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去而复返

时间:2021-08-25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古龙 点击:
名剑风流(全文在线阅读)   >   第17章 去而复返

银花娘等人所居小楼,被火弹震的摇摇欲倒,她不禁动容道:“这难道就是江南霹雳堂威慑天下的火器?”

郭翩仙叹道:“不错,这火器威力虽不如声势这么惊人,但你我方才若被波及,此刻纵不粉身碎骨也要焦头烂额了。”

朱泪儿回头一笑,道:“你们现在总该知道了吧,我三叔虽然借了这位姑娘十一年功力,但却救了你们四条命,这买卖你们总没有吃亏。”

窗户方才已被击破,朱泪儿一面说话,一面将四面窗帘都拉了起来,竟似不愿被外面的人瞧见屋里动静。

那病人一双手又缩回被里,脸色又渐渐苍白,众人若非眼见,谁也不会相信这样的人方才竟有那般惊人的身手。

俞佩玉忍不住道:“那俞放鹤究竟和阁下有什么仇恨?”

那病人淡淡道:“他还不配。”

俞佩玉道:“既是如此,他为何定要置阁下于死地?”

那病人道:“你怎知他要对付的不是你们?”

俞佩玉叹道:“俞放鹤不去别处下棋,却偏偏要到这偏僻的小镇来,我本已觉得有些奇怪,如今才知道,他竟是为了阁下而来的。”

那病人竟又闭起眼睛,不理他了。

俞佩玉道:“还有,阁下不在别处养病,却偏偏也要在这偏僻的小镇上,这也是件怪事,在下委实猜不出这小镇究竟有什么吸引人之处。”

那病人根本就不理他,俞佩玉也无法再说下去。

过了半晌,突听朱泪儿缓缓道:“他们要对付的并不是我三叔,而是我。”

俞佩玉愕然道:“你小小年纪,他们为何要对付你?”

朱泪儿笑了笑,道:“我现在年纪还算小么?”

俞佩玉道:“这姓俞的纵然是个衣冠禽兽,但以他武林盟主的身份,又怎会劳师动众,只为的是来对付个小小的孩子。”

朱泪儿冷笑道:“武林盟主?他这武林盟主又算得了什么东西,莫说我三叔,就算我,也从未将他放在眼里。”

黄池大会执天下武林牛耳垂数十年,大会盟主,天下英雄胆敢不敬,如今这小小的女孩子却居然未将之放在眼里,这女孩子身份难道比武林盟主还要尊贵?俞佩玉简直越来越奇怪了。

他还想追问下去,突听银花娘欢呼道:“走了,这些人竟全都走了,走得干干净净,一个不剩。”

郭翩仙掀起窗帘一瞧,外面果然已无人影。

朱泪儿淡淡道:“这又有什么好奇怪的,这些人只发觉我三叔武功已复,难道还敢留在这里等死不成。”

连俞放鹤、君海棠这样的人,都似乎对这病人真的畏惧已极,这病人究竟是什么身份。

俞佩玉心里既是惊讶,又是好奇,但这时郭翩仙却已抱起了钟静,道:“我们也该走了。”

朱泪儿冷冷道:“对了,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俞佩玉道:“但他们若是去而复返,你们……”

朱泪儿傲然道:“我三叔的事,也用得着你们来管么?至于我……我是死是活,更一向用不着别人费心。”

钟静颤声道:“既是如此,你们为什么要……要……偷去我的武功?”

朱泪儿冷冷道:“那是你来求我们的,我们并没有找你,你也怨不得别人。”

钟静怔了怔,又放声痛哭起来。

那病人忽然轻轻道:“念他们此来不易,把东西给他们吧。”

朱泪儿道:“但这些东西本来是我的,为什么要给他们?”

那病人皱眉道:“区区珠宝,又算得了什么,你怎地越变越呆了。”

朱泪儿垂首道:“是!”

她再不说话,却从壁柜间取出了个包袱,抛在银花娘面前,包袱松开一角,光芒隐隐露出,竟赫然正是银花娘失去之物,银花娘心里虽然满腹惊疑,但再也不敢多话,怔了半晌,提起包袱,飞也似的奔下楼去。

× × ×

这病人究竟是谁?俞放鹤等人为何会如此畏惧于他?朱泪儿又是什么身份?这许多武林高手为何要来对付她这么样个小小的女孩子?而且连堂堂的红莲花也在其中,红莲花又岂是欺凌弱小的人?

这病人生的究竟是什么病?为何要在这偏僻的小镇上养病?他功力明明尚未恢复,俞放鹤等人又势必不会去远,他本该将俞佩玉等人留下来的,却又为何要轻轻将他们放走?

俞佩玉心里固是疑云重重,银花娘也在不住喃喃自语,道:“奇怪,那痨病鬼为何会将到手的珠宝还给我?为何会如此容易就放我们走?难道他对我们真的毫无企图?”

她一面说,一面往前闯,这在阳光浸浴下的小镇,家家户户都紧闭着门窗,竟连个人影都瞧不见。

但郭翩仙走了两步,却突然拦住了她的去路。

银花娘赶紧将那包珠宝藏到背后,变色道:“你想干什么?”

郭翩仙叹了口气,道:“到底是女人,连你这样的女人,都难免小家气,此时此间,我难道还会打你这包珠宝的主意?”

银花娘眼珠子一转,抿嘴笑道:“你既然知道女人都很小气,为什么又要挡住人家的路,难道你不想快点走出去,难道还想等红莲花再来找你?”

郭翩仙冷冷道:“我自然想快些走,但却不想被人抬出去。”

银花娘瞟了钟静一眼,娇笑道:“我很想被你抱着走,只可惜你的手,已经没空了。”

郭翩仙道:“你此刻若一直往前冲,还怕没有人抬你?”

银花娘眼珠子又一转,道:“你的意思是说……我们现在走不得?”

郭翩仙道:“你我此刻休想走出这小镇一步!”

银花娘笑道:“你莫以为我真的喜欢得晕了头,我也知道俞放鹤他们绝不会走远的,八成已将这小镇包围住,所以现在这小镇上连鬼都瞧不见一个。”

郭翩仙缓缓道:“但你算准他们与你无冤无仇,绝不会不放你走的,只要你自己能走出去,别人就不管了,是么?”

银花娘媚笑道:“我是个又小气、又不懂事的女人,你叫我还能怎么样做?你们堂堂的男子汉,总不会还要我照顾你们吧。”

郭翩仙大笑道:“好朋友,好朋友……竟能将这样自私自利,不顾道义的话,说得如此动听,幸好你不是男人,否则不被人宰了才怪。”

银花娘咯咯笑道:“我知道你不会宰我的,你就算想留下我,我们大仁大义的俞公子,也绝不会让你动手。”

郭翩仙道:“你要走,我绝不拦你。”

银花娘笑道:“哎哟,想不到你也是个大仁大义的人……”

郭翩仙冷冷截口道:“但你带着这么大一包珠宝,别人也会放你走出去么?”

银花娘就像是被人踢了一脚,整个人都要倒下去了。

郭翩仙悠然接道:“所以,你若要走,也就难免要将这包珠宝留下来……这岂非等于要了你的命么。”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