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私情(上)

时间:2021-08-02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流潋紫 点击:
如懿传(第三册) >   第二十九章 私情(上)

阁中大约是贡着数瓮新起出来的冰雕,将暑意都隔在了外头,只余下一个清凉自在天地来。
云彻见四下无人,心下不安,只得拱手道:“或许令嫔娘娘一时远离,微臣不便久留,先行告退。”
他正要转身离开,只觉得肩上微微一重,似有翩翩的蝶停驻在了肩头。他侧过脸,之间绡纱之后,伸出一只皓白的柔荑来,虽然上方掩盖着明紫绡纱方绢,亦可看清那柔软无骨宛若削葱的纤细手指。隔着一挂水晶珠帘,有透彻如水的女子声音传来,仿佛也沾染了水晶的清透:“云彻哥哥,你便等不得我一等了么?”
云彻脑中一蒙,只得镇声道:“微臣凌云彻,拜见令嫔娘娘。”
嬿婉的笑声轻柔得如攀上枝头的紫藤软蔓:“云彻哥哥,你也太不诚心了。连头也不转过来,怎么拜见呢?”她手指微微一动,像水蛇般绕上了他裸露在外的脖子。云彻不自觉地打了一个激灵,只觉得攀附上自己的那双手指尖冷若寒冰,却柔软如绵,所经之处,便似点燃了小小的火苗,一点一点舔着他的皮肤,让他无端地生出一种原始的渴望来。
嬿婉的气息温柔地拂在他的耳边,轻轻道:“云彻哥哥,你怎么不回头看看我?”那样蛊惑的声音,让他渴望又心生畏惧。记忆中的嬿婉并没有这样柔媚至死的声音,他真的很怕一回头,见到的不是嬿婉,而是一张传说中的诡魅的狐狸面孔。可他不能不转过头去,嬿婉的手已经抚摸到了他的嘴唇,温柔的逡巡着。他不由自主的转过身体,唤道:“令嫔娘娘……”
他的目光在一瞬间看到了嬿婉洁白而裸露的肩头和手臂,像是新剥出的荔枝肉,微微透明,白而冻,却散发着温暖的热气。她身体的其他部分都被一块薄得近乎透明的红绡紧紧围住,勾勒出美好而诱人的曲线。可她的身体,怎美得过她刺客微漾的星眸、丰润的红唇和那欲嗔未嗔的笑容。
他,没有见过这样的嬿婉。从来没有。
一定,是哪里除了错。他狠狠咬了下自己的舌尖。痛,咬得用力,连血液都沁了出来。嬿婉只是一笑,手臂蜿蜒上他的脖子,欲去吻他唇边新沁出的鲜红的血。
疼痛在一瞬间清醒了他的头脑。一定是哪里不对!一定是!
他趁着那一分清醒霍然推开她,挣扎着道:“令嫔娘娘请自重。”
“令嫔娘娘?”嬿婉轻嗤,在他耳边吐气如兰,“哪个娘娘会这样来见你。”她伸出染成粉红色的指尖在云彻掌心悄然回旋,有意无意的挠着,所到之处,便引起肌肤的一阵麻栗,她的身体越发靠近他,“我是你的嬿婉妹妹。”
“嬿婉?”他艰难地抗拒,“嬿婉不会如此。”
她的手指在他的胸口画着圈,透着薄薄的衣衫,那种酥痒是会蔓延的。嬿婉显然是新沐浴过,梨花淡妆,兰麝逸香,浑身都散发着新浴后温热的气息,在这清凉的小世界里格外酥软而蓬勃。嬿婉的身体贴上了他的身体,哪怕隔着衣衫,他也能感受到那玲珑有致的身段,是如何成了一团野火,让他无法克制从喉间浸逸而出一缕近乎渴望的呻吟。嬿婉轻声道:“我如果嫁给你,我们夜夜都会如此。”她轻吻他的耳垂,“云彻哥哥,我是这样思念你,你感受到了么?”
