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毕业歌(楔子)

时间:2021-09-26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严歌苓 点击:
毕业歌(全文在线阅读) >   楔子
 
 
    晚上看来,虹口区的弄堂老墙像个罹患皮肤病的老太,层层叠叠的招贴字报长满一身。压着梨膏糖的招贴半张纸,王沐天“啪”地按上了自己的杰作。他故意贴得高一些,一个仰视才能看真切的高度,那是他心中事业至少应有的位置。
 
    然后,就像来时那样,王沐天拔腿就跑。灵猫一样的小身影飞快地跑出弄堂,留下一串蹬蹬蹬蹬的脚步声。被他贴在墙上的招贴卷翘起一个角,被风呼扇起来,那上面是幅漫画,一个矮胖的日本兵用三八枪打着膏药旗,旁边用毛笔写着:“打倒日本短腿猪猡!”
 
    对十六岁的王沐天来说,他理解的抗战就是这类行动,而这样的夜晚,就是他们的抗日战役。
 
    “撒库拉,撒库拉,雅又一莫萨拉哇……”
 
    几个醉醺醺的男声合唱着一首日本歌,歌声从挂着“居酒屋”招牌的日式小酒馆的布门帘里传出来。
 
    1939年的上海,日本歌交杂着西洋乐,法国的咖啡、英国的雪茄、鸦片烟的迷香中,法国梧桐的树叶沙沙作响。明枪铁骑的骑警巡逻在英法日的各个殖民区里,维系那里的歌舞升平。
 
    1939年的上海,是世界上最大的调色盘。这样的歌声随处可闻,是半座城市的背景音。
 
    王沐天猛地转进街角,几乎是把自己扔到墙上。他背心贴着酒馆的窗根儿又笑又喘,探出头去瞄着来路。一只秃尾巴扫帚戳到了王沐天的鼻尖底下,扫帚上浸透的机油气味呛得他顿时咳嗽起来。三四双半大孩子的眼睛里闪着坏笑和紧张,盯在王沐天的脸上。
 
    “我们早贴完了,又是你最后!”带个方眼镜的小郑压着声音说。小郑是一群孩子里年纪最大的一个,顺理成章成了头头。他人瘦成一根竹竿子,正是蹿个子的时候失掉了营养,但因为年轻的缘故,瘦也不觉得嶙峋,说起话来爱端架子,惯是一板一眼。
 
    王沐天不爱听数落。他潦草地夺过扫帚,跟七街六巷里拼凑来的小战友们蹲在窗根儿下,试了试投掷的角度。
 
    这是早已部署好的作战计划,王沐天伸手从口袋里拿出打火机——众人蹲在这里等他,无非等他口袋里这亮晶晶的小东西——嚓地点燃,整支扫帚轰然燃烧成了火炬。就着刚才拿捏好了的角度,王沐天兜手把火炬往酒馆里一扔……
 
    “跑!”王沐天大笑着蹿了出去。
 
    又是一轮飞奔,几个十六七岁的男孩狂飙一般跑过弄堂,他们身后,酒馆内的歌声瞬间变调,在爆炸一样的咒骂声中,鞠躬尽瘁的火把被扔了出来,门里头紧跟着冲出两个日本兵。奔跑的身影们太过抢眼,日本兵跳着脚朝那些身影指着,尖厉的哨声连续刺破夜空。王沐天边跑边回头,胜利的得意拌着刺激在心口怦怦狂撞,他简直想大喊一声:短腿猪猡!
 
    但是马上,王沐天感觉自己被坑了。或者说,吃过猪肉的他实在没有机会见猪猡走,他没想到短腿倒腾起来能有这样的速度。
 
 
 
 
    男孩们跑出弄堂,跑进街心公园,每人扑向一棵法国梧桐,猴子一样蹿上树干,逐个消失在梧桐树茂密的枝叶里。王沐天有样学样,一头扑在树上,手脚并用地往上蹿却又手脚并用地滑下来。
 
    爬树的技能是他人生中的一大缺陷,他的胳膊还太细弱,绸料的衣服也太过绑身,身后混合着痛骂的日本话和奔跑声越来越近,王沐天早已笑不出来。
 
    骑在树上的小战友们急得鼻尖冒汗,他们扒着树枝狠狠冲王沐天做着毫无意义的手势。三四个日本兵已经冲破夜色闯进了他们的视野,再有两个喘气的工夫,暴露在地的王沐天一定跑不脱了。
 
    最后一次从树干上掉下来之后,王沐天放弃了爬树的努力。他变戏法一般从裤子腰里拽出一条女孩的长裙,恶狠狠抖落开,让裙角覆盖住自己的裤腿和脚面,又从口袋里掏出一条丝头巾——王沐天有着一头西方洋娃娃一样浓密的卷发,用头巾一裹,露出的额发恰似年轻小姐的刘海。他知道树上的那帮猴子在笑,让他们笑去吧,王沐天愤愤地想。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他迅速地把自己武装成女孩儿,然后,夜幕下一个转身,迎着日本兵慢慢走去。
 
    跟那几个失去目标的日本兵擦身而过的时候,机警而调皮的笑容重新出现在王沐天的眼睛里。他斯斯文文低垂着头,轻轻念出:猪猡!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