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秘密(第十八章)

时间:2021-06-28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东野圭吾 点击:
秘密(全文在线阅读)  >       第十八章

  时节已经步入7月了。之前一直持续下着雨,但今天早上却出现了久违的蓝天。

  “看来今天会很热,大家一定会很高兴的。”吃过早饭放下筷子后,直子来到外面边看边说。早上吃的是昨晚剩下的油炸虾。如果是平常的话,直子还会做大酱汤的,但是今天早上没有。她早上睡懒觉了。平介知道她睡懒觉是因为昨晚熬夜学习了。但是他没有了取笑直子的心情。

  “为什么天热就高兴?”

  “因为今天要去游泳。”说着她做出个游泳的动作。

  “啊,是去游泳啊,真不错。”

  “都多少年没游过了,不知会不会忘。”

  “这种事情跟骑自行车一样,只要会了就一辈子不会忘。”平介说完往嘴里扒了两口饭。但他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抬起脸来看着直子问:“藻奈美会游泳吧?”

  “当然会了。她以前还上过游泳培训班呢。不论是自由泳还是蛙泳……”说到这里,直子的脸色一下于变了,“啊,蛙泳……”

  “你行吗?”

  “不行啊。”直子摇头,“糟了,这可怎么办呀?”

  平介也知道直子只会自由泳。年轻时一起去海边游泳,直子一开始明明说不喜欢被水打湿,可是一下一海马上就撒欢儿地游了起来,并且只用自由泳这一泳姿。那时直子的皮肤很嫩,看上去十分水灵。

  “没记错的话,去年夏天藻奈美还参加校内游泳比赛了呢,而且是蛙泳。”

  “这可不好办了,总不能说今年忽然就不会蛙泳了吧。看来没有别的办法,只能说我来月经了。唉,好不容易有这么个适合游泳的好天气。”直子沮丧地说。她那沮丧的样子倒是很像真正的小学生。

  直子先平介一步出了家门。在穿鞋时,她忽然一拍巴掌。

  “对不起,忘了告诉你了,昨晚有个电话找你。”

  “谁打来的?”

  “梶川女士。应该是那个司机的妻子吧?”

  “如果她叫梶川的话,那就是了。她说什么了?”

  “没说什么。她说会再打过来的。”

  “噢。”平介心里想着,会是什么事呢,自从上次在田端制制所见过面,之后就再没和她说过话了。

  “你晚上给她回个电话吧。”直子说道。

  “你记下她的电话号码了?”

  “啊?没有,我还以为你知道呢。”

  “我不知道啊。算了,她早晚还会再打来的。”说完他开始猜测征子打电话的原因,但是没有任何头绪。

  来到公司,小坂科长又来找他。他想让平介再去一次田端制作所。

  “还是有关D型喷枪试制工作的事,那边说问题已经解决了,想让你再过去看看。据说他们又用了新的规尺,所以最好把他们的设计图也要过来。当然,要是平介很忙的话,让别人去也行。”

  “啊,不,还是我去吧。我也想听听具体情况。”

  “就是嘛,你肯去是再好不过的了。我过一会儿跟他们联系。”小坂舒了一口气。接下来他像是想到了什么,狡黠地一笑。于是,上司的脸瞬间就变成了一个亲昵的大叔的脸。

  “告诉你件大好事。”

  “大好事?”

  “对呀,一个35岁的,比你死去的妻子还小一岁呢,并且到现在还是未婚。我看过她的照片,感觉正经不错哩。”

  等明白过来他说的是什么事之后,平介连摇头带摆手。

  “我根本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

  “这我知道,对方也没考虑过呢,所以说这种事是要靠身边的人撮合的。不管怎样,先见上面再说嘛。”

  “不行不行,不管怎么说都太早了。”

  “是吗?要是平介真的那么想的话,我也不勉强你。不过啊,”小坂凑到平介耳边说,“你那里能忍受得了吗,应该快憋得不行了吧?”

  平介当然明白他所说的那里指的是哪里。

  “啊?啊,没事,根本没有那种感觉。真的,现在没有那种心情。”

  “是吗?真是难以相信。”小坂带着怀疑的表情歪起了脑袋。

  “那,我这就去田端制作所了。”说完平介从小坂面前逃开了。

  平介从公司里借了公用车,开向田端制作所。他很喜欢去其他工厂或下属公司。说得准确些,他喜欢的是路上的时光。总在同个地方和同一群人做同样的事久了。有时会产生一种被世界遗弃了的感觉。每当到了这种时候,哪怕能到公司外面待几分钟,都能让他再次弄清楚自己到底是在哪里。

  在田端制作所的任务只用了一个多小时就完成了。这次不是出现了可题,而是之前的问题解决了。他来只是听听他们的汇报,因此很轻松。对方负责该问题的一个年轻人也是一副很得意的样子。

  碰头结束之后,平介又像上次那样来到了卷线车间。他想起直子说过,梶川征子给他打过电话。

  可是,在那一排女员工中没有发现征子的身影。平介来到看上去像是负责人的那个男子坐着的地方。他面前的桌子上立着一个牌,上面写着“主任”。他虽然脸长得有点儿棱角分明,但是眼神很和蔼。想必他对女员工的照料也无微不至吧。

  “请问,梶川征子在吗?”

  “啊,她呀,最近一直没有来。”听平介这么一问,主任马上答道,“听她说是身体不太舒服。我们也正替她担心呢。”

  “是不是住院了?”

  “这个嘛,我倒是没听说过。”主任歪着头问,“您找她有什么事吗?”

  “啊,我们两个认识,只是想顺便来看看她。”说完平介向主任道声谢,离开了车间。

  他眼前浮现出梶川征子瘦弱的身体和煞白的脸。想必她一定太勉强自己了。此外,她还必须面对舆论冰冷的视线。平介这时耳边回响起骚扰电话里阴森的声音。

  她为什么给我打电话呢?平介越想越在意。

  出了工厂,平介上了车。他启动了引擎,正想将手动变速杆挂入低挡时,发现了装在车门内侧口袋里的交通地图。取出地图,他翻到了东京西部的扩大图那页。

  位于调布的征子家离这里仅咫尺之遥。

  他看了看表,刚过上午11点。即使现在急匆匆赶回公司,也已经到午休时间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