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花儿与少年(第13章)

时间:2021-07-18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严歌苓 点击:
花儿与少年(全文在线阅读)  >       第13章

“她们请我,我都排不开日子。”他嬉皮笑脸,凑上来响响地在她腮帮上亲一下,留下淡淡的烟臭。

“有个电脑,九华晚上就不会看电视剧了。我让他报了电脑班。你是个什么狗屁爹?看着他送一辈子沙拉?”她再次揪他耳朵,他再次装着疼得龇牙咧嘴。

两个月前,他向她借钱,说是要买一处房,省得九华和他两头花钱租房。他和九华都没多少积蓄,只能向晚江借贷。原先他只说买个一个卧室的公寓,后来他告诉晚江,买那些失修或遭了火灾的独立宅子更值,他和九华虽缺脑子,手脚却巧过一般人,几个月就能把废墟修成宫殿。晚江自然是希望父子俩有个像样的家,免得一家子拆得太碎。

“记着,让九华在支票背面签名,你千万别签。月底银行会把支票寄回来的,老人家看到就完蛋了。”

“老人家常常查你的钱?”

“跟你说你也不懂。”她伸手去解他外套的纽扣,把支票放在他衬衫的口袋里,发现里面有两枚一分硬币,掏出来塞进他裤兜。她的手像曾经一样当他的家,也像曾经一样轻车熟路。“就这点钱了,再不够我就得跑当铺。要不也得陪人跳舞去。”她假装咬牙切齿,眼睛从低往高地恶狠狠地瞪着他,“丢了支票我杀了你。”

“老人家一月给你多少钱?”洪敏手抚摸着她的脖子。

“一夜三千块。”

两人一块咯咯乐了。晚江不愿告诉他,她的所有积蓄都是她的烹饪所得,瀚夫瑞在她生日和圣诞,会赠她一千两千作礼物。

“你以后得学着看银行账单,老指望那帮老女人,小心谁爱上你。”她拉他坐下来,头挨着头。

“早有爱上我的了。”

“‘水桶腰’还是‘三下巴’?”

“岂止两个?”

“那就是刚拉了皮的那位。”

“她们个个拉了皮。”

“个个都爱你?”

“有明有暗吧。”

晚江瞪着他,假装心碎地向后一歪。洪敏把她拉进怀里,两人又是乐,全没意识到二十年里他俩的玩闹毫无长进,趣味仍很低级。晚江知道那类事发生不了,发生了也是某老女人做剃头挑子。单为了保住饭碗,他也不会在老女人中亲疏有别;他得跟每个老女人保持绝对等距离:玩笑得开得一样火热,黄笑话得讲得一样放肆,接受她们的礼物和下馆子邀请,也得一碗水端平。

他们相依相偎,谈着二十年前的甜蜜废话,突然发现林子外太阳已很高了。雾在树叶上结成小圆水珠,他们的头发也湿成一缕一缕的。洪敏拉晚江起身,说他要赶十点的舞蹈课。她正系鞋带,给他一催,马上把系好的鞋带扯开。曾经在北海,只要他催促,她就这样捣蛋。他也像过去那样蹲下来,替她系上鞋带。

“不是也为你好吗?老人家疑心那么重。”

他哄她似的。她索性把另一只鞋也蹬下来。不知怎的她有了一种有恃无恐的感觉,似乎买房给了她某种错觉,她暗中在经营她自己的家;她真正的家正从破碎走向完整。

“好哇,拿了我的钱就不认我了。”

“快快快,凉着。这儿这么湿。”

“没我你们父子俩哪年才过上人的日子?连买房定金都付不上!”

“是是是,我们爷儿俩真他妈废物。别动!”他拾回她踢出去的鞋,替她套到脚上。

“承认是废物?”

“废物废物。”

他开车送她回家,一路碰上的都是红灯。她不断拉过他的手,看他腕子上的表。他便是笑。她问他笑什么。他不说。他是笑她嘴是硬的,怕还是怕老人家的。其实她懂得他那笑。她确实怕瀚夫瑞那洞悉勾当的目光,以及他沉默的责罚。两个月前的雨天,瀚夫瑞发现晚江长跑的目的是见九华,他的责罚是早晨再不跟晚江出门,而在晚江回到家时长长看一眼挂钟。奇怪的是,晚江反倒渐渐缩短了和九华的见面,时常告诉他第二天不要停车等她,也不要买豆浆。瀚夫瑞风度很好,但还是让晚江明白他在道路上占绝对上风,并且度量也大:知道你们捣鬼,我还是放手让你们去。但晚江也明白,若老律师知道等在长跑终点的是洪敏,事情就大了。

在一个红绿灯路口,她又一次看他的表。他安慰她,说表快了两分钟。她说快两分钟有屁用。她又说这是什么破车,连个钟都是坏的。他说等咱有钱了,买辆卡迪拉克。她说不好,不实用,还是“Lexus”好。两人都没意识到,他们做的已是两口子的打算。

车停在两个路口外。他看她上坡,一直不回头。在拐弯处,他想她该回头了。她真的回过头,像十年前那样,在一片飞舞的床单那边朝他回过头。那时她手里拉着四岁的仁仁,就这样回过头来,看看还有没有退路。他藏在破败的美丽窗帘后面,看着没了退路的晚江进了轿车,泪水把衣服前襟都淌湿了。

※※※

来整理花园的园丁说:玫瑰生着一种病。听下来,那病就是一个花胚子分裂得太快、太多,跟癌细胞的分裂有些相似。一个细胞分裂到一百多次,就成癌了,所以可以把这种多头玫瑰叫“花癌”。晚江向园丁点点头。她已走神了,在想,“花癌”倒不难听啊。下面园丁讲的“治疗方案”和费用,晚江都是半走着神听的。

最近所有人都发现晚江的神情有一点异样。有时会不着边际地来个微笑。笑多半笑在人家话讲到一半的时候。于是讲话的人就很不舒服,有点音乐的节拍打的不是点、打在半腰上的感觉。比如瀚夫瑞说:“晚江你看看仁仁的校服,她老在偷偷把裙子改短。这可不行……”他见她忽然笑一下,让他担心他脸没准碰上番茄酱了。“哎,这张支票,是你写的?怎么写这么大一笔钱呢?他要这么多钱做什么?”他把银行的月底结算单和一张兑了现的支票推到她面前。他很想用食指在她眼前晃一晃,叫她不要走神。

她眼睛看着支票上的数目“16,000”。会是个不错的家,会有两间卧室,一个餐厅,一个客厅。路易的酒店常拍卖旧家具,很便宜就能把房子打扮起来。九华和洪敏都很肯做事,细细经营,它不会太寒伧。寒伧也是一块立足之地。晚江想,我正做这样大一桩事呢。这样一想,她就笑了。所有做大事的人都像她这样与世无争,疲惫而好脾气地笑。

“他需要这么大一笔钱做什么?”支票背面,有九华的签名。

晚江渐渐悟过来。第一个反应是痛悔:她怎么不长脑子呢?她若按时查邮件,银行的文件就不会落到瀚夫瑞手里。接下来的反应是怨恨:这瀚夫瑞简直防不胜防,稍慢一点都不行,就替她做主。拆邮件也要做她的主。

“他急需用钱。”她说,样子是漫不经意的。连她自己也听出这话就是一句支吾,等于不说。还不如不说。不说不会这么可疑。“他一时周转困难,跟我挪借一下。”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