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母爱

时间:2021-09-05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 李博 点击:
母爱

  迎着初春的暖阳,透过飞驰的车窗,我满脑子的思绪随风飘荡。整个身子似乎热得发烫,但我的心却感觉有些冰凉……
 
  大年初三,还没有好好陪陪家人,特别是听听老妈的唠叨,就不得不匆匆离开,因为扶贫工作的需要,成都和大凉山还有两个地方在等着我,而第三个地方,雅安今年也不得不放弃了归去来兮的路。短暂的五天,与亲情相聚的大年瞬间而过。如果可以,我愿意放弃一切,把每天的钟摆拉长,慢慢地陪着您走!
 
  阔别整整两年未与家人相聚,一切悲喜交加都在一个深深的拥抱中诠释和回报,老妈羸弱的身子骨更轻了,轻得可以抛起来,皱纹更深了,深得可以流淌大把思念的泪,头发更白了,白得可以长空飞雪,耳也不聪了,我只有更贴近她耳边才得以听见,老妈问我,是否在梦中梦见她?我说,偶尔有。但心里想,只有“儿行千里母担忧,母在千里儿不愁”啊。可她说,她唯一梦见的是我的两个哥哥,还有我的儿子;而我是国家的人,她放心,国家在管我,只是担心我回来不习惯,尤其希望我们一家三口一同回来,看看已十岁的她的孙子我的儿子雨晨……患有严重风湿,依仗着木棍才能行走,和我同年出身的嫂子说,我再不回来,老妈说只有她真的倒下来可能才把我呼唤得回来。听到她们的这些话,我还能说什么呢?只是感到深深直击到了我的心窝,哽咽了我的喉咙,也模糊了我的双眼……我亏欠她们的太多。
 
  稀疏远离的亲情,在老妈精心准备的年夜饭里融洽了许多,往昔妯娌间的斗嘴和争吵都已烟消云散,随风而逝。回望那个年代,贫困与无知的叠加,就像一把无情的刀,划伤隔离了原本属于和谐友善的亲情。而今,都已被新时代的小康生活所修复和代替。
 
  一直以来,老妈做得一手好丸子,它是我每次回家的最爱。糯米、花椒、鸡蛋、精肉、生姜是丸子的主要元素,年前初步煮熟后再冷冻一段时间,过年时把它切成一片一片的,垫上家乡原滋原味打成的红薯粉做成的滑肉,亦称酥肉,热气腾腾的复蒸取出,浇上香葱、香油、海椒混合成的调味汤,作为满桌团年饭的一道压轴菜摆在席中,就美美地享用了……此刻,所有在外思绪的乡愁和人生得失以及稀疏久违的亲情都融化在这无与伦比的美味佳肴中,满嘴生津,整个身子和屋子此刻都被妈妈一手揉搓张罗出来的温馨无比的爱所萦绕和弥漫着。
 
  老妈今年七十又八,即将跨入耄耋之年!有道是,“人生七十古来稀”。与整个生产队的同龄人相比,老妈既是健康的,也是长寿的,更是幸运的!比她年轻得多的,黄土坟茔前早已杂草葳蕤,整个大院剩下她这种年龄的,也是屈指可数了……时间是摧毁一切的杀猪刀,刀刀催人老。已进不惑之年的我,多想留恋张望弱冠时的衣袂飘飘和满头青发,可这已是梦想和奢望,唯一可叹和无奈的就是和老妈一样慢慢变老……
 
  生于斯,长于斯的故乡,在我离开20多年的漫长岁月中,早已变得物是人非了,联排的老屋如今已是断垣残壁,透风而过,新建的安置房换来了幸福安康的笑声。寒窗苦读时,夏天满道梁子的葱绿,在如今萧瑟的寒风中,更显得荒芜与寂寥,曾经200多人的院子,剩下的空巢老人和留守儿童也是寥寥无几,一个王家大院变得唯一剩下我同学家一户人了……值得欣慰的是,水泥公路的触角几乎延伸到了家家户户,外出打工的乡友们骄傲的开着苏、浙、闽、粤、新……各类牌照的小车衣锦还乡。
 
  这世间万物,唯有母爱是博大和无私的,看吧,回家为我漱口的口杯用油纸包裹着,洗脸帕也是刚买回来的,拖鞋也是崭新的,床铺也早已铺好了……特别是大年初一凌晨四点过,厨房就响起了老妈的脚步声,在用柴火煮好的,满锅漂浮的汤圆里,她还习惯地团上了几枚硬币,希望谁吃到,来年更有财运……初二走舅舅和幺姨两家亲戚时,老妈还硬是把我给她的1000元钱塞给我,担心我身上钱不够,说我还欠钱房贷,拿去打发亲戚,省点算点,我能回来看看家人就是最好的了……
 
  临走之际,她只说给我带上点最好吃的丸子,由于朋友的车子急于往返,一向粗枝大叶的我,也没有在意细看,只是给老妈和回家时一样,来了一个深情的拥抱……回到成都龙泉家里,往厨房冰箱放置时,丸子口袋下面居然还附带有酥肉和她亲手喂养的半块土鸡肉……目睹这一切,本身情感丰富的我,不由得眼泪汪汪而出,母爱如此深沉伟大,更是如此无声无息!
 
  故乡是落叶飘零的根,是承载满满乡愁的地方,更是浪迹天涯的游子的魂!回家是回报亲人最好的礼物和陪伴,无需你带给他们多少金钱和有形物质,无形的精神慰藉和亲情依靠才是最有力量和赋予最有价值的意义。
 
  今年如斯,明年又将如何?横断山脉,金沙江畔,和战友们一样仗剑走天涯,风雨扶贫路上的我,唯有遥祝老妈健康长寿,也祝愿天下所有伟大的母亲同样如斯……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