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落花时节第50章

时间:2021-06-12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阿耐 点击:
 落花时节(全文在线阅读)>    落花时节 第 50 章

    简宏成果然很快电话打到田景野手机上。田景野一看号码,接通就道:“宁宥还是撑不住找你了?”

    “小地瓜哭得撕心裂肺的。你帮我跟陈昕儿妈谈判,她找你其实已经有暗示,你帮我顺杆子找她谈。小地瓜跟我过,等陈昕儿恢复就还她。期间让她向陈昕儿保密,不得说出小地瓜的下落。你让她别坚持,我们这么做都是为孩子好。”

    可是,田景野悠悠地道:“陈昕儿在里面缝针,她爸妈陪着她。缝完我还得背她去打破伤风针。完了就送他们回家。你的事,我不谈。要谈你明天自己来谈。我不认为陈伯母找我帮忙是暗示让你介入。而且我不认同你再走老路。有些事你只能认命,不该是你的,你别管。所以你别勉强我去谈。”——

    而宁宥在吵吵闹闹的车厢里接到一个电话。她才刚腾出一只手掏出手机,小地瓜就眼泪汪汪地又抽泣起来,“不要,不要。”宁宥只好将手机递给儿子,“灰灰,你帮我接一下。”

    郝聿怀便正襟危坐地接起电话:“您好,我是宁工的儿子,我妈妈在旁边没法拿手机,请您尽管说话。”

    免提里传来洪律师的声音,“你好,小宁工。请转告你妈妈,我调查到宁恕在案发当天早上出门前,分别与楼上楼下邻居吵了一架。邻居都用疯狗来形容他当时的状态。起因仅仅是楼下吊扇老化,转动时发出的声音吵到了宁恕。最不可思议的是,楼下邻居还是荏弱的八十岁老年夫妻,据说被气得差点出大事。”

    宁宥都想不出这种事怎么能吵起来。可她不由得想到爸爸出事那天早上,以及此前爸爸身体不舒服的许多日子,爸爸的情绪也是疯狗一样,逮谁咬谁。她不由自主地道:“该不会是真疯了吧?”

    郝聿怀将话传达给洪律师。洪律师一本正经说他会继续收集类似有力证据。可是宁宥的心不禁刺痛起来,跟邻里能因为一些些小事就变得疯狗一样的宁恕?她亲手带大的弟弟宁恕疯狗一样与老年邻居吵架?这还是不是人?真的是疯了?

    宁恕几乎是激烈地冲他对面的检察员道:“我要见律师!我要出席明天对简敏敏的庭审!我是受害人,我有法律赋予的权利。”

    检察员依然不温不火地道:“鉴于你起先声明亲属死光,狡辩无效之后才不情不愿吐露你有亲属,导致你姐姐紧赶慢赶才赶在下班前过来取了通知。你总需要给她时间寻找适合的律师。你看到没有,不如实交代,耽误的正是你自身的权利。”

    宁恕给噎得脸色更加青白,“我要明天出庭!我是受害人!”

    检察员收拾东西起身,“早不说。大家都下班了,你让我上哪儿找人要批示去。等明天你律师过来——有可能过来——替你走程序吧。还是你想好怎么如实交代了?”

    宁恕激烈而尖锐地道:“你要挟我做你所谓的如实交代?我明白了,你们根本就是串通姓简的一家来诬陷我,我无罪,听见没有?我无罪,我要见律师。”

    检察员不理他,起身走了。

    宁恕更是气得浑身发抖,连声大叫:“你们是一丘之貉,你们陷害无辜,你们都让姓简的收买了……”

    田景野与陈母一起努力把陈昕儿塞进车后座,就将陈母拉到一边,关上车门,道:“陈伯母,我有几个小问题与你讨论。不知道可以不可以移步说几句。”

    陈母立刻吩咐老头子进车子里守住女儿,对田景野道:“行。”

    田景野领陈母走开几步,隔了两辆车,估计车子里听不见了,才道:“陈伯母恕罪啊,容我斗胆多嘴。陈昕儿的表现,我估计不止抑郁症。你有没有考虑带她去专门医院看看?”

    陈母的脸更沉了,但客气地道:“我打算先治好抑郁症。饭要一口一口地吃。”

    田景野没追问下去,换了第二个话题,“治疗是个持久战,看样子陈昕儿近期参加工作获取职工医保的可能性不大,陈伯母有必要给陈昕儿办个城镇居民基本医疗保险。”

    陈母抬脸看了田景野一会儿,凄惨地道:“昕儿不配去上班了?啊,是啊,是啊,她这样子还怎么上班呢。可她户口是上海的,没法办这边的城镇居民医疗保险啊。唉,今晚这么一下子就快五百块钱了呢。”

    田景野明白了,不是饭要一口一口地吃,而是只能一口一口地吃。“这样吧,我替你找个专门做奢侈品二手货的小姑娘,你委托并监督她把陈昕儿那些名牌包名牌鞋子衣服卖掉换钱……”

    “那才多少钱?”陈母摇头,“还没到典当衣服的地步。我和她爸总有点积蓄,原本是存着准备以后老了走不动请保姆的,现在提前支取吧。”

    田景野谨慎地道:“我只是提个建议。据我观察,陈昕儿有几只包是保值的,即使已经不是全新,卖出去还值小几万呢。”

    陈母大惊,眼珠子瞪得核桃似的看着田景野,“你……该不会是你和小简借口补贴我们家?”

    田景野忙道:“真不是,陈伯母把我们想得太崇高了。简宏成以前待陈昕儿母子不薄,每月给的钱够陈昕儿买那些奢侈品。但那些奢侈品暂时不如治病要紧,伯母可以挖掘一下。我还是多嘴直说,今天我幸亏在,万一我出差呢,你们手头有钱叫个120就不会太担心花费了。”

    陈母瞠目结舌,良久才道:“小田你是实心实意对我们好,才肯对我说这些实话。可我是今天才知道小简对昕儿也是仁至义尽。我们……小田,你找人把昕儿那些东西卖了吧,我别什么监督的,我插手只会累赘。拿来的一半钱请你还给小简,一半钱我厚着脸皮还是要了,我得赶紧给昕儿治病。我知道小简不差那几个钱,可你得让我们意思意思还点钱,让我心安”

    田景野听了很是惊讶陈母的态度,他想了想道:“陈伯母,你太讲道理了。不如那另一半钱我替简宏成做主,你也拿着,专款用到小地瓜头上。小地瓜是简宏成心里最大牵挂,但无论从何种角度讲,简宏成收养小地瓜都是名不正言不顺……”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