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花儿与少年(第14章)

时间:2021-07-21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严歌苓 点击:
花儿与少年(全文在线阅读)  >       第14章

晚江事后非常懊恼,怎么就哑口无言地把瀚夫瑞最后那句话听下来了。狠了半天,把最后那句话让对方说了去。她擦洗锅台时,路易悄悄走过来。他见炒锅洗净擦干搁在水池边,便将它放回顶柜去。动作鬼一样轻,每个细节却都有小小亮相,让你看到。他回眸笑笑,说今天的小鱼蒸蛋鲜美极了。晚江柔弱地看他一眼,明白他实际说的是什么。他实际是说:我看出你哭了,能告诉我为什么吗?她说:主要是鱼得鲜活。他也明白了她没说出来的话:别问了,问我也不会告诉你。他说:有件事我偷偷地进行了,本来想成功了再告诉你。她却听懂了他的怜香惜玉,他的善解人意。她同时也懂得,他的情愫甜美是甜美的,却不顶什么用。不顶用,就不如不去懂它了。她笑笑说:是吗?他说:我们酒店要举行“美食美酒节”,我推荐了你。她说:谢谢。

她斜出身体去够角落的一只碗,忽然“哎哟”一声。路易问她怎么了?她皱眉笑道:老了。他问:是背痛吗?她左手去捶右面的背,他说:别动别动。他的手上来,挤开她的手,问她是不是这儿,她说是的。他说:很好办,他的手指一用力,她不自禁地呻吟一声。

他又动几下,问她是不是好一点。他说他按摩是有两下子的。他请她到起居室去,到长沙发上趴下来。

这绝对是不成话的,她想着,一面自己搓揉着腰,脚步拖拉,尽量延长走向起居室的时间,指望自己急中生智想出什么借口来谢绝他。他一脸一身都是好意,看去真的像是无邪的。路过餐室,见瀚夫瑞和仁仁在谈什么。地下室传来苏为鹦鹉卡美拉米亚放的语言教学录音。“……goodmor-ing,goodmorning,……”到起居室门口了,她把灯捻到最亮。路易马上又把它调暗,说幽暗光线使人放松。他指着长沙发要她伏卧。她想,好了,这下真没体统了。仁仁不知为什么大笑起来,远远看她的侧影,她头发垂洒在椅背之外,椅子向后仰去,危险地支在两个后腿上。晚江突然瞄一眼路易,发现他也在看她,眼巴巴的,似乎对这么个青春欲滴的女孩,他只能望梅止渴。

晚江果决地往长沙发上一趴,说:“来吧。”

路易一醒,调回头,来看女孩的母亲,女孩的出处和起源。“我手可能会重一些。受不了就告诉我。”他说。

她点点头,展开身体,脸贴在沙发坐垫上。沙发的熟皮革贴在皮肤上,有体温似的。路易单腿跪在沙发边,手在探问痛处。位置对的,她点头。他手下得不轻不重,是把伺候女人的好手。他手下的这具女体是熟皮革了,带一股熟熟的气息。

路易跪在沙发旁,搓着她揉着她,每一记都让她无声地呻吟一下。他全神贯注于她了。她身体还残余些青春,跟仁仁虽不能比,但也说得过去。路易是个实惠人,不会老在那儿望梅止渴。他问她舒服吗?她说不错,路易你够专业的。

一万重不可能使她和他十分安全。发生的只是肌肤和肌肤的事;肌肤偷着求欢,他们怎么办呢?肌肤是不够高贵,缺乏廉耻的,它们偷了空就要揩油。肌肤揩了瀚夫瑞的油,是怪不着他们的。

晚江闭上眼,让肌肤展开自己。她听见自己的呼吸,也听见路易的呼吸;他的呼,便是她的吸。

路易的体温进入了晚江。十年前她在他空荡荡的卧室就嗅到过他。冰冷的天伦隔不开体温,你总不能来管体温与体温厮磨吧?

