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再见,旧时光(大结局)

时间:2021-06-28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八月长安 点击:
你好,旧时光(全文在线阅读)>  再见,旧时光(大结局)

    余周周很久之后才知道,其实在奔奔不再是奔奔,却也还不是慕容沉樟的时候,他的大名叫做冀希杰,应该是那个酒鬼养父的冠名。在奔奔以冀希杰的身份用一双拳头在那个混乱的小学里面打出一片天地的时候,班级里面成绩最好的米乔,是他的铁哥们。
    他回到亲生父母身边,他继续做不良少年,他来到振华,他交了很多女朋友。
    余周周抓住的是小时候那点微薄的记忆。
    然而和余周周一样,奔奔的生命中也有太多属于别人的轨迹。
    余周周觉得奔奔永远是奔奔,而米乔则坚信,冀希杰永远是冀希杰。
    那是一段留存着太多空白的区域。余周周不想问米乔,也不想去问奔奔。
    这样很好——
    和初三一样,余周周再一次在高三失去了同桌。
    彦一离校的那天,脸色已经恢复了红润。他的眼睛渐渐变得更有神采。
    “所以再见面我可能就是你的学弟了。”他笑了。
    余周周不知道是什么让他最终作出决定,降级一年,离开振华回到学籍所在的高中,准备下一年的艺术类考试。
    也许是因为米乔告诉他,“你再这样犹豫下去,就老了。”
    当那个苍白的身影消失在门口的时候,余周周忽然很想告诉正在新加坡读书的温淼,你知道吗,其实如果我们足够勇敢,东京真的不远。
    只要你有破釜沉舟的勇气。
    因为米乔说,这就是青春。简单而酸溜溜的话。
    过期不候的青春。
    辛锐最终还是跑到教导处去给凌翔茜说情。她并没有勇气说出真相,可是仍然一遍遍地担保,凌翔茜只是忘记在考试前把资料收到书包里面去了。她坐在凌翔茜后桌,看的一清二楚,对方绝对没有伸手碰过那堆资料。
    虽然于事无补。虽然不够勇敢。
    然而这世界百分之百的事情太少。
    凌翔茜并没有再来上学。她留在家里备战高考,据说是有很多事情她还想好好考虑。学校的卷子都由余周周整理好,再经由林杨或者蒋川送到她家里面。
    余周周、林杨和凌翔茜都失去了学校推荐名额,在楚天阔等人忙着去北京参加面试的时候,他们三个加上蒋川一起去了冰雪游乐场。
    余周周觉得很好笑。她这一路,好像真的是踏着陈桉的足迹在走,甚至包括在最关键的时刻失去最关键的机会——
    三月初的时候,她又接到了爸爸的电话。
    电话里面对于去年一整年的失约只字未提,余周周也没有追问。她爽快地定好了时间,然后早早地站在酒店门口等待。
    这个男人,总是轻易承诺,轻易毁约,然后对过往只字不提,却仍然能语气温和地打来电话。无论是当初对妈妈,还是后来对待她。
    余周周很想知道自己是不是某个方面也很像他——或许是在欺负林杨的时候?
    迎面走过来的穿着风衣的男人,看来已经需要再染一次发了,发根新出现的白茬让他看起来儒雅却苍老。余周周定定地看着他,心里没有丝毫特别的感觉。
    他太陌生了。
    “周周?都长这么大了。……越来越像你妈妈了。”
    余周周微笑点头。
    “进去吧,一起吃个饭……对了,今天学校不补课吧?”
    “我不饿。”她摇摇头。
    余周周的爸爸是个见惯各种场面的人,他觉得余周周在跟他耍小孩子脾气,所以伸出手,想要拍拍她的头——却没想到余周周竟然在那一刻抬起头,清凌凌的目光直直盯着他举到半空的手。
    他有些尴尬地放下,说:“那就……走走吧。”
    学习是不是很紧张,打算考哪所学校,最近还有没有再考试,每天晚上学习到几点……一问一答,虽然冷淡,但也很平和。
    余周周不得不承认,她对身边的这个人,好像没有一丁点的记忆。她只是好奇,想知道妈妈为什么爱他那么多年。
    她想自己找不到答案了。也许应该六七十年之后,直接去问妈妈——如果那时候妈妈还记得理由的话。
    懒懒散散地回答着问题,正想要找借口离开,突然看见街边小超市的窗口里面,有一排四小瓶独立包装的饮料,米黄色的瓶身,锡纸封口,名叫“喜乐”。
    她记得那酸酸甜甜的味道。那时候,她们总是单买一小瓶,插上细细的吸管,一口一口的,舍不得喝光。
    余周周停住,看看身边的男人,又看看橱窗里面的喜乐。
    大约是她三四岁的时候吧,第一次对父亲有了印象,却是妈妈情绪失控将这个“不速之客”赶出门,一不小心划伤了胳膊。这个男人将妈妈送进医院,然后带还没吃饭的余周周出门买零食。
    她记得他俯下身,说,“周周,我是你爸爸。”
    也记得他给她买了一排四个的喜乐,都是用塑料薄膜封好的,这在余周周看来简直是最美好的礼物,受宠若惊。
    没舍得打开,却在回家的时候被妈妈抓起来直接扔出了窗外。
    她连哭都不敢哭。
    甚至后来,都不敢再当着妈妈的面喝喜乐。因为她们的生活中没有喜乐。
    原本以为都忘记的事情,竟然又想了起来。
    “爸爸,”她第一次喊,也刻意不去看这个男人眼睛里面的惊喜,“给我买一板四个的喜乐吧,就是那个。”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