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变声肘腋情何忍 祸起江心事更奇

时间:2021-05-11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梁羽生 点击:
狂侠天骄魔女(全文在线阅读)   >   第28章 变声肘腋情何忍 祸起江心事更奇

    蓬莱魔女忽然听到父亲还活在人间的消息,心中的震动可想而知,但随即发现了师嫂的死亡,这一个震动又比前一个震动更甚!帅嫂是死得如此不值,是死在充满怨恨、绝望与哀伤之中,当真说得是死不瞑目!因此尽管师嫂之死原在蓬莱魔女意料之中,蓬莱厌女仍是不禁深深哀悼,突如其来的惊喜也就给这深沉的悲痛所掩过了。蓬莱魔女只好把父亲的事情暂搁一边,先来料理师嫂的后事。

    那四个老头没有眼泪,但一脸悲愤的神情,可要比号陶大哭更要令人难过。他们又一齐跪了下未,同声叫道:“请主人给我门的小姐报仇!若有差遣,赴汤蹈火,粉骨碎身,在所不辞!”

    蓬莱魔女将师嫂的尸体放下,扯过一床棉被掩盖了她,想到师嫂是死在同床共枕的丈夫手中,而害死她的丈夫,却又正是自己恩师的独生子,蓬莱魔女心中的痛苦比这四老更甚!过了好一会子,蓬莱魔女才稍稍定下心神,说道:“我会给师嫂报仇的,你们起来,听我的吩咐。”

    四老听得蓬莱魔女答应报仇,各自叩了三个响头,这才号陶大哭起来,蓬莱魔女待他们哭得够了,说道:“这还不是悲伤的时候,你们听我的话,赶紧办几件事情。”

    为首的老头拭去了脸上的泪痕,说道:“请主人吩咐。”蓬莱魔女说道:“第一件,你们赶快给小姐料理后事,早早将她埋葬,让她入土为安;第二件,料理了丧事之后,由你暂时代行堡主之权,将堡中人众招集前来,告诉他们,这桑家堡是不能再住了,他们若有愿意跟你们走的,你就带他们离开,若是不愿意跟你们一起的,你们就给资遣散,让他们自寻活路。”

    四老在这堡中住了几十年,不无依恋之悄,为首的老头说道:“主人要我投奔何处,我们一意遵命。但这座桑家堡经营了几十年,也可以作为基业,抛弃了不可惜吗?”蓬莱魔女道:“我不能长住这儿,我等下就要离开了。我离开之后公孙奇和那妖狐定会重来的。”四老面面相觑,心中均想:“我们虽是恨不得杀那妖狐,但柳女伙不在这儿,只怕我们伤不了她,先就要被她杀了。”蓬莱魔女取出一支碧玉短箭,说道:“这是我的令箭,你们持此令箭,率领众人,在丧事过后,立即投奔我的山寨,求见玳瑁姑娘,她现在是给我摄行寨主之职,她见了这支令箭,自会收容你们的。我告诉你们,据我所知,那妖狐是金虏的奸细,公孙奇也已向金虏卖身投靠了。我们是抗金的义军。

    不久就将与金虏有一场激战。你们加入义军,也就是替你们的小姐报仇了。当然对那妖狐,我还是会找她算帐的,但却不必你们动手了。”

    四老齐说道:“执戈卫国,正是我等所愿。老主人在生的时候,也曾屡次告诫部属,不可做金人的鹰犬。想不到姑爷丧心病狂,一至如斯,不但违背了他岳父的遗嘱,连我家小姐也害死了。”蓬莱魔女见这四老忠心耿耿,且又深明大义,甚是欢喜,说道:“你们料理了小姐的葬事,便即起程吧。义军纪律严明,有些人怕受不住,若有不愿跟随你们同走的,也不必勉强他们。

