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偷天换日

时间:2021-05-31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黄易 点击:
寻秦记(全文在线阅读)  >   第四卷 第四章 偷天换日

项少龙回到信陵君府时,耳朵似还听到纪嫣然的呼唤声。
  当每一个往访她的客人都用尽一切方法希望能留下不走时,他却刚好相反,仿佛怕给她缠着般溜之大吉。
  不过此女确是风格独特,初闻她的才艳之名时,还以为她是那种多愁善感的林黛玉型,或拒人于千里之外崖岸自高的绝世美人。见面后才知道她其实充满着对生命的热情,不断在寻求真理,渴望著有识见的人能找出治国的良方,甚或真的还在找寻着心目中完美的夫婿。
  但那却绝不可以是他项少龙。
  现在的他既无时间亦不适合和任何女人发生关系。他要把所有精力去保护拯救雅夫人和赵倩主婢等人,那是他义不容辞的责任。若因别的美女分了心神,铸成恨事,他定会抱憾终身。
  他虽然风流成性,但却有强烈的责任感,何况他深爱着这些娇娆们。
  借着府内透出的灯火,他绕了个大圈,借工具爬上了信陵君府背靠着的险峻后山,然后轻松的潜入府内,迅若□猫地来到一座楼房旁的树顶处。
  这是属于信陵君府内宅的范围,守卫森严,不时可见着恶犬的巡卫,一组一组巡逻着,幸好他身上洒了雅夫人带来的药粉,否则早躲不过这些畜牲灵敏的鼻子了。
  时近亥时之末,即晚上十一时许,小楼仍有灯光透出来,不知是什么人仍未入睡。
  据雅夫人说这应是信陵君家眷居住的地方,假若楼下有人,他便很难不动声息的进入秘道里了。
  满心焦虑地等了大半个小时后,他终于耐不住性子,决定冒险一试,因为临摹需时,没有时间再等下去了。
  他举起手上的宝贝,发动机括,索钩破空飞去,横过三丈的空间,轻巧地落在屋脊处,紧扣在那里。
  接着飞鸟般滑去,悄无声息来到屋檐之上。看准了落脚处,他翻到了屋瓦下二楼被栏干围着的露台上,掩到窗外,往楼内望去。
  那是个陈设华丽的房间,除了帘幔低垂的矮榻外,还有梳□铜镜等女儿家闺房的东西,灯火明亮,床内传来男女欢好的呻吟和喘息的声音。
  项少龙心道:这处既是秘道的进口,住的自是信陵君信任的人,说不定就是他的娇妻爱妾,信陵君若要人侍寝,大可把这里的女人召去,不用“远道“来此,难道是他的妻妾在偷男人吗?
  不过这时无暇多想,待要翻往下层,下方人声传来,一组巡卫来到楼下,竟停了下来,低声说话。
  项少龙心中叫苦,等了一会,下面的人仍未有离去的意思,猛一咬牙,拔出一枝飞针,由窗缝中伸进去,轻轻挑开窗闩,把窗拉开,翻进房内。
  一阵风随着卷入房内。
  项少龙暗叫不妙,尚未关上窗子时,一把男人的声音在帐内道:“枝春你定是没有把窗子关好,看!那窗打了开来哩!“
  声音熟悉,竟然是少原君。
  叫枝春的女子讶道:“没有理由的,让我去把它关了,天气真冷!“
  项少龙大吃一惊,这个房间虽大,却没有藏身之地,那矮榻离地不足一尺,想钻进去也办不到,人急智生下,滚到蜡烛之旁,伸手把烛蕊捏熄。
  那枝春刚坐了起来,“啊!“一声叫道:u吹熄了蜡烛哩!“
  项少龙那敢迟疑,蹑足来到门处,试推一下,应手而开,心中大喜,在枝春移动的声音掩蔽下,闪了出去,顺手掩门。
  外面是个无人的小厅,一道楼梯,通往楼下,另外还有两个房间。
  蓦地身后传来开门的声音,项少龙魂飞魄散,箭步前冲,及时躲到厅内一幅屏风之后。
  这时一位全身赤裸的艳女,由房内走出来,年纪绝不超过二十,长相清秀,肌肤嫩白,胴体丰满,非常迷人,走动时双峰摇颤跌□,生出强烈的诱惑力。
  枝春风情万种地朝屏风走来。
  项少龙吓了一跳,这才发现脚下放着的正是尿盂夜□等方便之物,忙由屏风另一边闪了出去,伏在地上,以免被烛光照出了影子,此时枝春刚步入屏风里,一出一入,刚好看他不着。
  项少龙暗叫好险,匍匐着爬到楼梯处,在屏风内咚咚声响时,往下面走去。
  刚到楼梯转角处,下方人声传来,最少有四个男人的声音。
  项少龙呆在转角处,心中叫苦,假若今晚偷不到《秘录》,那便惨了。
  他转过弯角,由楼梯处探头往下面的大厅望去,只见四名武士围坐席上低声闲聊,自己若走下去,无论如何小心,亦休想瞒过他们,急得他差点要□胸顿足。
  无限焦急中,楼上枝春清脆的声音传下来道:“还有人在吗?“
  有人应了一声,往楼梯走来。
  项少龙暗叫不好,今趟是前后均无去路,给夹在中间,把心一横,拔出一枝飞针,全神贯注着向楼梯走来的武士,同时贴入墙角里,不教对方隔远便看到自己。
  那人边走边应道:“夫人有什么吩咐?“
  项少龙恍然,那枝春是少原君由赵国带来的两名姬妾之一。
  那武士来到楼梯口,猛地和项少龙打了个照面,“啊!“一声叫了起来,竟是与蒲布齐名的另一家将高手刘巢。
  项少龙本要掷出飞针,见到是他,连忙收手。
  枝春的声音传下来道:“刘巢!什么事。“
  刘巢惊魂甫定,和项少龙交换了个眼色,应道:“没什么!刚见到有只耗子走过,吓了一跳。“
  女人最怕是这些小动物,枝春亦不例外,颤声道:“少君肚子饿了,小盈她们又睡了觉,麻烦你们到膳房使人弄些酒菜来。“说完逃命般回房去了。
  刘巢凑了上来,低声道:“我们正在谈起兵卫,兵卫到这里有什么事,我们怎样才可帮上忙。“
  项少龙把心一横,告诉了他盗取《秘录》的事。
  刘巢见项少龙如此信任他,大喜道:“兵卫请稍等一下!“
  回去向其他三人打了个招呼后,才请项少龙出来。
  项少龙先吩咐其中一人往膳房打点酒菜,然后在厅内仔细搜索,最后由厅搜到房内,才在一张榻下找到了地道入口的暗门。
  刘巢道:“兵卫放心下去吧!我们给你把风!“
  项少龙心中一动道:“最好你和我一起下去,必要时可由你把那东西放回原处。“
  刘巢欣然答应,合力抓着铜环,掀起石板,走下了十多级石阶,来到秘道里,只见一方通往信陵君内堂的方向,另一端却通往后山处,显是可安全逃离信陵君府的秘道,因为谁也不会想到那险峻的石山竟有逃路。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