云彻挣扎着挪动身体,他的挪动显然无力而迟缓,弥漫的想起成了一张无形的网,将他控得无处可逃。他的脑海里如同浮絮般轻绵而无处着力,声音亦如此微弱:“不,不……”
“为何要说不?”嬿婉俯身在他之上,几欲吻住他的唇,“难道除我之外,你心里喜欢上了别人?”
嬿婉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是如此笃定而漫不经心,她认定了的,他心里只有她,再无旁人。可于云彻,却恍然有惊雷贯顶,他没有答案,可那一瞬间,是有一张颇为肖似却神情迥异的面孔出现在了眼前。
是如懿!
居然是如懿!
大约是殿阁中太清凉,大约是气氛太暧昧,大约是他昏了头脑,在这一刻,他想到的居然是如懿。
仿佛有冰水湃入了头脑的缝隙,彻骨寒凉。他霍然站起身来,推开柔情似水的嬿婉:“你对我做了什么?”
嬿婉微微诧异,面颊酲红,唇若施朱,呼吸犹含浅浅柔香:“我能对你做什么?云彻哥哥,这不是你一直以来所想的么,我只如你所愿罢了。”
“不!那是你的意愿,不是我的。”他盯着嬿婉,目光清冽如数九寒冰,“为什么这样?”
“为什么?”嬿婉苦笑,“若不是因为没有孩子,我怎么会落到如此田地?云彻哥哥,我过得并不好。我只是不想再受人欺凌,为什么这样难?”有清泪从她长而密的睫毛间滑落,“我只想要一个孩子,让我后半生有个依靠而已。云彻哥哥,我只希望那个孩子的父亲是你。”
“是我?”云彻愕然而恼怒,“你用这样的方式选择是我?”他别过头,见案几上有一壶茶水,立刻举起倒入口干舌燥的喉舌,以此唤来更多的理智和清明,“你选择的是皇上,不是我!”
“那有什么要紧?”嬿婉红了双眼,“只要你是我孩子的父亲。”
是恼怒还是羞辱,她用这种方式来贬低自己,贬低她。他终于道:“你有皇上!”
嬿婉有些急切:“皇上与我,或许没有子嗣的缘分!而且皇上老了,并不能让我顺利有孕。我已经喝了那么多坐胎药,我……我只想要个孩子!你比皇上年轻,强壮,你……”
云彻摇头:“不!如果你有了孩子,会怎么对我?借种生子之后,我便会被你杀人灭口,不留任何痕迹。你要除去我,太简单了。”
嬿婉惊诧地看着他,柔弱而无助:“云彻哥哥,我们多年的情分,你居然这样想我?”
“断得一干二净,不留任何余地,是你一贯的处世之道。”云彻的眼里有一点因愤恨和失望而生的泪光,转瞬干涸,“你找我,不过是我有可利用的地方而已。”他奋力支撑起身体,“令嫔娘娘,但愿你能留住一点我对您最后的善意想象。”他起身,跌跌撞撞离去。
嬿婉望着他离去的背影,颓然坐倒在榻上,眼角的泪光渐渐锋利,成了割人心脉的利刃。春蝉惊惶地闯入:“小主,凌大人怎么走了?他会不会说出去?”
嬿婉疲惫地摇头:“本宫不知!”
春蝉慌不择言:“可借种的事……按着咱们原定的想法,只要日后成功,一定得出去凌大人灭口。可现在……”
嬿婉的面色苍白似初春的雪,是冰冷僵死般的残喘,在松弛的尽头散发着无力的七夕:“他走了也好,至少以后不必本宫来杀他了。”
春蝉的手按在了嬿婉的肩头,像是扶持,亦是强逼自己的安慰。可她还是害怕,从骨子里冒出的寒气让她手指发颤。她自言自语道:“他不会,也不敢。对不对?小主。奴婢看得出来,他是在乎您的,他对您有情有义。其实他是个挺好的人,真的!”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