    但也要劝告他们,只可洗手归田,不可再跟从公孙奇作恶,否则给我知道,定杀不饶。”为首的老头应了一声,恭恭敬敬地接过令箭。

    忽听得有急促的脚步上楼而来,未曾进门,便先叫道:“主公,主公,他们要杀盂钊,求你、求你——”“啊呀”一声,突然停住,原米已被为首的老头揪了进来。这人是个丫鬟,手上拿着一只玉钏,她见叫老和蓬莱魔女都在房中,主母又躺在床上,状如死尸,难看之极,单单不见主人,不禁惊惶失措,吓得呆了。

    四老认得她是二小姐桑青虹的贴身侍女碧绢,桑青虹离家追踪耿照,未有带她同行。为首的老头喝道:“碧绡,你慌慌张张闯来作甚?快快叩见主人!”

    蓬莱魔女是知道珊瑚和孟钊一段关系的,听得孟钊的名字,心中一动说道:“不必难为她,让她说吧,孟钊犯了何事?”碧绡见四老将蓬莱魔女称作主人,看主母的模样,又似已经死了,未明底蕴,惊惶之极,跪下来抖抖索索他说道:“孟钊在园中放火,他、他说是奉了主公之命的,旁人却不信他说,要、要拿他处死。我因此来求主公给他证明。”原来孟钊今晚本是在堡门外值夜的,公孙奇逃跑出去的时候,遇见了他,又叫他回园中放火,给堡中的护院发现,这些人除了公孙奇夫妇之外,只信四老所言,怎肯相信孟钊?何况又是放火烧堡这样的大事?当下便立即把他包围起来,孟钊平日恃着公孙奇的宠爱,和下人多不和睦,那些人找着他放火的证据,都不相信公孙奇会下这道命令,便要将他拿来处死!孟钊着急,和他们动手,形势危殆,也无暇仔细分辩了。碧绡和孟钊原有私情,见孟钊受攻,只听得他说是奉主公之命面点火的,却还不知公孙奇业已逃走,便急急忙忙地跑来向公孙奇求救了。

    蓬莱魔女心想:“孟钊心术不正,但一来未曾做过什么恶事,二来他和珊瑚好歹也曾有过一段交情,看在我珊瑚妹子的份上,姑且饶了他这一遭吧。”当下便吩咐四老中的一个道:“这事确是公孙奇要他干的,他奉乱命,虽有不是,也不能单怪责他,你出去叫他们将孟钊放了吧。”

    那老头道:“启禀主人,孟钊这小子是公孙奇的心腹。”蓬莱魔女叹口气道:“我也曾帮过公孙奇呢。在今日之前,谁知道他是如此人面兽心?而且公孙奇的亲信在堡中想还不少,也不能一二诛了。还是把他放了吧。”纳老头应了声“是”,不敢再说。

    蓬莱魔女忽道:“且慢!”那老头刚刚迈出一步,连忙回过身来,碧绡刚自暗暗欢喜,不觉又是心头一沉,扑通通地乱跳,只见蓬莱魔女两道目光在她面上盘旋,冷冷问道:“你很喜欢孟钊,是也不是?”碧绡心想:“我和孟钊要好之事,瞒得过这魔女,也瞒不过这四个老头。”便硬着头皮说道:“是。所以我才来给他求情,”

    碧绡这一坦率自承,正对了蓬莱魔女的脾气,蓬莱魔女把手一挥,说道:“好,你就随孟刽走吧!只有一样,以后可不许再做公孙奇的奴才。你叫孟钊找个正当的营生,以后也不必再在江湖上混了。”碧绡大喜过望,叩头说道:“多谢主人宽宏人量,我们一定听你的吩咐。”为首的老头道:“要不要把孟钊带来,你再问他几句,也好让他向你道谢。”他是意欲提醒蓬莱魔女,即使放走孟钊,也该盘问他的口供。要知孟钊是公孙奇心腹,说不定还可以盘间出一些秘密。蓬莱魔女心绪不宁,思虑未周,也无工夫盘问,挥手便道:“不用了。让他们早早走吧。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