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我的傻妹妹(2)

时间:2021-05-08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田正武 点击:
 
  我以为瞿德平不过是在安慰我,并没有把他的话放在心上。哪知他却是认真的。此后几乎每个周末,他都会来找妹妹玩,还给她买了满屋的玩具。看见妹妹越来越依恋他,我隐隐察觉到,妹妹感情的天平,似乎在悄悄地向他那边倾斜。这也难怪,我和妹妹在一起,除了训练就是教化,很少有长久的耐心陪她玩耍;而他则正好相反,就没有玩够的时候。
 
  五
 
  一次偶然事件,改变了生活的轨迹。
 
  那天我下班回家,发现妹妹不在了。这可是从未有过的事情。我忙打电话给瞿德平。他说不在他那里啊,随即放下电话,以最快的速度赶过来。别看我总拿傻妹子当包袱,但这个包袱真的丢了,才知道她对我是多么的重要。我们开着车在大街小巷转了半个晚上,最终在一个郊区派出所里找到了她。
 
  令人尴尬的是,妹妹在第一时间投入的竟是瞿德平的怀抱。我没好气地训斥她:“平时教得好好的,一个人不许出门,你怎么这么不听话?”
 
  妹妹傻笑道:“我从窗子看见德平哥哥了,喊他他不应,我就跑下楼找他,他却开着车走了,我没追上……”
 
  瞿德平连连自责说:“都怪我,都怪我。是我有事路过你们公寓楼,本想上去看看的,又怕小曼一个人在家不合适……没想到反把她给引出来了。”
 
  这事过去几天后,瞿德平便把我叫去,慎重地提出来,想接小曼到他家去住一段。他的理由有三;一、小曼懂点事了,更需要人时时照看,而他家有好几个保姆;二、小曼应该接受更好的训练和治疗,而他有这个实力;三、能给我腾出空间,好找个女朋友成个家。兄妹哪能在一起过一辈子。毫无疑问,最能打动我的就是这第三条。我都三十出头了,我渴望女人,向往正常的家庭生活。但我不理解瞿德平,一个劲地问他为什么要自找麻烦?瞿德平懒得跟我解释,只用“我愿意”三个字,就把我结结实实地堵了回来。我实在没有理由拒绝他的好意。
 
  小曼欢天喜地地坐车跟他走了。我终于甩掉了沉重的包袱。但她也带走了欢闹,屋里顿时变得冷清清的。第二天,我便申请出差去了东北。因妹妹的缘故,我已经一年多没出差了。我喜欢旅途中的孤独。
 
  三个月后我才回来。一下火车,我就直奔瞿德平家。尽管天天和妹妹通话,但我依然放心不下。我怕瞿德平的新鲜劲过去,耐心被磨平了,毕竟他只是我的朋友,没有义务承担更多。
 
  妹妹在练功房里跳舞。她轻盈的舞姿让我大吃一惊。三个月不见,她臃肿的身材变得苗条了。瞿德平告诉我,他严格控制了饮食,实行营养配餐,不让她多吃,更不给她吃甜食,还专门请来一位舞蹈老师教她跳舞。现在从外表上,已看不出她是个有智障的姑娘了。
 
  妹妹欢叫着扑进我的怀抱,所幸她还没有忘记我。我抱起她掂了掂,感觉她至少轻了二十斤。我又拥抱了瞿德平,感谢他为我做的一切。
 
  “谢啥?我又不是为了你,是为我自己。”他神情怪怪地说。
 
  “什么意思啊?”我诧异地问。
 
  他挤挤眼笑道:“我想和小曼结婚,你同意吗?”
 
  “啊?”我吓了一跳,以为听错了,忙要他复述一遍。
 
  这次我没听错,他就是这个意思。他还补充了结婚的理由:他喜欢妹妹的绝对天真和单纯,而这种天真单纯的特质是永远不会因环境的改变而变化的。他甚至宣称喜欢妹妹的“傻”。说在现实生活中,谁都希望对方傻。因为和傻人打交道轻松、不费力,不担心上当受骗,不用耍手腕、使心眼,简简单单。所以人们总是称最喜欢的人为“傻小子”、“傻丫头”、“瞧你这傻样儿”等等。我相信瞿德平喜欢妹妹的傻是真心的。因为他曾被太多的聪明女人耍过、骗过、坑过、伤害过,所以妹妹的傻才显得弥足珍贵。
 
  妹妹出嫁的那天,和所有的新娘一样美丽、娇媚。她披着婚纱,紧紧挽着瞿德平的手走上红地毯。宾客们纷纷献上美好的祝愿。望着她孩子般蹦蹦跳跳欢乐无比的身影,我忽然想,妹妹虽然傻,但有人疼、有人爱,没有烦恼,没有忧愁,每天都是开开心心的。不是人人都梦想着返老还童吗?妹妹一生都是童年,她永远生活在童话世界里。这算不算是她的一种福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