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海上狂歌伤逝水 山头怅立盼归帆(2)

时间:2021-07-21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梁羽生 点击:


    慧寂心满意足而去,剩下笑傲乾坤扣弦独啸,一片茫然。

    文逸凡听得啸声,赶忙出来看他,接着王宇庭也来了,只道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文逸凡笑道:“谷涵,你独自在这里发什么痴?我还只道你碰上什么意外呢?”

    华谷涵这才如梦初醒,说道:“没什么,我一时兴起,发出啸声,惊动你们两位了。”

    文逸凡瞧他有点神色不对,问道:“你可是心里有什么不舒服么?”华谷涵道:“没,没什么。我只是在看波翻浪滚,颇感于人事无常。”

    文逸凡怔了一怔,笑道:“这无端怅触,却为何来?”心中隐隐猜到几分。王宇庭是个粗豪的江湖汉子,却不会体味华谷涵的话意、心境,当下也笑道:“没有什么就好。夜已三更,你再发啸,那就要惊醒全船人了。”

    就在这时,柳元宗的啸声也远远传来,隐隐可闻。王宇庭笑道:“柳老前辈也是豪兴不浅。你明日再和他切磋内功吧,如今,可是应该睡了。”心想华谷涵行为古怪,这“狂侠”二字,果然是名不虚传。

    柳元宗的啸声充满欢愉,华谷涵听了,心中更为难受。想道:“他们父女重逢,这都是多亏了武林天骄!”刚才慧寂对他说了那许多话,有两件事情最令他抱愧、伤心,一是武林天骄慨赠武学奇书,医好了柳元宗,姑不论是为了私情还是由于侠义,总是难能可贵之事,相形之下,他不禁暗暗抱愧于自己的心胸狭窄;二是她所说的蓬莱魔女与武林天骄早已“心心相印”的这一句话,他在小孤山上也早已有此感触了,如今再听武林天骄的姐姐说了出来,这一份难过伤心,就更不用提了。这一晚他也是似蓬莱魔女一样,卧听涛声,整夜未曾合眼。

    只觉舟如奔马,原来这一晚恰遇顺风,就在他思如潮涌之中,他们这个船队已是顺流而下,一晚之间,航行了三百里的海程。

    第二日中午,船队驶入了长江口,陆路的各家寨主、各路英雄在此上岸,各奔前程。水路的各家寨主则仍留在船上,计划分为两股,一股随王宇庭回太湖,联结太湖十三十水寨共抗金兵,一股协助李主,在长江游戈,与虞允文的水师作俘鼓之应。

    蓬莱魔女父女与耿照、秦弄玉、珊瑚等人都在此上岸。秦弄玉想邀珊瑚同往江阴,珊瑚道:“不,我已是佛门弟子,我当随我师父。”秦、耿二人明白她的心事,也只好听她去了。

    珊瑚找看了她的师父,说道:“师父,你不是要见一见柳女侠么?她就在那边,我和你过去与他们父女叙叙再走吧。”慧寂道:“不必了。我已经解开了心上的一个结,用不着再见她了。”

    珊瑚怔了一怔,心道:“她解开了什么结?”眼光一瞥,只见笑傲乾坤默默地在人群中随众而行,粹情显得十分落寞。珊瑚七窍玲珑,心中登时明白了几分,心道:“这个结师父说是解开。

    但只怕在小姐心上还是难以解开吧?情之为物,犹如乱丝,剪不断,理还乱,用外力去解情人的心头之结,岂能轻易解开?”

    她从蓬莱魔女的身上想到自己,伤感不已,当下不愿多说,便与师父走了。

    就在这时,柳元宗也已看见了笑傲乾坤,说道:“瑶儿,你如今该与他以兄妹之礼相见了。”

    蓬莱魔女道:“是。”她虽然还未作出最后抉择,但对笑傲乾坤的一向爱护她的情意,也是心中有感,愿意与他接近,至于以后如何、再听其自然的,所以她父亲一说她便应了,丝毫也没有想到要避开笑傲乾坤。

    可惜她虽是这么想,笑傲乾坤却立定了主意,要避开她。

    柳元宗满面堆欢,上前说道:“贤侄,多谢你为我寻觅女儿。

    听说你们已经见过,但瑶几从前还未知道你我两家的渊源,如今是知道了。你们重新见过兄妹之礼吧。瑶儿,上来拜见世兄。”

    蓬莱魔女裣衽一礼,说道:“多谢世兄几次暗中相助之恩。

    多谢、多谢你的礼物。”说到“礼物”二字,想起他送来的那双红豆,不觉脸上泛起红霞。

    笑傲乾坤见她提及自己所送的“礼物”,脸上又是如此神情,心中也不禁怦然一动,但随即想道:“她早已属意武林天骄,华谷涵啊华谷涵,你可莫自作多情,自招烦恼了!”当下还了一礼,淡淡说道:“我并没有帮上什么忙,但好在你们父女今日已得重圆,我也算是有了个交代,不致内疚于心了。柳老伯没有别的吩咐了吧?请恕小侄失陪了。”

    柳元宗怔了一怔,心道:“谷涵何故如此神情落寞,难道他还不知道我的心事么?”听他有告辞之意,连忙说道:“华贤侄,你没有什么紧要的事吧?虞允文将军在采石矾,正是要人相助,你就和我们同去如何?”虞允文要人相助,那是真的,但柳元宗也是有意给他一个机会,让他与自己的女儿接近。

    笑傲乾坤迟疑道:“这个,这个——”柳元宗笑道:“我与你父亲生前乃是八拜之交,咱们就似一家人一样,你们如同兄妹,也不必避嫌。咱们一路同行,也正可以藉此机会,切磋武功。”

    笑傲乾坤道:“多谢老伯好意。但小侄已与一位朋友有约,虽不是紧要之事,但我已答应了他,也不可言而无信。只有留待他日,若有机缘,再来向老伯领教了。”

    柳元宗甚是不悦,但华谷涵既是如此说了、他总不成将他拉住,只好说道:“既然如此,你的事精了结之后,还望你早日到采石矾一叙。瑶儿,送你大哥一程。”

    华谷涵道:“不用了。柳姑娘,有一事我甚是不安,要向你告罪。那日在小孤山上,我言语无礼,如今已是知道其错在我。

    请你恕过。”

    蓬莱魔女甚是尴尬,勉强笑道:“过去了的事情还提它做什么?”笑傲乾坤道:“不错,柳姑娘既不介怀,那我也就可以安心走了。”回身一揖,立即前行,追上了铁笔书生文逸凡。文逸凡诧道:“你,你怎么跟我来了,你应该和柳家父女在一起的。”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