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花儿与少年(第17章)

时间:2021-07-28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严歌苓 点击:
花儿与少年(全文在线阅读)  >       第17章

大老远就看见那一大截白脖套。据说九华得戴它戴一年。晚江慢下脚步,甩一下额头上的汗珠,说:“你怎么跑这儿来了?”伤好后的九华又高了两公分。

九华今天没在原处等她,迎出来至少一里路。

“爸让我给你这个。”他把一封信递给她。

十多年没看洪敏的字迹了,比她印象中还丑,还粗大。晚江还是心颤的,想到这些粗大丑陋的字迹第一次出现在她眼前的情景。那年她十七岁。她从来没有纳闷过,这个形像如雕塑般俊美的男人怎么会有如此不堪入目的手笔。信里讲到他急需一笔钱,否则前面投入的钱就等于白投。

“怎么白投了呢?”她问九华。

“好像叫‘Margincall’。就是让赶紧补钱进去。”九华说,“补了钱进去,赶明得好几倍的钱。”

“你爸这么说的?”

“啊。”

“不补就等于白投了?”

“那可不。”

“那要是没钱补呢?”

晚江瞪着九华。九华往后闪着身,意思说,我瞪谁去?

她要九华把她带到一个公园,找了部公用电话,一拨通号码,她就说:“咱们认倒霉,就算白投了!”

洪敏那边还睡得很深。夜总会上班的人不久前才吃的夜宵。半天他听出是晚江的声音,问道:“你在哪儿呢?”

“没钱了!大衣、钻石全投进去了,还拿什么补钱啊?”

洪敏叫她冷静,别急。又问她站的地方暖不暖和,别着凉。晚江这边听他沉默下来,明白他在拿烟、找火,又打着火,点上烟,长长吸一口,又长长吐出来。

“投资你不能一点风险都经不住。”他说。

“他们不是担保没风险吗?”

“是啊,他们是担保了。可现在风险来了,你顶着,再坚持一把,就赢了……”

“没钱你拿什么坚持?”

“这么多年,你没存钱?”

晚江觉得给洪敏看破真情似的一阵难堪:我洪敏牺牲也罢了,可也没给你晚江换回什么呀。晚江你委曲求全、忍辱负重,时不时还要伺候伺候那老身子骨,也太不值啊。

“我存钱有什么意思?”她说。她想说,我活着又有多大意思?

洪敏不吱声了。他完全听见了她没说的那句话。过了几口烟的时间,他说:“那你看怎么办?”

“就认了呗。谁让你信那些骗子!”

“可我认识的人全靠这样投资发起来的。有些人九华也认识,不信你问九华。”

“就算咱们运气坏……”

“那房子呢?”

晚江马上静下来。是啊,她刚刚知道有钱多么有意思,在入睡前和醒来后假想家具的样式,庭院的风格,餐具的品位。她听见洪敏起身,走了几步,倒了杯水。洪敏也听见她在原地踱步:向左走三步,转身,再向右。

“那还需要补多少钱?”

“有三万就行。”

“马上就要?”

“尽快吧。”他不放心起来,“是不是跟谁借?”

“你放心,美国没人借钱给你。”

她挂了电话想,在跑步回家的半小时里,她得想出一个方案:怎样取出瀚夫瑞为仁仁买的教育债券去兑现,怎样从瀚夫瑞鹰一样的眼睛下通过,在最短时间内完成这桩事。

早餐后晚江安排的一场戏开演了。先是瀚夫瑞接到一个电话,说自己是吴太太,半年前约了刘太太去给她和一帮太太们讲烹调课的事,刘太太是否还记得。瀚夫瑞把电话交给晚江,听她一连声说“Sorry”,最后说:“那好吧,我随便讲讲。”她挂了电话自言自语地翻日历:“糟糕,我当时怎么没记下日期呢?……”瀚夫瑞问她是否需要他开车送她去,她说不用了,吴太太开车来接我,大概已经到门口了。两分钟后,门铃果然响了。进来的是小巧玲珑的吴太太和大马猴似的王太太。趁晚江还在楼上换衣服,瀚夫瑞盘问了两个给拉皮术拉成相同笑面人的太太。来不及发现什么破绽了,晚江已一溜小风地从楼梯上下来,给两个太太裹挟而去。

由于事情来得突然,瀚夫瑞来不及拿到吴太太的电话和住址。于是在晚江来美国后的十来年里,她的行动头一次出现了长达四小时的盲区。瀚夫瑞想,好了,到此为止,事情绝不能就此失控。他知道人们把这盲区当作自由,一旦赋予它如此神圣的名义,人们就要不择手段地来扩充它、延长它、捍卫它。他做了几十年的律师,深知人是不能在自由盲区中好好做人的。

晚江下午一点钟回来,发现瀚夫瑞没有上楼去打盹。他问了问她示范的菜肴,原料是哪里采买的?效果理想不理想?太太们的基本功如何?比如刀功……晚江温婉自在,回答得滴水不漏。他心里冷笑,明明听出我在盘审,她却一点抗议的小脾气也不闹,如此乖巧,如此配合,显然把一件预谋好的蠢事完成了。

第二天早晨,瀚夫瑞居然跟着晚江长跑了。他跟不上,就叫晚江停下,等一等他。跑不了远程,他要晚江陪他一同半途折回。晚江看汗水湿透了他整个前胸后背,心里既怜悯又嫌弃。她想,你跑吧,看你能逞几天的强。一个星期下来,瀚夫瑞竟跟上她了。多么伟大的、奇迹般的疑心。

晚江从此连那半小时的独立与自由也失去了。她渐渐虚弱下来,长跑一天比一天显得路途遥远,不胜其累。那个“一九○”又遇上她,见她和一个老男人肩并肩,跑得稀松无比,惊愕地挑起眉毛。等“一九○”跑回程时,又偷偷对晚江使了个眼色。他过去常见晚江和九华“约会”,现在又见她和老头儿长跑……哦,明白啦。“一九○”感叹:丑恶的故事是时常发生的。那对女同性恋也从晚江和瀚夫瑞身上得到启示:看看他们这个荒诞的男婚女嫁的世界吧。

这期间晚江接到洪敏一个电话,叫她甭管了,一切都安排好了。她说什么叫“甭管了?”

“就是叫你别操心……”

“我能不操心吗?老人家分分钟都会发现。”

“肯定在发现前钱能回来。你别操这个心。”

“万一要查起那些债券……”

“钱说话就能回来。”

晚江给洪敏说定了心,便又回到他们日常的甜蜜废话中去了。这时她在客厅里,借着监督仁仁弹钢琴而摆脱了瀚夫瑞。洪敏说他真幸福,听女儿弹琴又听老婆说悄悄话。晚江身体一扭,说谁是你老婆。

回到起居室,九点了。瀚夫瑞从楼上下来,身上一股香气。只要他在上床前涂香水,晚江就知道下面该发生什么了。这种“发生”并不频繁,一两个月一次,因此她没有道理抗拒。

昏暗中晚江暗自奇怪,她身体居然打开得很好,也是身体自己动作起来的。她惊讶这欲望的强烈:它从哪里来的?……它从无数其他场合与对象那里吊起胃口,却在这里狠狠地满足。它从刚才和洪敏的通话中吊起胃口,也从上楼前跟路易的一瞥目光邂逅中吊起了胃口。它此刻在满足那永远不可能被满足的,它那所有无奈的、莫名的、罪过的胃口。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