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铁梨花(第07章)

时间:2021-06-09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严歌苓 点击:
铁梨花(全文在线阅读)  >       第07章

农闲把村里不少好男儿也引到“杜康仙酒家”来了。酒家的店堂当然还是破烂潦倒,红火的景象都在天井下的地窑里。老一辈的人都叹气说:这个董家镇是块恶疮,把坏风气散发得到处都是,过去哪有那么多好赌的小伙子呢?恶疮就是恶气候滋养出来的,打了近八年的仗,恶疮这下可出脓了。

董村和董家镇以及附近几个村的年轻人聚在地窑的赌场里,抽烟抽得两尺外都看不清人的眉眼。一张张牌桌之间,几个跑堂的挤来挤去,端茶送酒。

人们见那个姓铁的小伙子豪赌豪饮,渐渐围聚到他的桌子周围。姓铁的小伙子小名儿叫牛旦,和他一块儿长大的后生们小时都欺过他,管他叫“牛蛋儿牛蛋儿牛鸡巴蛋儿”。这时看他一输一赢都是上百大洋,眼都羡慕绿了。牛旦隔几天就来赌窑里丢一两百块钱。赌场东家有时为了能拴住这个冤大头,也让他一把,让他赢个一两百块,还让他白白喝酒,白白吃夜宵,还白白派出保镖,送他回家。

这天夜里牛旦来了手气,连赢几把,注都下得很大。全场都为他喝彩打唿哨。

几个坐在边上的婊子也给惊动了,想着这晚上要是能把这个牛旦拐带走,等于带走一个钱柜子。她们中一个二十好几的女子站起来,挤开围观的男人们,走到牛旦面前。她脸上扑着日本粉,描着柳叶眉,一张日本美女的红艳小嘴。牛旦很有兴趣地使劲看她一眼,似乎想在这一张美女面孔上找出她的真模样来。她穿着一件黑绸子旗袍,肩上披一件银狐披肩。识货的人一眼看出那都是日本的假绸缎假皮草。洛阳城日本货大倾销,人们说那假绸锻除了穿着不舒服,啥都好。

人们见这个一身“俏孝”的女人把牛旦扶起来,唿哨打得更响了。牛旦在账房兌了钱,就让佳人架走了。

“咱去哪儿?”牛旦在赌场门口问。

“去我那儿歇歇,我给你熬醒酒的酸辣汤。”

“我可好喝酸辣汤。”牛旦好脾气地对她说道,样子好乖、好认真。

在人缝中看见自己的儿子如此的乖觉憨厚,铁梨花眼睛都潮了。她是在牛旦开始赢钱的时候进来的。她来赌窑是想当场抓住儿子嗜赌成癖,省得他事后抵赖。

牛旦跟着一身“俏孝”的佳人出了赌场,往一条巷子里走。

“牛旦儿。”铁梨花叫道。

牛旦停住脚,回过头。巷口有一家浴堂,门口挂两个灯笼。梨花看见牛旦在两个灯笼之间,懵懂得竟有些孩子气。

“妈,我赢钱了!”他像孩子报喜那样高兴。

铁梨花不动,也不吭气。

“咱走不走?”俏佳人说。她还学着日本婊子的样儿,两手捂在膝头上,给铁梨花低低地鞠了一躬,表示她和她儿子有正事,不得已告辞了。

牛旦把佳人挽在他胳膊上的两只手甩开,朝铁梨花走来,迈着乐颠颠的醉汉步子。

“妈,看看——”他从袖口里摸出一张银票。“妈,这是给你的。”

铁梨花没接那银票。她知道那是三百八十块钱。差不多就是顶壮丁的价。三儿没回来。从枪子下逃生不会老走运。

她只是转身独自走去。而牛旦却巴结地跟上来。讨好卖乖让他的醉态弄得带几分丑角的滑稽。她一见到儿子如此憨态就十分没出息,像所有偏袒护短缺见识的女人一样,啥都不想再和他较真。

