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极乐毒丸

时间:2021-07-31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古龙 点击:
名剑风流(全文在线阅读)   >   第08章 极乐毒丸

俞佩玉突然引吭长啸,身躯旋转,“慧剑”划出个圆圈,本自排成一行的暗器,被剑力所催,第一件暗器向旁划出几寸,打中第二件暗器,第二件暗器又将丝网划开数寸,打着第三件暗器……

眨眼之间,“情网”几被划开,俞佩玉用树枝一挑,人已乘势飞出,长啸不绝,冲天飞起。

“琼花三娘子”竟似已瞧得呆了,到这时方自惊觉,三个人齐地跺一跺脚,向后倒蹿而出。

铁花娘厉声笑道:“很好!普天之下,你是第一个能冲出情网的人,你的确值得骄傲,的确也该得意……”

凄厉的笑声中,她突然自树上拔出柄金刀,刀光一闪,竟将绑在树上的人几条手臂生生砍下。

鲜血飞溅,那些人竟似全不觉痛苦,反在痴痴地笑着,铁花娘已将这几条鲜血淋漓的手臂,向俞佩玉掷了过去。

俞佩玉怒喝道:“到了此时,你们还要害人。”

他身形方落下,又复蹿起,他知道手臂里溅出来的,必定又是杀人的毒血,怎敢丝毫大意。

但他见铁花娘如此残酷毒辣的手段,实已不觉怒从心头起,身形凌空,便要向她们扑去。

突然间,只听“蓬”的一震,几条手臂竟俱都爆炸开来,化成了一片惨不忍睹的血雾。

血雾蔓延得极快,向俞佩玉逼了过去。

俞佩玉身在空中,大惊之下,四肢骤然一蜷,自己将自己弹得向后飞了出去,落在窗前。

血雾蔓延得更大,但却渐渐淡了。

只听铁花娘凄厉的笑声远远传来,道:“天蚕附骨,不死不休,你等着吧……”

从淡淡的血雾中瞧去,再也瞧不见“琼花三娘子”的踪影,只有那柄金刀插在树上,犹在颤抖。

有风吹过,大地间充满了血腥。

俞佩玉胃里直想呕,心里却满是惊骇。

只听唐无双长叹道:“这正是天蚕魔教中的‘化血分身,金刀解体,血遁大法!’此法施出,天下只怕是谁也休想抓得到她们的。”

他斜斜椅在窗框上,凝注着远方,目中正也充满惊怖之色,像是已瞧见了未来的凶险与危机。

俞佩玉叹了口气,道:“如此邪毒之魔教,世上为什么没有人除去他们。”

唐无双苦笑道:“世上又有谁能除得去他们?这天蚕魔教,武功之邪毒,世罕其匹,常人根本近不了他们的身子,便已毙命。”

俞佩玉道:“他们的教主是谁?”

唐无双道:“天蚕教的教主,行踪飘忽,有如鬼魅,江湖中简直没有一个人瞧见过他们的真面目,甚至连他的名姓都不知道。”

俞佩玉道:“我不信世上就没有一个人制得住他。”

唐无双叹道:“天蚕教武功虽狠毒,但却绝不轻易犯人,足迹也很少来到中土,只是潜伏在这蛮荒地的穷山恶谷中,他们不来寻别人时,别人根本找不到他们,只要他不犯人,别人已是谢天谢地,谁愿去找这个麻烦。”

俞佩玉黯然半晌,缓缓道:“终必会有人的。”

唐无双眼睛一亮道:“只有你……你少年胆大,武功又高,将来若有人能铲除天蚕教,就必定只有你了,至于我……”

他苦笑着接道:“我少年荒唐,纵情声色,定力最是不坚,这“天蚕魔教”中的邪功,恰巧正是我的克星。”

俞佩玉这才知道这堂堂的武林一派宗主,怎会对“琼花三娘子”那般畏惧,方才又怎会那般不济。

但他对自己的隐私弱点竟毫不讳言,胸襟倒也非常人能及,就凭这点,已无愧一派掌门的身份。

突见西门无骨探出头来,诡笑着瞧着俞佩玉,道:“天蚕附骨,不死不休,只要被他们缠着的,至今已无一人是活着的,他们此番一走,俞公子倒要注意才是。”

俞佩玉淡淡笑道:“这倒不劳阁下费心。”

西门无骨面色变了变,道:“既是如此,在下就先告退了。”

他转向唐无双,又道:“前辈你……”

唐无双迟疑着道:“俞公子……”

俞佩玉笑道:“前辈只管请去,不必为晚辈费心,晚辈自己若不能照顾自己,日后还能在江湖上走动么?”

唐无双想了想,道:“你自己想必是能照顾自己的,只是你要记着,天蚕缠人,最厉害的只有七天,你只要能避开头七天,以后就没什么关系了。”

西门无骨阴恻侧道:“只是这七天至今还没有人能避得开的。”说完了话,勉强扶起王雨楼,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姬灵燕等唐无双也走了之后,才笑嘻嘻走出来,道:“我就知道世上没有一个女人忍心。”

话未说完,俞佩玉已倒了下去。

只见他脸色发青,嘴唇已在不住颤抖,全身都抖个不停,伸手一摸,全身都已如烙铁般烫手。

原来方才血雾散开时,他已不觉吸入了一丝,当时已觉有些不对,到了此时更是完全发作出来。

姬灵燕竟已骇呆了,呆呆地瞧着俞佩玉,道:“你……你到底还是中了她们的毒了。”

俞佩玉只觉全身忽冷忽热,知道中毒不轻,但他素来先替别人着想,生怕姬灵燕为他伤心着急,咬住牙勉强笑道:“我早已知道中毒,但……但这毒不妨事的。”

姬灵燕想了想,道:“你早已知道中毒,方才为何不说?”

俞佩玉苦笑道:“那西门无骨对我总是不怀好意,我方才若是露出中毒之态,他只怕就放不过我,所以我一直撑到现在。”

他说话虽然已极是困难,但仍忍耐住,挣扎着为姬灵燕解释,只望这天真纯洁的女孩子,多少能懂得一些人的机心。

姬灵燕叹了口气,道:“你们人为什么总是有这许多机心,鸟儿们就没有……”

俞佩玉瞧着她这张天真迷惘的脸,心里不觉有些发苦,他知道西门无骨的话绝非故意恫吓,“琼花三娘子”必定放不过他,这七天本已难以避过,何况自己此刻竟又中毒无力,连站都无法站起,这毒纵不致命,只怕他也是再难逃过“琼花三娘子”毒手的了。

此刻若是别人在他身旁,也许还可以助他脱过这次险难,怎奈姬灵燕对人事却是一无所知。

俞佩玉越想越是着急,想到“琼花三娘子”再来时,若是见到姬灵燕,只怕连她也放不过的,一念至此,大声道:“你的鸟儿朋友都在等着你,你快去找它们吧。”

姬灵燕道:“你呢?”

俞佩玉道:“我……我在这里歇歇就好的。”

姬灵燕想了想,笑道:“我陪着你,等你好了,我们一齐去。”

她微笑着坐下,竟全不知道俞佩玉已危在旦夕。

俞佩玉气血上涌,嘴突然麻木,要想说话,却已连话都说不出来,只能焦急地望着姬灵燕。

只见姬灵燕微笑的脸越来越模糊,越来越远,她话声也似自远天缥缥缈缈传来,还是带着笑道:“你莫要着急,鸟儿们病倒了,我也总是陪着它们的,天天喂给它们吃,我的药很灵,你吃下去也必定会舒服得多。”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