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父亲的右手

时间:2021-09-05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 侯镛 点击:
父亲的右手

  前不久,我请假回了一趟家。从家里出来那天,父亲要给我打包一箱时新的水果,叫我去他房里拿胶带。拿胶带时,我在抽屉里看到了父亲当年用的烟袋,接着就想起父亲的右手在衣袋里摸摸索索的情景来。
 
  父亲以前是抽旱烟的,瘾还挺大。我上初中时,开始流行抽过滤嘴香烟,多数人从此扔下了烟袋,但父亲总说香烟味道太淡了,不解瘾。其实,父亲是舍不得花钱。我家里穷,父母勤俭持家,能省就省。为了供我和弟弟上学,每年农闲时,父亲都要去山里给别人扛枕木,来钱不容易。父亲也想过戒烟,但每天干活太累,不抽上几口总提不起劲来,终了还是下不去决心。好在,家里每年都种些烟草,父亲每次出门时带上三五斤干烟叶,够他抽的。
 
  后来,我上了高中。学校离家很远,坐车要四个小时。头一个学期,父亲坚持要送我入学。在去学校的车上,父亲看见前排有人抽香烟,烟瘾发作得厉害,就问我车上能不能抽旱烟。我没好气地告诉他,旱烟味太呛人,抽了要被别人瞪眼睛的。父亲不吭声了。过了一会儿,我发现父亲把右手放到衣袋里,拇指的地方一下一下地跳动着,像在抠什么东西。
 
  到了县城,刚一下车,父亲掏出烟袋就点上了。他嘴里含着烟袋,手里提着一床被子,一甩一甩地往学校方向走。路过的行人,看见父亲吐出的大片烟雾,纷纷投去奇怪的目光,几个女人甚至以手掩鼻快步走过。我跟在后面,越发觉得难为情,于是故意放慢脚步拉开一段距离,但父亲没走几步就停下来等我,像怕我跟丢似的。我终于还是忍不住了,用请求的语气对父亲说:“你还是去买包过滤嘴烟吧。”父亲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把烟袋收起来,微微笑着说:“那我不抽了。”
 
  学校里,父亲帮我安置好行李,又陪我去找班主任。班主任是位女老师,见到父亲,很礼貌地伸出右手来,说:“家长,您好!”然而,父亲的右手不知何时又放到了衣袋里,手臂上突暴的青筋一下一下地搐动着,不知搞什么名堂。我急了,怨怨地瞪了父亲一眼。父亲赶紧把右手拿出来,稍一迟疑,递给班主任的却是左手。父亲有些腼腆地说:“老师好。”班主任愣了一下,大概以为父亲是个左撇子,于是换左手跟父亲握了手。
 
  我觉得奇怪,接下来就很留意父亲的右手,只见那只手闲下来就会不知不觉伸到衣袋里,一下一下地抠着……
 
  父亲回到家,花了一个月时间,竟然把烟戒掉了。听母亲说,在父亲戒烟的那段时间里,每次洗衣服,都能从父亲的衣袋里翻出很多细细碎碎的烟叶来。我一下子明白了,那天在学校,父亲没抽过一口烟,他烟瘾发作的时候,就用手在衣袋里不停地掐烟叶,掐得稀碎稀碎。至于用左手跟老师握手,我想父亲只是担心掐过烟叶的右手味道太重罢了。
 
  现在,我又想起父亲的右手在衣袋里摸摸索索的情景来,不觉泪湿眼底。
作品集亲情文章 关于父亲的文章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