那个俏婊子又跟了几步,知道她的戏完了,眼巴巴地看着原本能让她搬回家的钱柜子走远了,上了他母亲的骡车。

骡子从瞌睡中醒来,牢骚颇大地打两个响鼻,使着小性子上了路。铁梨花随它慢慢颠,鞭子也不真去抽它。

“妈,今晚一上手,我就知道有个贵人暗中帮我了……”牛旦打了个气味辛辣的酒嗝。

“你答应妈不沾那东西的。”

牛旦哈哈大笑。梨花从来没听他这样笑过。就是那种财大气粗、天下事都不在话下的大笑——赵元庚的大笑。

“妈你可真傻!天下哪儿有不糊弄他娘的儿子?我还答应您不沾洛阳铲呢!”

梨花似乎被他的笑感染,也顺着他的好心情拍了他一巴掌。这就是年轻母亲和成熟儿子之间特有的亲昵嗔怒。

“坏东西!”

“妈,您还有不知道的呢!”

“不知道啥?”

“您儿子的‘坏’呀。”

“把谁家抢了?”

“抢钱还不如赢钱痛快。我还逛过窑子呢!”

“逛过几回?”

“就三回。”

“刚才那个漂亮闺女你逛过?”

“谁要她呀?一堆抹了粉的狗屎。等我再赢几把,弄个千儿八百,去洛阳置块地,盖一院三进的大瓦房,接您享福去!……”

梨花知道他在说醉话。她说:“赌钱这东西,你赢一百块钱,一千块早输进去了。”

“那是那些倒霉蛋儿!我命里有赌运。听人说我爸就赌命亨通……”

“你爸?……你爸是谁?”梨花和儿子的亲昵顿时没了。

“我知道我爸是谁。妈,你瞒我也没用……”他撒娇放赖地朝梨花这边靠过来,梨花一抽身,他往后倒去。“您为啥不叫我知道我爸是赵元庚?”他索性半躺着,脸向黑夜问道。

“谁告诉你的?!”

“您说他是不是?”

“不是。你是你妈跟人私奔生的私娃子。你妈年轻时可风流。不过叫谁逛也不叫姓赵的逛。”

牛旦不做声了,过一会儿又自个儿和自个儿笑起来。那意思是:妈您糊弄鬼去吧。

到家时牛旦睡着了。铁梨花把他搀扶到车下,他满口是醉汉的旦旦信誓:只要他有足够的钱盖一院三进的大瓦房,娶上一个像母亲这样聪明的绝代美人,他再不去沾洛阳铲,再不去赌钱。

梨花也像敷衍醉汉那样,满口领情。

“妈,您知道不,我做啥都想让您高兴!我小时候不吃咸鸡蛋,您吵我,我怕您不高兴,就忍着恶心吃了……您高兴,我心里高兴得跟啥似的!”母亲知道这是他的真心话,只不过醉酒给了他口才。

铁梨花替儿子脱下鞋、袜,又脱掉他的衣裤。他穿着短裤短衫,等着母亲拉开棉被给他裹上。母亲从他一尺三寸长就给他裹被子。现在母亲看着七尺的儿子躺在厚实的棉被里,还是个躺在巨大襁褓里的娃子。母亲心想,他能永远被她的襁褓束缚多好。

可是儿子早就挣脱了她的襁褓。她的襁褓是疼爱、偏袒,也是保护、制约。第二天,当她看着他一身腱子肉,一身牛劲,坐在早晨的太阳里修理农具时,她暗自惊惧,这么个健壮年轻汉子,这么个什么都干得出来的男人,她昨晚竟想把他还搁回自己的襁褓去!她还巴望自己的襁褓对他有着最后的法力?……

梨花坐在院子里,边纺花边想心事。太阳晒得她软绵绵的,要没有满心狂乱的心事,她倒想靠着墙打个懒猫瞌睡。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