晚江感觉到她的雌性健康都被路易嗅去了。瀚夫瑞,看看你儿子对你干下了什么?

瀚夫瑞朝起居室里瞄一眼,这幅家庭和睦的画面没任何破绽。只要心灵不认账,什么都好说。

※※※

晚江跑到目的地,看见九华正在启动车。她加快脚步追上去,问他这么早急什么。九华便熄了引擎,打开音乐。晚江早就留心到,九华和仁仁虽然很少沟通,但某些东西暗中是同步的:都爱听亚洲女歌星俗里俗气的歌。

她问房子买下来没有。九华“嗯”一声。她说能住先凑合住,搬进去之后,再慢慢修。九华又“嗯”一声。她说,气味可以请清洁公司去除一除,清除老房子的气味,有两三百块钱就够了。她问:你跟你爸,一两百块钱凑得出来吧。她说窗帘先别买,等她去看了房子由她来配。九华犹豫一下,又来个“嗯”。

她说,想出个招她从瀚夫瑞那里脱出身来,一定去看看那房。九华不“嗯”了。她看他一眼,觉得他今天苗头有点不对。她问他是不是有什么左右为难的事。果然他说洪敏要他再向她借一万块钱。顿一会儿,她说:“你爸在搞什么鬼?”

他飞快看母亲一眼,说:“爸让我告诉你,别急。买房置地不能急。”“买房置地”九华不会说,是照搬洪敏的。

“你爸把钱拿去赌了还是嫖了?”

“没,没有。”九华身体猛一躲,烦他母亲似的:“瞧你这点素质。”九华在华人的圈子里混长了,口气老三老四的:“我爸说借你的钱年底就还上。”

“他到底拿我的钱干吗去了?!”

“你那点钱哪儿够买房?得先拿那钱投资。”九华启蒙似的对母亲说。

“投什么资?”

“投资你都不懂?”

“你爸串通了你来骗我的吧?你跟我说实话!”

九华身体直躲母亲,而母亲一路直逼,非追杀出实情来不可。

“我爸说投资收回钱来,买个好房,给你装个大浴池。”

“那你告诉我,他投资投的是什么玩艺。”

九华说了半天,晚江还是听不明白洪敏的“投资”是怎么回事。说是老女人之一介绍了大家去一家投资公司去投资,说是投资公司不是你想投就投的。要凭关系,走内线,没内线的,你想投也投不进去。晚江朝九华眨巴着眼睛,她明白九华也不懂他自己在说什么。投资这类词属于瀚夫瑞、路易,以后还有仁仁。投资给九华一讲,就很古怪,很滑稽。九华见母亲一脸迷糊,嘴巴一咂,把脸朝外一扭,意思是:你是没希望了,我都说得累死了,你还明白不了。“这么告诉你吧:你投一百块钱,一年之后,一百就变了两百。我要有钱,也凑一份。”

晚江似乎明白了:钱赚钱比人赚钱省事也快当。就得有机会。现在老女人们把机会找来了,给了洪敏。原来洪敏并没有白陪老女人们混。大好的投资良机,若是没人里应外合帮你,门也没有。美国的确遍地良机,但两眼一抹黑你很可能把机会踩个稀烂。一路过去。圆乎乎的老女人们等于一群灯笼,把黑暗中闪光的机会照给了洪敏。

快半夜的时候,晚江听见车库门响。路易回来了。她装着口渴,下楼到厨房倒了杯水。这样就成了一场巧遇。路易抬头,晚江也是个不期然的抬头。晚江说真巧啊,我有句话要问你。路易五雷轰顶地笑一下。到了女人胆子大的时候,男人就吓死了。路易拐进门厅的洗手间,立刻从里面传出漱口的声音。再出来,路易口腔清凉芬芳,喘息都带留兰香的淡淡绿色。他在以防万一。美国可是遍地艳遇,一个不留神就碰上接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