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两心

时间:2021-06-04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流潋紫 点击:
如懿传(第三册) >   第五章 两心

晞月自回咸福宫,病势便越发沉重。原先不过是鬼神乱心,此时又多添了许多人事的惊惧,一来二去,便认真成了大症候。而皇帝,虽然屡屡派人慰问,太医也照旧看着,却再未去看过她一次。情疏迹远,便是如此。
皇后去看过两次后亦喟然叹息:“既然病成这样,万一病中再说出什么胡话来可怎么好?看着也怪可怜见儿的,若不是满口胡话,本宫倒也肯怜惜她。”
素心笑道:“皇后娘娘就是宅心仁厚。如今皇上都不肯去看她,只是顾着外头的面子,宫里更无人探视,也唯有皇后娘娘肯垂怜。”
皇后叹道:“她追随本宫多年,也不算不尽心。许多事本宫未曾想到的,她先赶着做了。虽然做得不够圆满,但心思总还不错。”
素心思忖着道:“那奴婢会请齐太医好生看着贵妃,给她用些精神气短的药。人病着,就该不必说话,安静养神。另外,奴婢嘱咐彩珠,好好提点她的主子,不要胡言乱语。”她想一想,又禀道,“高夫人一直说想进来看望贵妃娘娘,还有高大人说要送些补品进来问候。”
皇后拨着手上的素银护甲,沉吟道:“即便是本宫病了,也没有母家常来探望的事。对外便说皇上对慧贵妃很好,让他们放心,探望就不必了。至于补品,他们送进来了,你就让送到贵妃床跟前儿,也好提醒着贵妃,她家里是还有人在的。”
素心答应了一声,便道:“皇后娘娘,蜀中新贡了一批颜色锦缎,花样儿可新奇呢,说是比前明的灯笼锦还稀罕!内务府总管已经来回禀过,让咱们长春宫先去选一批最好的用。”
皇后微微低首,看着身上一色半新不旧的双色弹花湖蓝缎袍,正色道:“蜀锦价贵难得,更何况是胜过灯笼锦的。本宫一向不喜欢这些奢靡东西,嘉嫔素爱这些,你悄悄送去启祥宫一些便罢。”她见素心低着头,又道,“你既要去内务府,便告诉他们,快入春了,长春宫该领春日的衣裳了。”
素心忙道:“按着规矩,娘娘的贴身宫人是八身衣裳,余者是四身,奴婢会一应吩咐到的。”
皇后扶了扶鬓边摇摇欲坠的绢质宫花,凝神片刻,道:“做这么些衣裳,谁又穿得了这么多,都是靡费了。告诉内务府,别的宫里也罢了,长春宫宫人的衣裳,一应减半便是。”
素心呆了一呆,很快笑道:“娘娘克己节俭,奴婢不是不知。只是旁的小主好歹有珠花簪钗,娘娘是六宫之主,一应只多用这些通草绢花,实在也是太自苦了些。”
皇后轻叹一声,含了几许郁郁之情:“嫔妃们爱娇俏奢华,本宫有心压制却也不能太过。只能以身作则,才能显出皇后的身份。也好教皇上知道,本宫与那些争奇斗艳之人是不一样的。”
素心勉力抬起下垂的唇角,绷出毫无破绽的笑容:“娘娘用心良苦,已经够为难自己的了。且不说别的,长春宫上下从娘娘开始,到底下的宫人,素来连月例都是减半的。娘娘也别太苦着自己了。”
皇后也不放在心上,只道:“你们都在宫里,没个花钱的去处,月例少些也不妨。且不说别的,外头的名声,可是使银子也不能得的。”
素心诺诺应承了,一脸恭顺地道:“娘娘的嘱咐,奴婢即刻去内务府知会一声。”
皇后看一眼窗台上新供着的迎春花,笑意盈然:“春来花多发,你出去时告诉赵一泰,明日本宫想去坤宁宫好好祭神参拜,也好祈求后宫安宁,贵妃早日康复吧。”
