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迂回的敌人

时间:2021-05-13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森村诚一 点击:
野性的证明(全文在线阅读)  >   第九章 迂回的敌人

    古桥教授指出赖子的特异功能也许是以直观像为基础。打那以后,味泽改变了对赖子的看法。特别是教授所说的在宜观像里有种潜在意识的憎恶构成了底流的那席话,味泽是意识到了的。

    他所感觉到的赖子的那双“眼睛”,到底不是神经在作怪。赖子的目光不是盯着他的脊背,就是在晚上偷偷地觑视他。那并不是他的错觉,而是确确实实存在着这么一双眼睛。

    现在,味泽作出了重大的决断。他打算留在羽代市,单枪匹马来追查杀害朋子的凶手。这显然是要对大场的挑战进行一番抵抗。

    敌人玩弄的第一次攻击已经失败了,他们会发动越来越猛烈的进攻。味泽一个帮手也没有,在羽代市赤手空拳与大场对垒交手,简直是螳臂挡车,毫无胜望。

    不过,味泽觉得自己也许得到了一个强有力的帮手,这个帮手就是赖子。不管是直观像也罢,还是特异功能也罢,反正在赖子身上有一种能预知危险的能力。这种特异功能要是能很好地利用,就能躲开敌人将来发动的攻击。

    纵然是个帮手,但是并不可靠,说不定哪一天要反目仔戈。那是一把也许会刺伤自己的双刃剑。总之,在赖子的心目中。极有可能潜藏着一种对味泽的憎恨,这种憎恨说不定在什么时候,以某种方式爆发出来。她对味泽发泄她的憎恨非常简单,只要不把预知的危险告诉味泽就行了。

    这样看来,赖子是个非常危险的帮手,又是件极其有用的武器。但是,味泽还是下了决心,把赖子当作他唯一的帮手,跟敌人厮杀一场。

    为了替朋子报仇,除此之外,别无良策。味泽从东京刚一回家,就问赖子。

    “赖子,前些天你不是说你看见卡车朝爸爸撞来了吗?”

    “是啊!”

    “以后,要是爸爸再遇到这种危险的话,你会告诉爸爸吗?”

    赖子好像是在琢磨味泽问她的话的真实含意似地瞪起一双圆圆的眸子望着他说:“不到那个时候,我也不知道呀!”

    “你一定要告诉爸爸,这是为了抓住杀害朋子姐姐的罪犯。”

    “杀害朋子姐姐的罪犯?”

    “对啦!有个人杀害了朋子姐姐。罪犯还在那里高兴得发笑呢。爸爸很想抓住这个家伙,可是,罪犯也不愿意让人给抓住,所以,他会想尽办法阻挠爸爸。前些天那辆卡车也是罪犯搞的鬼。他们一定还会捣鬼,爸爸希望你能把他们的诡计告诉给爸爸。”

    “要是我知道,一定会告诉爸爸。”

    “真的吗?”

    “真的,不信,拉钩儿。”

    味泽一边跟赖子拉钩儿.一边自己在想,依靠这个少女在科学上还没有完全弄清楚的靠不住的能力,同庞大的大场体制开战,实在滑稽可笑。

    然而,无论怎么滑稽,追查罪犯毕竟不是游戏,如果罪犯和羽代河滩地有瓜葛的话,敌人一定会拼命横加阻挠。

    “要靠你啦,赖子。”

    味泽喃喃自语,好像是向这位弱小的,而且使他极度担心、不知道有几分能靠得住的唯一的帮手祈祷似的。

    羽代市的烟火大会,每年八月末在羽代河的河滩上举行。烟火的发射场安排在河滩中央的沙洲上。由于每年河道都有移动,沙洲的位置也就随着变来变去,今年主河道紧靠着市区的堤坝。所以沙洲也挨近了市区许多。由于沙洲的变迁,羽代烟火大会准备委员会担心会发生意外,所以,曾经研究把今年的发射场放在河对岸而不放在河滩中的沙洲上。但是,观众纷纷提意见说。好不容易盼来的烟火会,放在河对岸高观众太远了。结果发射场还是照往年的惯例安排在沙洲上。

    在羽代河和市区之间,筑有两道堤坝,靠河的叫外堤,挨市区的叫内堤,两堤之间。是一片苹果园和菜畦。市民们把这一地区叫做堤外新区。因羽代市对羽代河一再泛滥感到不安,前几年,在原有的一道堤坝的外侧新筑了外堤。所以在市民们的头脑里,内堤之外便是外堤了。

    味泽想。烟火的火药和发色剂大量落下的地区,就是这里。羽代河的河滩上是不会有莱畦和塑料温室的。

    目标找好后,味泽马上找到了塑料温室。温室紧靠外堤的堤根,呈双屋脊式,左右两边的棚脊长度相等,是最常见的一种温室。

    温室的材料不是玻璃,像是一种塑料制品。味泽在这里发现了一件确凿的证据。在之料温室的入口处,找到了一个和遗留在朋子身旁的茄子完全一样的茄子。茄子的品种也是蛋状小品种。温室入口的门坏了,栽在门口附近的茄子。仅一侧受到阳光的直接照射,茄子两侧的着色不均匀。

    在这个地区,栽培茄子的塑料温室只有这一处,味泽走近塑料温室。摘下了一个长在门口附近的茄子,细细观察。他的眼睛看下出有火药的残屑和蚜虫,但是,他确信那个茄子就是来自这儿。

    罪犯是用从这个塑料温室摘下的茄子。玩弄了朋子的身体。那时,不知朋子是活着。还是已经死去了。

    他总算找到了茄子的出处。由于各方面的帮助。好不容易寸进行到这一地步,至于罪犯的真实情况,他毫无所知。塑料温室里的茄子,大凡过路的人,谁都可以顺手摘一个。茄子的出处和罪犯没有一点联系。

    “你在这儿干什么?”

    突然,背后传来了怒喝声。

    他扭过关来朝怒喝声一望,原来是一个六十岁左右的农民打扮的汉子正在用一双怀疑的目光盯着他。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