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碎石子与岩石(2)

时间:2021-05-18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森村诚一 点击:

    道子妈妈慌慌张张地谢绝。可是,话音里使人觉得。她很不乐意让人直接去见道子,这真的是为女儿的腼腆着想呢,还是有别的难言之隐呢?

    味泽从直感上判断出是后者。于是,他又深入一步试探说:

    “道子小姐害的是什么病,其实我还一点儿都不清楚哪!”

    这回她可搪塞不了了!

    可是,道子妈妈有点不好意思他说。

    “咕!是阑尾炎,以前就常犯,一直用药控制着。这回大夫说可得动手术了。所以……她自个儿觉得很难为情。”

    从道子母亲的语气里,味泽听出她在扯谎。要是阑尾炎的话。有什么难为情的呢?道子肯定是由于别的什么病、一种不好声张的什么病住进了医院。

    味泽估计,从道子母亲嘴里决问不出医院的名字,如果再问下去,就会引起对方的警惕。正在这时,听到一声“我回来啦!随着话音。进来一个身穿水兵服的高中生、她脸盘儿很像道子。乘这个机会。味泽便起身告辞。“哎呀,您贵姓?道子妈妈慌忙问道。直到这时,味泽还没说出自己的姓名。

    “我是代表公司来的,那么,请她多多保重吧。”

    味泽若无其事地避开回答,走出了山田家。

    味泽装作走开的样子,实则转身监视起山田家的动静来。这里是城市的边缘,稀稀落落地有几户人家,监视起来有些困难。他硬着头皮尽量不引起附近人家的注意,大约在那里监视了一个小时。这时,刚才回家的妹妹抱着水果篮从家里走了出来。果然不出味泽所料,这肯定是去她姐姐住院的地方,味泽立即尾随上去。

    道子的妹妹走到市内药师街的县立医院。一直走进了第三病房。

    味泽装作探视病人,在传达室问明了山田道子的病房,结果证实自己的猜测是对的。县立医院有四栋病房,第一栋是内科,第二栋是外科,第三栋是妇产科和儿科,第四栋是其他一些患者的病房。

    未婚女子隐瞒住院原因,一般都是患了妇产科方面的病。

    味泽在这里又想起一件事,当第一次见到道子的时候,道于的身体看起来就有些笨重,那时她会下去已经怀孕了呢?而怀孕的原因,如果是坏人强xx造成的,那么家里人不肯说出所住医院的名字和得的什么病,也是理所当然的了。

    味泽在传达室磨蹭了一会几,道子的妹妹从病房走了出来,看来她是专程送水果来的。

    味泽一时有点迟疑不决,他心里很清楚,即使是到病房里去,道子也肯定不会说出犯人的名字。她可能连家里人也没有告诉,所以,妹妹也不会知道糟蹋她姐姐,使她姐姐住院的犯人。不过,当味泽第一次接触道子的时候,曾故弄玄虚,说犯人可能还要糟蹋她妹妹,道子对此反应很强烈。这是否说明犯人是要向她妹妹伸出罪恶的魔掌呢?

    据说,遭到这种迫害的人,情愿向年纪相仿的姐妹坦白他讲真话,而不愿意向父母讲。

    迟疑的念头转眼就打消了。味泽拿定主意,去追赶道子的妹妹。

    “山田小姐!

    道子的妹妹猛在听到有人叫她,稍稍吃了一惊,扭过头来。她的脸盘儿比姐姐丰满一些,线条很优美。

    “对不起,你是山田道子的令妹吧?”

    “是呀!”

    道子的妹妹疑惑不解地脸对着味泽,看来并没什么戒心。方才在山田家门口她已见过味泽一面。不过一转身就错过去了,所以似乎没有记住。

    “我叫味泽,是你姐姐的熟人。”

    “啊,是味泽先生!”

    妹妹的表情上出现了意外的反应。

    “我的事你知道吧?”

    “听姐姐说过,您的未婚妻遇害了。”

    “这后她都对你说了?”

    “您是在追查犯人吧!姐姐刚才还说呢,那篮水果也是味泽先生送的。”

    道子的妹妹注视着味泽。

    “你知道糟蹋你姐姐的坏蛋吗?”

    味泽霎时间浑身来了劲儿,他以为终于碰到了一个反应敏感的对象。

    “不知道,我问姐姐好多次了,她总是不肯告诉我。”

    难得的反应,转眼间变成了一场空欢喜。

    “不过,姐姐说,杀害味泽先生未婚妻的犯人和糟蹋姐姐的犯人好像是同一个人。”

    “既然那样,那她为什么还不说出犯人的名字呢?”

    “她害怕。犯人威胁姐姐,不让她说。”

    “为什么不去报告警察?”

    “爸爸妈妈说。要是一报告,就会闹得满城风雨,所以绝对不让去,姐姐也说不乐意去。可是,我恨死那个坏蛋了,他把姐姐糟蹋成这副样子竟不闻不问了。”

    妹妹抬起眼睛,眼中充满了憎恨和愤怒。看未她是个性格刚烈的人,和温柔的外表截然不同。

    “我也同样恨那个坏蛋,警察根本靠不住,我正在单枪匹马追查凶犯时碰上了你姐姐,可你姐姐知道犯人的名字,却不肯告诉我,你姐姐住院,也是由于犯人的暴行造成的吧?”

    味泽虽然猜个人九不高十,但还想核实一下。

    “据说姐姐是宫外孕,从班上回来就突然大量出血,用救扩车送进了医院。差一点送了命。”

    按理说,她不会确切地知道宫外孕究竟是种什么病,但她却像自己就是受害者本人那样地诉说着。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