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偏安犹作和戎策 报国谁知犯佞臣(5)

时间:2021-05-31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梁羽生 点击:


    蓬莱魔女心头大震,只一个“阿霞”,还未令她吃惊,那男的更出她意料之外,这时瞧清楚了,不是别人,正是她的师兄公孙奇。

    那个名叫“阿霞”的女子,用月牙弯刀劈斫夹着刺穴,招数十分精奇,但却仍然不是公孙奇的对手,只见公孙奇的剑光已把她裹住,那女子只有招架之功,而无还刀之力。这时,那金国汉子,已到了谷底,拔出佩刀,便友助战。公孙奇哈哈笑道,“清霞,我是你的姐夫,对你实是一番好意,你怎么不肯听我的话?”

    蓬莱魔女听得那女子的名字叫做“清霞”,心里想道:“果然是玉面妖狐连清波的妹妹。我师兄自称是她的姐夫,敢情是他谋害了妻子之后,已与那妖狐苟合了?”

    连清霞气得大骂道:“下流贼子,无耻奸徒,我不杀你,难泄心头之气!”公孙奇哈哈笑道:“我倒是无意伤害你,你怎的发这么大的脾气,反而要杀起我来了,我配不起你的姐姐么?哈哈,小姨子,你还是对我好一点吧,你怎么能杀得了我呢广连清霞给他气得七窍生烟,刀法急乱,公孙奇看出了破绽,一抓向她抓下。

    那汉子正巧赶到,人怒喝道:“闭上你的嘴,看刀!”一刀斩下,公孙奇猛地缩手,们目斜睨,嘻嘻笑道:“你敢情是我霞妹的夫婿了?你我份同连襟,怎的你一见面便是这么不客气?”

    连清霞与那汉子都是满面通红,双刀飞舞,联手而攻,着着都是进攻的招数,恨不得把公孙奇宰了。

    公孙奇笑道:“霞妹,我看在你姐姐的份上,不想伤你。这人虽是你的夫婿,究竟隔了一层,对不住,我可要拿他试一试我新练的功夫了!”话犹未了,倏地一掌拍出,那汉于的腰刀给公孙奇的软剑裹住,急切之间,抽不出来,“蓬”的一声,两人对了一掌,那汉子晃了一晃,连退三步,急汗如雨,面色都已变了。连清霞大惊道,“宜哥,怎么了?”那汉子道:“没什么!”

    咬着牙根,浑刀再上。公孙奇笑道:“没什么?你这条小命保不住啦!霞妹,你另外找个男人吧。这人是个蠢材,配不上你,比他强过十倍百倍的人多着呢,我可以帮你挑选。”

    连清霞又惊又怒,运刀如风,豁出了性命向公孙奇猛攻,公孙奇使出一路防身剑法,轻描淡写地将她的招数一一化开,另一只手在刀光剑影之中忽伸忽缩,仍在寻暇抵隙,意欲向那汉子再击一掌。

    正在这紧张的关头,蓬莱魔女已在山卜疾驰而下,赶了到来。公孙奇认出了是她师妹,大吃一惊,连忙叫道:“师妹,你来得好!这人是金国的将军,你把他拿来吧。”

    公孙奇固然吃惊,连清霞与那汉子吃惊更甚,心中想道:“糟糕,这恶贼一人已难应付,又来了他的师妹,这可如何是好?”

    公孙奇知他师妹痛恨金人,想激起她的同仇敌忾,哪知蓬莱魔女已是深知他的为人,怎还肯上他的当?话犹来了,蓬莱魔女已自马上跃下,身形如箭扑来,冷笑说道:“谁是你的师妹,你花言巧语,还想骗我吗?不错,我是要拿人,我是要把你拿下!”

    蓬莱魔女尘剑兼施,左手是天罡尘式,右手是柔云剑法,拂尘笼罩,封闭了公孙奇的退路,青钢剑一招“星海浮搓”,抖起了三朵剑花,瞬息之间,连点公孙奇胸前的“璇玑穴”,胁下的“愈气穴”,膝盖的“环跳穴”。这三处方位联成一条斜线,蓬莱魔女一招连攻三处,剑如飞凤,斜掠而下,当真是奇妙无比。蓬莱魔女曾和师兄两度交手,对他的本领深浅己是了然于胸,他武功虽高,却还比不上自己,只道这一路剑法使出,至不济也可点中他一处穴道。

    哪知公孙奇的武功也已是今非昔比,就在这危机瞬息之间,只见他也是剑掌兼施,“呼”地一掌拍出,把拂尘荡开,尘尾松散,接着只听得一片断金碎玉之声,公孙奇一招“大漠孤烟”使将出来,剑势斜飞,画了一道弧形,瞬息之间,和蓬莱鹰女的青钢剑接连碰击七下,又把她那招“星海浮檬”解了。

    蓬莱魔女吃了一惊,心道:“相隔不过两月,怎的他的武功已是精进如斯!”公孙奇也是暗暗吃惊,心道:“我练了桑家的大衍八式,又练了两大奇功,看来却还是胜不过师妹。”连清霞又惊又喜,想不到蓬莱魔女竟会帮她,她正要上前助战,忽见她那同伴跄跄踉踉地连退几步,面色灰白,摇摇欲坠。连清霞只好先过去看护他。

    公孙奇对付师妹已讨不了好,更怕连清霞也来夹攻,哪里还敢恋战?叫道:“师妹,你就不念同门之谊了么?”忽地唰唰两剑,猛攻过来,剑光飘飘,似左侧右,剑尖指向了蓬莱魔女的两面心房,这剑势凌厉之极,蓬莱魔女不得不撤回拂尘防守,公孙奇也明知这一招决伤不了蓬莱魔女,正是要迫她防守。蓬莱魔女化解了他这一招,正要还击,公孙奇从她的拂尘笼罩之下脱了出来,已是如飞走了。

    蓬莱魔女忽地心念一动:“我怎么没想起他?”原来公孙奇这路剑法,专刺心房、咽喉,那些官兵就正是如此被人杀死的。

    蓬莱魔女心道:“难道就是他杀尽官兵,他能有什么好心,一定是将耿照劫走,另有图谋了?”要想去追,但又不想抛下连清霞与那汉子,何况她也有紧要的事情要问他们,一时间踌躇未决,公孙奇已走碍远了。

    蓬莱魔女回过头来,只见连清霞正在将那汉子抱住,满面惶急的神情问道:“宜哥,你怎么啦?咦,你的手掌,你的手掌怎的变成这个样子?”惶急之中显出无限情意,蓬莱魔女怔了一怔,恍然大悟:“我只道她是华谷涵的密友,却原来她和这汉子才是一对情人!”正是:如今始是明真相,却悔当初错怪人。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