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碎石子与岩石(5)

时间:2021-05-18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森村诚一 点击:


    不管怎样,风见并没有生命危险。

    味泽虽然身处受害者的立场。却摆出协助抢救风见的姿态,使风见父母对他表示又慌恐又感激。

    “我也有一份责任呀,一个人夜里慢吞吞地走黑道,这不等于让人来劫吗?他这个年纪,正是不知大高地厚的年龄,请不要过分责备他。”

    别有用意的味泽反倒庇护起风见来。因而博得了风见父母的信任。味泽装作探视的样子,随便在风见病房出出进进。可把风见吓坏了。而他的父母却以为这是儿子在耍脾气。

    “他可是个难得的大好人,你用摩托车拦劫人家,人家反而担心你的伤,天天来看你,你到讨厌起人家来,你也太任性啦!”

    尽管受到母亲的责备,风见却不敢说出怕见味泽的真正理由。

    “妈妈,那个人要把我弄死,您别让他迸病房!”

    风见苦苦哀求。入院以后,他头部的伤没有什么发展,但胸部还打着石膏,身子不能动弹。

    “胡说!还不是你想要把人家弄死吗?”

    “我不要单人病房,给我换个大房间。”

    “糊涂虫!这个房间安静,好得快呀!”

    妈妈总是不理他的话。

    “他被我拦劫过,正怀恨在心,过几天就要报复了。”

    “拦劫他的也不是你一个人呀!”

    “现在动弹不了的,不就我一个人吗!”

    当父母护士都不在的时候,味泽要是来算账,可就再也逃不过去啦,风见的脸上像从皮下渗出脂肪似的。不住地泛出恐怖来。

    住院后的第三个夜晚,风见被人用力摇醒了。在朦胧的睡眼里模模糊糊地现出一个人来,好半天才集中了焦点一看,那是味泽的面孔,他吓了一跳,想爬起身,但身体被石膏固定着。一点儿也动弹不得。

    “慢着,可别慌慌张张的,对伤口不利呀!”

    味泽的嘴角上挂着一丝笑容,他轻轻地按住了风见的身体,虽然只用了一点点力气,却像泰山压顶似的。

    “这……这么晚了,你有什么事?”

    风见极力装得镇静,但手表就在枕边,却连瞅一眼的功夫也没有,估计已经过了深夜十二点,四周一片寂静,夜显得更深了。

    “我是来探望你呀。”

    “探望?你白天不是来了吗?”

    “来上两趟有啥不好!”

    “现在不是探视时间,你走吧!”

    风见说着。手悄悄地朝枕头下伸去,那里放着叫护士用的电铃拉线。

    “你手在找什么?”

    味泽早就盯住了风见的手。

    “没……没什么?”

    “你要找的,是这个吧?”

    味泽用手指挑着电铃拉线,对面部肌肉颤抖的风见说。

    “你有事也别找护士啦,由我来代替。”

    “没……没什么事。”

    “是吗?那么,这个电铃就暂时靠边站吧!”

    味泽恶作剧地把电铃拉线放到风见够不着的地方。

    “我要睡觉了,你没事就走吧。”

    “有点事要问你呢。”

    “问我?”

    风见心里扑腾一跳。

    “前些天,你们干嘛拦劫我?”

    “不为什么,碰巧你从那儿路过,想和你开个玩笑。”

    “你们说不许打听山田道子的事,为什么?”

    “不知道呀!”

    “我听得真真切切。”

    “我不记得说过那种话。”

    “是吗?那么。我来让你想起来吧!”

    “我真不知道。”

    “山田道子和你是什么关系?”

    “拦劫你是我不对,请你原谅。”

    “你还有俩个同伙呢、把他们的名字和住址告诉我吧。”

    “我不知道。”

    “你们不都是‘狂犬’的队员吗?”

    “我们不过是在‘钢盔’快餐部认识的,不知道名字和住址。”

    “你是一问三不知啊!好吧,好吧!我来让你一下子都想起来吧!”

    味泽冷笑着,靠近了床边。

    “你……你要干什么?”

    味泽逼上来的样子是那么可怕,把风见动弹不得的身子吓僵了。

    “你脑袋挨了撞,什么都忘了。因撞击引起的健忘症可以凭新的撞击恢复过来。我把你的头往铁床架子上撞几下,大概你就会想起来了。”

    “别碰我!”

    “不过,再次敲打敲打你的脑袋,你那好容易要痊愈的伤口,说不定会再破裂。你的脑袋现在处于微妙的状态,当初要是没戴头盔,你早就上面天了。现在你的脑浆可能就像快要熄灭的余烬似地勉勉强强保持着平衡,要是再给它加上点新的撞击,你想会怎样呢?这回,你可没带钢盔啊!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