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惊人惨变(6)

时间:2021-09-28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古龙 点击:

至少,她死得并不痛苦,活着才痛苦。

× × ×

又将近黄昏了。

西风在呜咽,远处的流水也在呜咽。

朱泪儿望着新堆的坟墓,忽然放声痛哭起来,最后不停地说着:“我为什么不喝那杯酒?为什么不喝那杯酒?”

乌云掩去了落日,像是夕阳也在吝惜着它最后一抹颜色,不肯让人们在黑暗前享受最后一刻光明。

虽然没有雨,但天色却比有雨的时候更沉重。

朱泪儿流泪道:“原来她早巳抱定了必死之心,我为什么却看不出,为什么不知道?为什么还要怪她……”

俞佩玉只是望着面前的一抔黄土,想到那一双多情的男女,为什么多情男女的归宿总是一抔黄土?

他悄悄擦了擦眼睛,道:“走吧?”

朱泪儿抬起头,嗄声道:“走吧?你难道只有这两个字可说?”

俞佩玉沉默了很久,黯然道:“我还有什么可说,我还能说什么了”

铁花娘忽然道:“至少我们不应该在这里流泪?”

朱泪儿道:“为什么?为什么?”

铁花娘四下望了一眼,似乎在寻找着隐藏在西风中,隐藏在暮色中的魅影,然后,她一字字道:“因为他若看到我们在痛苦流泪,一定会觉得很欢喜,我们为什么要让他欢喜?我有眼泪为何不能到别处去流?”

任何人都可以猜出她所说的“他”是什么人。

朱泪儿的目光,也不禁四下望了一眼,暮色中难道真有一双冷酷而带着讪笑的眼睛,在看着他们流泪。

俞佩玉用衣袖擦去了石碑上一点泥痕,道:“走吧。”

朱泪儿霍然站了起来,道:“走。”

连第一粒初星都还没有升起来,现在正是天地间最黯淡的时候,他们沿着呜咽的流水无言地走了段路。

俞佩玉走得撮快,而且每一步都踏得很重,他似乎想将脚下的泥土踩碎,将整个大地都踩碎。

唐珏终于还是死了。

俞佩玉唯一的希望又已断绝。

他几乎已完全绝望,要完全放弃,因为他无论怎么奋斗,怎么挣扎,对方只要轻轻一挥手,就将他的希望打击得粉碎。

乌云下的山岳,看来是那么庞大,那么神秘,那么不可撼动,他的对手却比山岳更强大,又如乌云般高不可攀,不可捉摸。

任何人遇着这样的对手,都只有自认失败。

朱泪儿虽已赶到他的身旁,却不敢说话,因为她很了解他此刻的心情,她不知该说什么。

也不知过了多久,俞佩玉忽然大声道:“我为什么要放弃?这次我就算已经失败,但下次我还有机会,下次就算又失败,还有再下次,是么?”

他这话虽是在对自己说的,但朱泪儿还是仰望着他,目光中充满了柔情,也充满了赞许,柔声道:“不错,只要我们没有倒下去,总有一天,我们要将他们打倒下去的。”

俞佩玉迎着风,挺起胸膛,道:“不错,一定有那么样一天。”

他接着道:“现在唐珏虽已死了,但我们还是要赶到唐家庄去,我们绝不能让那‘赶骡子的’在那里作威作福。”

听到“赶骡子的”这四个字,朱泪儿也不觉展颜笑了,道:“对,我们一定要令他再回去赶骡子,铁姑娘,你说……”

她刚回过头去唤铁花娘,语声就突然顿住,就像是有呷双无形的,冰冷的手忽然扼住了她的喉咙。

铁花娘并没有在他们后面。

铁花娘竟忽然不见了。

× × ×

他们沿着流水走过来,铁花娘本来一直跟在他们后面的,她似乎不愿插在俞佩玉和朱泪儿中间,又似乎怕惹朱泪儿讨厌,所以始终跟他们保持着一段距离,但这段距离并不算太远。

现在,朱泪儿极目望去,只能瞧见粼粼的波光银带般伸展到远方,已瞧不见铁花娘的人影。

朱泪儿的手脚都凉了,大声唤道:“铁姑娘,铁花娘,你在哪里?”

西风中也隐约传来一阵阵呼唤:“你在哪里?……你在哪里?”

但这只不过是朱泪儿自己的回声而已。

俞佩玉脸色也变了,翻身掠出,又掠回,拉起朱泪儿的手,再沿着流水向来路掠了回去。

黯淡的天空不知何时已有了星光,星光照着流水,流水映着星光,小溪旁比别的地方似乎亮得多。

但他们还是瞧不见铁花娘的人影。

朱泪儿的手已冷得像冰,但她却觉得俞佩玉的手仿佛比她更冷,她紧紧握住了他两根手指,道:“你想她……她会不会不告而别?”

俞佩玉道:“她为什么要不告而别?”

朱泪儿咬着嘴唇,道:“那么她……她难道已经被杨子江……”

俞佩玉忽然俯下身,自地上拾起了一只绣鞋,朱泪儿认得那正是铁花娘的鞋子,她的喉头立刻被塞住。

铁花娘在的时候,她只希望铁花娘走远些,越远越好,只要铁花娘瞧了俞佩玉一眼,她就觉得不舒服。

但现在铁花娘却“走”了,永远再也不会回来,朱泪儿却只觉得悲哀,她望着这只绣鞋,眼泪又已流下了面颊。

她在小溪旁挖了个坑,将这只绣鞋埋了下去,忽然道:“她也许只是自己走了,也许并没有遭杨子江的毒手。”

俞佩玉长长叹息了一声,黯然道:“也许。”

朱泪儿道:“她若是真的被杨子江害死了,我们为什么没有听到一点声音,她就算无力抵抗,至少总能发出呼喊才是。”

俞佩玉沉重地点着头道:“不错。”

朱泪儿道:“何况,人死了也有尸体的,而我们非但找不到她的尸体,简直连一点痕迹都看不到,难道她会忽然……”

说到这里,朱泪儿忽又掩面痛哭起来,嗄声道:“我何必自己骗自己,她明明遭了杨子江的毒手,我自己骗自己又有什么用?我早就知道杨子江绝不会放过她的,我知道他绝不会让我们活着到唐家庄,早巳决心要将我们一个个地杀死。”

俞佩玉沉默了很久很久,道:“走吧。”

朱泪儿跳了起来,道:“对,我们走,去找他。”

俞佩玉道:“我们不去找他。”

朱泪儿道:“为什么?”

俞佩玉道:“我们等着他来找我们。”

朱泪儿咬着嘴唇,叹道:“不错,他既然一定会来找我们,我们何必去找他,可是……”

她仰面望着俞佩玉,道:“我们难道就在这里等着么?”

俞佩玉道:“我们到唐家庄去,无论怎么样,我们都非去不可。”

他的神情是那么坚决,无论什么人看到他的这种决心,都会知道世上绝没有任何事能令他决心动摇的。

朱泪儿也被他的决心感动了,也变得坚强起来,大声道:“对,我们活着要去唐家庄,死了变鬼,也要到唐家庄去。”

她说话的声音那么大,像是生怕那隐藏在暗中等着杀他们的人听不到,又像是要让天下的人都知道他们的决心。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