,一言不发。

  老张是我的好友,长我几岁,他对潮白河湿地的植被了解得比较多。等大家静下来,老张给我们上了一课。他笑着说:“大家看到的不是芦花,这是荻花,是白居易‘浔阳江头夜送客,枫叶荻花秋瑟瑟’中的荻花。‘蒹葭苍苍,白露为霜’中,那个‘葭’是芦花,而‘蒹’指的就是这个荻花。”

  “前面不远处的水边生长着芦苇,大家可以比较一下。”听了老张的话,我们迫不及待地奔到水边,找到一片苇塘,比较之后才发现,自己的知识少得太可怜了。老张接着又给我们讲起来,他说,芦、荻是外形相似的两种植物,都是多年生草本植物,多生于低湿或浅水中,可入药。芦,开白花,叶浅绿,中空大而皮薄。荻,花刚开时是淡紫色的,待到快凋谢时变成白色,它的秸秆近似实心。芦苇植株高大,而荻植株矮小,纤细柔韧……

  听到这里,我忽然觉得芦与荻就是潮白河湿地上的一双儿女。你看那芦花,昂头迎风,挺立水边,为岸上的芦荻竖起厚厚的屏障,是否有着男儿的气概和不屈不挠的斗志?那乳白色的上衣,浅绿色的裤子,庄重大方,挥动双臂自信满满,向人们招手致意。那荻花温柔纤细,低垂着头,是否有着少女的娇柔与羞涩?她身着华丽的淡紫色旗袍,儒雅含蓄,微微点头,宛若含笑招呼客人。

  我不禁感慨大自然的伟大与神奇,造物主不忘这“一阴一阳之谓道”的朴素,阳刚与阴柔的搭配,总是那样和谐。

  风起了,我眺望美丽的河滩,苇絮和荻花随风悠悠飘飞。文友们纷纷举起手中的拍摄工具。它们在潮白河湿地公园静静生长绽放。虽比不上姹紫嫣红的奇花异草,貌不出众,但它们平淡、安然、清静、无声、无争,朴实无华,生机无限。

  不仅如此,它们还诠释着“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内涵。

  文友唱起了《芦花》,那歌声悠扬婉转,飞入荻花丛中……

作品集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