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恐怖节目(9)

时间:2021-07-20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苏七 点击:
 
  屋里没有开灯,窗帘没拉,皎洁的月光下,头发蓬乱的葛正阳端端正正地坐在床上。
 
  上官无忧靠近些后捂住了口鼻,景元禾说葛正阳估计得有十年没洗澡了,他试着敲了下床头,葛正阳大约是睡着了,一点反应都没有。上官无忧轻声喊他的名字,葛正阳依旧双目紧闭,他变着法子和他打招呼,什么英语日语法语都用上了,说到泰语的“你好”时,葛正阳忽然瞪大了眼睛,整个人转到了月光下,白色的月光照着他血肉模糊的脸,连上官无忧都有些被吓到。他试探着和葛正阳说话:“大师?您醒着?我们是……万酥红的朋友,万酥红……您还记得吗?”
 
  葛正阳顿了许久,自己默念了遍万酥红的名字,似是反应过来了,张牙舞爪地要向上官无忧扑过来,可他屁股一离开床就又自己缩了回去,抓着床单左看右看,黑漆漆的眼珠里满是戒备。
 
  上官无忧问他脸上的烧伤是怎么弄来的,葛正阳不理他,景元禾拉了拉上官无忧:“我看也问不出什么,不如走吧。”
 
  上官无忧还想继续打探,门外忽地传来一声口哨,他们对视一眼,一咕噜滚到了床下,不一会儿响起了开门声,接着上官无忧便看到一个穿白裤子白鞋子的人走了进来,看那脚型,似乎是个男的。那男人却不开灯,在黑暗中前行。
 
  男人走到了葛正阳床边,葛正阳忽然焦躁了起来,他在床上又是跳又是蹦,嘴里大声呼喊,确实如传言所说,他说的不是人话!可仔细一辨别,上官无忧心里一咯噔,低声道:“这……像是泰语!”
 
  景元禾道:“什么?你说什么?”
 
  上官无忧眉毛一挑,不管三七二十一滚到了床外,他从地上一跃而起和那穿白裤子的男人打了个照面!那男人身形不高,戴了墨镜口罩,手里正拿着个针筒,他看到上官无忧也是一惊,扔下手里的针筒破窗而出。上官无忧紧追上去,大声喊景元禾报警,那穿白衣的男人跑得极快,却有些慌不择路,竟一头扎进了停车场里,停车场宽阔,上官无忧立即就能锁定住他,两人你追我赶好一阵,上官无忧到底年轻,一口气追上了这白衣男子,可还不等他喘口气,停车场一头却开进来两辆面包车,车灯刺眼,照得上官无忧睁不开眼,待他终于适应车灯光,那两辆面包车却将他围住,堵住了他的去路!上官无忧心里正纳闷,面包车上下来两个人,一个是个穿一身黑的中年男子,脖子上戴了好几根金项链,另一个赫然就是那泰国村落里给他带路的当地人!
 
  当地人会讲中文,指着上官无忧就说他是杀了他们仙姑的凶手,要带他回泰国处置。
 
  那黑男子听后一拍胸脯道:“没问题!仙姑照顾我这么多年,包在我身上!”
 
  他一拍车门,面包车上下来十几个持刀带棍的年轻后生将上官无忧团团围住。上官无忧道:“等等!话要说清楚!你们仙姑死了关我什么事!”
 
  当地人破口大骂:“仙姑哪里是你们这些凡人能碰的!一碰仙气可就散了!”
 
  上官无忧不甘示弱:“胡说八道!真要有仙气,那她不早就成仙,去了天上了嘛!怎么还留在人间!”
 
  那白衣男子看这阵仗,拼命想要脱逃,可上官无忧紧紧按住他手腕,还一把扯开了他的眼镜和面罩,那白衣男子的脸竟十分熟悉!可上官无忧却一下想不起在哪里见过!他拼命回忆,那泰国人却聒噪地吵个不停,黑男子也不耐烦了,甩个眼神出去,围住上官无忧的包围圈缩得更小了,上官无忧面上未有惧色,他还在努力回想是在哪里见过这个中年男人的脸,那中年男人也是拼了命了,一转头咬了上官无忧一大口,趁他吃痛缩开手时冲出人群跑了,上官无忧要去追他,身后身前乱棍袭来,就在这危急关头,一个救星出现了!
 
  是小野!他一声大喝:“警察叔叔就是这些人要打我舅舅!还有这个人!也不是好人!”
 
  一听警察来了,那黑男子也没了方才的威风,着急上车,道:“撤!”
 
  那个泰国当地人急了,扒着车门说:“陈大哥你怎么能说走就走??!”
 
  那陈大哥一脚将他踹翻,拿枪带棍的全都钻进车里,两辆面包车溜之大吉,留下那泰国人干瞪眼。小野确实叫来了警察,警察不光吓跑了那群混混,还把白衣男子也给扣住了。
 
  上官无忧这时终于想了起来,一拍手掌道:“他是葛正阳!”
 
  小野吃惊:“啊?那疗养院里的是谁??”
 
  景元禾也是一脸不可思议,当他看到那白衣男子的正脸时,更是无法相信:“真的是……是葛正阳……”
 
  上官无忧的脑袋飞速运转,住在深山里的仙姑、黄金做的家具、贾有明欠下的那些赌债、还有那些从泰国寄来的包裹、葛正阳脸上的烧伤还有他说的泰语!
 
  一种恐怖的可能似乎在前方渐渐清晰,上官无忧转头看着那泰国人,一把拉过他道:“走!我带你去见你们的仙姑!”
 
  泰国人眨眨眼睛,上官无忧问道:“首先我问你,你们的仙姑到底是男是女?”
 
  泰国人道:“仙姑就是仙姑!”
 
  上官无忧剜了他一眼,泰国人立即改口:“仙姑是男人的身体,女人的声音,从小就被当成女孩儿来养的……”
 
  上官无忧转动眼珠,大呼:“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我明白了!那个变声器,变出的不是男人的声音,是女人的声音!”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