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碎石子与岩石(7)

时间:2021-05-18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森村诚一 点击:


    “你们为什么袭击越智朋子?是像山田道子那样,早就盯上了吗?”

    “不是。那天夜里。我们三个还像往常那样兜风,发现一个挺帅的女人独自在那里走着,就一时心血来潮袭击了她。可是,没想到那个女人拼命抵抗,由于用力过猛竟把她弄死了。不过,我离那地方挺远,知道的不大详细。真的,请相信我,我可不敢杀害女人。”

    事情清楚了,朋子的死与造反大致没有关系。正如推测的那样。大场的儿子就是犯人,说起来也真是该着。

    “现场就是大场、津川和你三个人吗?”

    “就三个人,我在路边放哨来着。”

    “‘狂犬’有三百人呢。为什么就你们三个人去兜风?”

    “全体行动大伙都参加,找女人的时候,一直是我们三个人,这是为了保密。一年前,我们三个偶尔在一起兜风,搞了一个单身走路的女人,从那就得到了甜头。”

    “你放哨得到甜头了吗?”

    “头头给了我钱,是一笔很好的业余收入。”

    “真没出息!你不是有的是钱吗?”

    “我想换一辆功率大的摩托,爸爸不肯给我买五百CC以上的摩托。”

    这位高中生,把帮助别人强xx妇女的报酬拼命攒起来,竟是想买一辆功率更大的摩托车!这是在机械文明高度发展中。精神还停留在幼稚阶段的可怜的年轻人的写照。他也许想跨上高性能的摩托车,来挽救他精神上的落后!

    味泽终于找到了罪犯。虽然弄清了朋子之死并不是出于对造反的报复,但同大场体制正面交锋已成了定局。不管对手是多么强大,为了雪耻朋子遭受的欺辱和被杀的怨恨,这场冲突是不能回避的。

    为了同大场进行决战,味泽认为必须把自己这方面分散的力量集结起来。面对大场的强大体制,即便尽量集结自己的力量,也不过是在巨大的岩石前把沙子变成碎石而已,但至少比沙子要大些,而且,要是用法得当,碎石子也会变成炸毁岩石的炸药。一小把炸药,也会把一堆巨大的岩石炸得粉碎。

    ※※※

    “糟蹋你姐姐的犯人已经知道了。”

    “哦!真的?”

    山田范子瞪大眼睛。在分散得稀稀落落的自己人当中。她是味泽心里暗自依靠的一个人。”

    “是真的。罪犯还不只一个。”

    “到底是谁?

    “是‘狂犬’一伙,主犯是他们的头子大场成明。”

    “大场?”

    “是大场家族里的,大场一成的三儿子。另外两个是他的小喽罗。”

    “原来是大场家族的人啊。”

    可以看出来,范子突然像身上没劲儿了似的,她的表情说明,她心里已经体会到姐姐不肯说出犯人的名字,也不无道理。

    “不要因为是大场家的人就胆怯呀!”

    “不过,要是和大场作对的话……”

    “我知道你爸爸在羽代交通公司工作,可是,奸污你姐姐的罪犯也是杀害我未婚妻的凶手,我们一起控诉,就会非常有力。”

    “有证据吗?”

    “他的一个同伙招供了。”

    “我害怕!”

    “范子,怕是不行的。市民中还有好多咱们的人。拿出勇气来吧!”

    “可是,被奸污的不是我呀。”

    听到大场的名字,范子突然变得胆小怕事了。

    “那些混帐东西说不定还在打你的生意呢。只是还没暴露出来罢了。受害者,除了你姐姐,还有好些人,今后还会出现受害者。现在是让这伙人尝到罪孽报应的大好时机。”

    “您说我谈怎么办?”

    “你要设法说服你姐姐和你父母,请他们去控告大场成明。奸污你姐姐的至少有两个人,这种情况,就是你姐姐本人不去控诉也可以告发。不过,不管怎样说,还是受害者本人的控告有力得多。那个好容易才招供了的小喽罗,不知什么时候就会推翻自己的供词。不!警察一出面,他肯定要翻供。到那时,若是没有本人的控诉就没有力量了。”

    “姐姐不同意呀!”

    “所以我才来求你,此时你要不毅然决然站出来。犯人今后肯定还会缠住你姐姐不放!”

    味泽提高了嗓门。

    “今后还要?”

    范子的神情有些变化。

    “是啊!肯定还会纠缠不放。你姐姐是他们叼在嘴里的一块肥肉,那伙衣冠禽兽决不会把好容易弄到手的猎物轻易放掉。”

    “范子,现在不是前思后虑的时候,是行动起来的时候,你要真的想搭救你姐姐。就助我一臂之力吧!”

    味泽抓住范子的肩膀使劲摇晃了一下。

    味泽下一个访问的目标,是原《羽代新报》社会部编辑浦川悟郎。由于那次失败的造反,他受到停职处分,呆在自己房里闭门不出。事情明摆着,虽说是停职,肯定不会止他恢复工作的。

    幸好工资还照发,生活倒不成问题。这种作法正是大场的狡黠之处,因为一旦堵死了生活之道,说不定会逼上梁山。什么事都干的出来的,所以,只剥夺了他的工作,把他养活到死拉倒。

    离开工作岗位还役多久,浦川却完全消沉潦倒了。味泽访问他的时候,浦川正躺在卧室里看电视。大白天屋甲酒气冲天,他两眼通红无神,表情呆滞,胡子乱蓬蓬的已有四五大没刮了,看上去老了好多,电视虽然开着,他却几乎不瞥一眼。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