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落花时节第54章(6)

时间:2021-06-21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阿耐 点击:

    “这不是理由,肯定不是。”

    “我婚姻已经失败一次,我已经总结过原因。人在选择时即便很细小的心理偏差,都会造成以后道路的迷失。我不敢再大意。再有,我是中年人,我习惯精打细算,改不掉了。我还有其他不便说出口的考虑。”

    田景野无法再问,闷头想了会儿,摇摇头,打开笔电,一边手机与简宏成通话,要求网上会谈。

    简宏成一直边加班边等着田景野的消息,一听是Skype会谈,正合他意,他最不喜欢打字交流。等两边接通,他惊讶地发现,宁宥在田景野旁边。“你怎么……谁去了谁那儿?”

    宁宥不动声色地道:“我带着灰灰来找田景野……”

    “你才睡几个小时啊……”

    “高铁上睡了。本来我打算与田景野一起上陈家,与陈伯母来一场掏心挖肺的交流。但路上另外想出一个主意,相当缺德,相当恃强凌弱,但相当粗暴直接一劳永逸。说出来如果你们觉得良心上过不去那关,以后可以鄙视我。”

    田景野斜睨宁宥,“你小时候爱走偏门,现在不是苦情路线滥好人吗?”

    宁宥道:“违背本性的事总归坚持不了多久。我娘一去世,我解放了。火车上才意识到。”

    简宏成道:“跟宁恕有关?”

    宁宥点头,“对。我记得你跟我说过,你之所以壮士断臂一样干脆地将小地瓜交还给陈昕儿,是因为宁恕参与了。那么如果四五年之内,甚至更长时间,宁恕无法参与呢?我查了一下香港出生证的范本,有一栏父母名字。当时你还不清楚小地瓜的来历,你在小地瓜出生证上面肯定留名字了,是吧?你跟陈昕儿至今没明确分割过抚养权,是吧?那么你现在立刻把小地瓜抱走,完全合法。然后陈家就得打官司争夺抚养权,根据这种官司的管辖权,陈家得去你的常住地深圳打官司。以陈家的家境,和老的老、病的病的近况,且不说他们打不起官司,付不起律师的差旅费,或者甚至摸不清门道,即使孤注一掷做了,你千方百计拖延,也能把陈家人熬死。你呢,无非是争取这五六年左右的时间,只要养出小地瓜的独立能力,即使被法院判给陈家也不怕了,脚长在小地瓜那儿。目前来看,你唯一可担忧的是宁恕横插一刀,不惜出钱出力跟你拼。你看。”

    宁宥掏出手机递到摄像头前,给简宏成看宁恕写的信,等简宏成看完,她把手机递给田景野。田景野自然是不会忽略这前后次序的微妙意义。

    宁宥道:“我已经正式拒绝给宁恕请律师。”

    田景野一愣,脱口而出,“这人情不小。”

    宁宥辩解,“这决定与人情无关,完全是我被这条短信刺激得彻底放弃宁恕。他是成年人,让他自生自灭。”

    但田景野与简宏成自然很清楚,要宁宥这半个妈放弃宁恕有多难。当然是巨大的人情。

    简宏成不禁站了起来,大声道:“夜长梦多!田景野你立刻弄辆车送他们过来。既然不用投鼠忌器,田景野,你跟陈家接触的时候也可以大刀阔斧了。不,还接触什么,我等下电话通知他们一声,我抢走小地瓜了,与你们无关。”

    田景野却指着屏幕里的简宏成,对宁宥道:“你瞧那土豪,再大的人情他都敢面不改色地收着。”

    宁宥不语。

    简宏成瞧着有异,“怎么回事?”

    宁宥岔开话题,道:“未来,田景野得面对陈昕儿因为失去儿子,病情加重,那么陈伯母必然闹上田景野。她只能就近捉得到田景野。别小看她的火力和护犊心切,宁恕曾经因为电话里骂了陈昕儿几句,就被陈伯母找上医院ICU,砸了一包臭鸡蛋。小地瓜毕竟是从田景野手里抱走,田景野以后日子不好过。”

    田景野道:“有什么不好过的,我带着宝宝每天换宾馆住,我开车,陈伯母又雇不起车子追我,她哪找得到我。闹上几天她就累了。唯一的,就是宁宥说的恃强凌弱良心不安。但孩子是大原则,我为宝宝恃强凌弱时心安理得,为小地瓜再恃强凌弱,我早有理论基础了。行了,废话少说,我安排去上海的车子,宁宥索性连宝宝一起带上。简宏成你赶紧下线去雇保姆,你帮我带宝宝几天。我天天给宝宝称重,养你那儿,痩一两也不行。”

    简宏成误解了,道:“确实,宝宝是软肋,得害你们父子分别一阵子。你们俩的人情太大了,不过我还是面不改色地收着。”

    宁宥与田景野都没纠错。

    简宏成操作下线,忽然想起,大叫一声:“慢着。宁宥,宁恕会不会疯?”

    宁宥摇头,“随他去。”

    简宏成迟疑了一下,才收线。

    这边,田景野与宁宥一起出门,打开门,却见宝宝的身影一闪而过,楼梯口传来嗒嗒嗒的脚步声。田景野看着笑,“顽皮透顶了。”

    “活脱脱小田景野。陈昕儿知道你住这儿吗?”

    “不知道。”

    “那你别吃饭了,赶紧一边找朋友借三排座的车子,一边去超市买儿童安全座椅。小地瓜和宝宝都要用。我这边收拾宝宝的行李,顺便打发三个小的吃饭。反正最快时间内上路。省得陈伯母报警,总是一番阻拦。”

    “可以。”田景野犹豫了一下,道:“要是你工作应付得过去,宝宝……你接他晚上住你那儿行吗?我实在不放心简宏成那大爷。他大学开学三个月都懒得取出被子套上被套,宁可和衣而睡。”

    宁宥笑了,点头答应。两人下去,田景野俯身到小地瓜面前,道:“小地瓜,我们这就去爸爸家,很快就能见到爸爸了。”

    一直耷拉着头的小地瓜闻言立刻支愣起了脖子,眼睛闪闪发亮。令两个大人都觉得即使墨黑的良心被狗啃得血淋淋也是值得——

    宁恕一直急切地等待着宁宥的回复。他肚子早饿了,他觉得该是时候结束问东问西的,两位检察员该给他答案了。果然,其中一个检察员掏出了手机看了一眼,对宁恕道:“你听着,你姐姐这么回复:请转告宁恕,我答应过他,我会收留他。”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