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海上狂歌伤逝水 山头怅立盼归帆(3)

时间:2021-07-21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梁羽生 点击:


    笑傲乾坤道:“别多问,我和你比赛轻功,我敢说你比不过我!”

    文逸凡只好发力追他,柳元宗隐隐听得他们争吵的声音,但他们轻功何等了得,转瞬之间,影杳声消,已是去得远了。

    蓬莱魔女一片茫然。她知道华谷涵是对她有所误会,认为她已经选择了武林天骄,所以对她难以谅解。但她也是个心高气做的人,何况又是女孩儿家身份,怎能没有一份少女的矜持?她当然也不便就坦直地对华谷涵解释,说是自己其实还没有作最后的决断。

    柳元宗摇了摇头,叹口气道:“真不知你们少年人闹些什么?谷涵也未免性子太急了。”

    原来柳元宗本是打算为笑傲乾坤与武林天骄二人作个调解人的,他并不知道他们纠纷的症结所在,只道是因为武林天骄乃是金国的贝子,故此笑傲乾坤把他当作敌人,他准备在路上与笑傲乾坤说明真相的,却不料笑傲乾坤匆匆便走,根本就不让他有细谈此事的机会。

    蓬莱魔女目送笑傲乾坤的影子没入林中,心中也是一片茫然,甚为难过,说道:“爹爹,让他去吧。女儿愿意一生陪伴爹爹,这婚事么,不提也罢。”

    柳元宗心中一动,说道:“谷涵刚才提及小孤山之事,他似乎已经明白真相,要不然以他的脾气,不会随便认错的。可是他对你道歉,说什么言语无礼,冒犯了你,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蓬莱魔女不禁面上一红,支吾说道:“没,没什么,他、他以为我偏袒了武林天骄。”柳元宗昨晚与女儿谈过之后,已明白了两三分,刚才听了笑傲乾坤赌气的说话,又多明白了五六分,如今再听女儿这么一说,内里情由,已是明白了七八分了。柳元宗不觉又是长长地叹了口气,说道:“你们的事情真是令我心烦,也罢,这是你自己的终身大事,只能让你自己拿定主意了。

    但你说什么终身不嫁,这却是孩子的话。”

    蓬莱魔女笑道:“咱们父女生离了近二十年,今日幸得团圆,我正要承欢膝下,补偿你所受的苦难,你就让我多暗伴你几年,不很好吗?”她一来是想消解她父亲心里的愁烦,二来这也确是出于她肺腑的说话。骨肉之情乃是至情,听得柳元宗老泪纵横,而又破涕为笑,揽着他的女儿,说道:“不错,我得回女儿,已是夫复何求。但你总不能陪我一辈子,所以我还是盼望你早点拿定主意。不过,你若是现在心中烦乱,那就随你喜欢,暂且将儿女之情,撇开不理,待战事过了再去想它也好。”他终于也明白了他女儿的心事了。

    蓬莱魔女哄得她父亲欢喜,但她自己心中的烦闷却是并没解消。笑傲乾坤临走之时提到武林天骄,她又不禁想起了珊瑚告诉她的事情了,“珊瑚说武林天骄也是要来飞龙岛赴会的,而且是比她们早一日动身。不问可知,他来赴会至少有一半原因是为了见我。可是,何以在飞龙岛上没有见他?他到哪儿去了?”

    蓬莱魔女怎会知道,武林天骄此时正在附近的一座山上,盼望她的归来。不过他只想远远地看一看她的影于,便已心满意足,却是不打算与她会晤的了。

    不错,武林天骄初时打算到飞龙岛去,是为了她;但后来改变了主意,也是为了她。

    原来他在觅舟出海之时,蓦然想起,若是往飞龙岛参与此会,固然可能见着蓬莱魔女,但也可能碰上了笑傲乾坤!飞龙岛之会关系重大,笑傲乾坤交游广阔,定然得到风声,焉有不去之理?他想起了那日在小孤山上的情景,当他与笑傲乾坤动手之时,蓬莱庞女在一旁是何等痛苦,这样的一幕难道还能让它重演?波涛澎湃,心事如潮。武林天骄在海边徘徊终日,终于下了决心,“不,不能让它重演!”“一个是我所倾心的红颜知己,一个是我所佩服的道义之交。与其三个人都受创伤,何不让我一人默默忍受?”

    他决意打消了飞龙岛之行,本来就想回转家乡,从此避开与蓬莱魔女、笑傲乾坤相见的了。可是紧系在他心上的那缕情丝,还是剪不断,解不开,心中想道:“飞龙岛我是不去的了。

    但我也要看到他们平安归来,我才能放心离开。”就是怀着这样的心情,他躲在附近的山头,日夜盼望着海中帆影,盼望着能看到笑傲乾坤与蓬莱魔女渡海归来,只要能远远地看她一眼,看到她的影子,那也就心满意足了!

    这一口他在山头上远远看到海中帆影,不觉坐立不安,船队渐渐向岸边靠拢了,至多一个时辰,蓬莱魔女就可能从这山下经过了,“她是否已与笑傲乾坤言归于好,一同归来呢?”“这船队打着宋国的旗号,往飞龙岛赴会的则都是江湖汉子,不知那帮人是否就在这些船上?哎,蓬莱魔女该不至于在岛上遇险吧?”

    他心中烦躁不安,于是走入林中吹起萧来,想平静自己的心情,待半个时辰之后,再上山头了望。蓬莱魔女、笑傲乾坤若在船中,那时也应该上岸了。

    一曲未终,忽听得一个冷冷的声音说道:“檀公子好个闲情逸致啊!”武林天骄吃了一惊,箫声嘎然而止,回头看时,只见是一个四旬开外的青衣汉子,双目炯炯有神,千里拿着一根青竹杖。全身上下一片青色,给人一种阴森的感觉。

    以武林天骄的武功,虽说他心神不属,但这人到了他的面前,他才发觉,则这人的本领至少也不在他之下了。

    武林天骄一惊之后,定睛一瞧,又是一怔,失声说道:“你是完颜将军么?”

    那青衣汉子冷冷说道:“檀公子,你还记得我?”原来这人正是从前做过金国御林军统领的完颜长之。当年广邀天下武学名家,入金官研究那两大武学秘籍之事,就是由他主持的。

    武林天骄道:“完颜将军,你来江南作甚?”完颜长之冷笑道:“这句话该我问你,你是金国的贝子,偷愉来到江南?干些什么?”

    武林天骄道:“我无官无职,我喜欢到哪儿便到哪儿,你管得着?”完颜长之道:“你是金国的贝子,我就管得着!金宋乃是敌国,你放着好好的金国贝子不做,又不是奉皇上的差遣,你私自逃奔敌国,简直是形同叛逆,我不该管你么?”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