素心出了长春宫,才慢慢沉下脸来,闷闷不乐地沿着长街要拐到内务府去,却见玉妍带着侍婢贞淑,抱了永珹正往长春宫方向来。素心见了玉妍,亲亲热热行了一礼:“嘉嫔小主万安。四阿哥万安。”
玉妍扬一扬绢子,见并无外人,忙亲手扶住了素心:“没外人在,快别闹这些虚文了。”她细细打量着素心神色,“怎么方才瞧你过来像是受了委屈,可是皇后娘娘又要一味节俭拿你们作筏子了?”她放柔了声音,“真是怪可怜的,你额娘的痨病少不得用钱吧。若是还要用山参吊着,你尽管来告诉本宫。”
素心眼圈一红,转过头低叹一声道:“都是奴婢命苦罢了,额娘得了这么个富贵病,光凭奴婢的月例银子,够买几支参请几次大夫的?还好额娘身边有妹妹照顾着,只不过都望着奴婢的月例罢了。本来月例都减半了,如今连季节衣裳都要减半。皇后娘娘是一味慈心得了贤良名声,可苦了咱们底下的人,说是伺候中宫的,穿的戴的竟比那些伺候贵人小主的都不如。若要向娘娘求恳恩典,一回两回也罢了,若是多了,皇后娘娘还当咱们是变着花样儿使钱呢,奴婢更不敢说了。”
玉妍听得连连叹息:“好丫头,难为你一片孝心。”
素心忙按下悲戚之色,强笑道:“都是奴婢不是,又对着小主诉苦。自从奴婢的额娘六年前得了这个病,都不知道用了小主多少山参和银子了,怕奴婢几辈子都还不清。”
玉妍忙牵住素心的手,推心置腹道:“旁人不晓得,你还不清楚本宫的脾气。本宫素来是个眼里容不得沙子的,凡事只讲缘法二字。若是不投本宫的缘法,便是什么宠妃小主,本宫都不理。可你不一样,打从本宫进潜邸,咱们俩便投缘。本宫的母家没什么别的,就是山参多些。至于银子,只要本宫喜欢,用在谁身上不是一样!”
素心见玉妍雪肤花颜,对着自己又这般体谅,心中越发感激,恨不得立时跪下磕头:“奴婢一直伺候着皇后娘娘,可心里也当小主是自己的主子,若能为小主尽心一日,也不枉小主这么厚待奴婢了。”
玉妍忙拉住了她,牵动绿云鬟上的金粟宝钿红纹钗颤起细细的翠玉叶滴珠,沥沥有声。她娇声道:“快别这么着。这些年你对皇后尽忠,也为本宫做了不少。玫嫔与怡嫔的孩子死于非命,若没有你得力查出是娴妃所害让她进了冷宫,皇后娘娘也不能高枕无忧啊!”
素心忙道:“奴婢能知道什么,要不是阿箬来投诚时小主暗中提点要从玫嫔和怡嫔的日常饮食所用上着手去留心,奴婢根本查不出来。只是这样天大的功劳,小主却一直隐瞒不说,也不许奴婢提起,只教皇上以为这些都是皇后娘娘和慧贵妃的功劳,真是委屈小主了。”她顿一顿,颇为埋怨,“前些日子皇后娘娘去看慧贵妃,贵妃还这般胡言乱语,要不是小主一个耳光下去,谁知道她又要胡说些什么呢。说来皇后娘娘也是,许多事都是小主和奴婢办下了,皇后多不知道,希望她日后能理解奴婢的忠心、小主的苦心便好。”
玉妍眼神一跳,摇曳如火焰,很快笑道:“本宫是李朝来的,能在宫中得些福泽,都是因为皇后娘娘的照拂,怎能不为皇后娘娘尽心。只有皇后娘娘稳居中宫,咱们才能安稳啊。切记切记,咱们做奴才嬖妾的,只须悄悄为娘娘打点,切不可露了聪明自招祸患。”玉妍说罢,伸手取下髻后一枚双鹊戏红莲金梳背,上头满满填着玫瑰金宝粟,红莲以红玛瑙琢成,缀以绿松为田田莲叶,青金宝石为波縠,镂金丝双鹊交颈仰首,一看便是名贵之物。她递到素心手中,拿衣袖一掩,笑道:“你的心本宫都知道,宫里人多眼杂,快别这么着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