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孽债犹怜薄幸汉 狠心竟害枕边人

时间:2021-05-09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梁羽生 点击:
狂侠天骄魔女(全文在线阅读)   >   第27章 孽债犹怜薄幸汉 狠心竟害枕边人

    园中小楼一角,灯火犹明,那是她师兄的卧室。断断续续的叫声又从这卧室中传出来了:“虹妹,虹妹,你下毒手,我不怨你,但在我临死之前,你也不出来见我一面么?咱,咱们毕竟是十年夫妻,你竟不来和我诀别?”声如三峡猿啼,哀怨欲绝,令人酸楚。蓬莱魔女心里一沉,“果然是师嫂下了毒手了!”心念未已,只见一条人影,疾若流星,从蓬莱魔女前头那假山飞过,眨眼间便上了楼台,不是别人,正是蓬莱魔女的师嫂桑白虹,她被丈夫凄楚的呼唤叫出来了。

    蓬莱魔女武学深湛,从声音可以察觉伤势,暗自想道:“听师兄的声音,虽然中气已衰,但似乎还未伤及脏腑。”心中燃起一线希望,寻思:“师嫂的原意,本是在迫不得已之时,至多令师兄终身残废的。但愿她不改原意,那么师兄虽然残废也胜于身败名裂。师嫂是爱之深,恨之切,但想来决不至于就忍心取了丈夫的性命。”又再想道:“师嫂迫不得已下手惩戒了她的丈夫,心中也定是十分难过。我师兄此时真情流露,并不恨她,还对她念念不忘。可见他还不是坏到透顶,对师嫂也原来还有一片深情!说不定他经过这次教训,从此就悔改前非。嗯,他们夫去此时定有一番说话,我可不好打搅他门了。”于是蓬莱魔女停下脚步,隐身在假山石后,遥遥观望。

    且说桑白虹进了卧室,只见丈夫躺在床上,面如金纸,气若游丝,脸上的肌肉都痉孪了。桑白虹又是惊奇,又是心痛,叫道:“大哥,你——”公孙奇眼中蕴着泪光,说道:“虹妹,你对我说一声,你还是爱你丈夫的,那我就死也瞑目了。”

    桑白虹步到床前,神情惊骇,急声叫道:“不,不!大哥,大哥,这不是我,不是我……”公孙奇道:“你说什么?”桑白虹道:“这不是我下的毒手!”公孙奇苦笑道:“这不是你下的毒乎?虹妹,我过往对不起你,曾经想谋害过你,就是你下的毒手,我也死而无怨!”桑白虹是又着急,又感动,心想“他终于悔悟了。”说道:“大哥,此时无暇追查凶手,待我先给你拔毒疗伤吧。”公孙奇怔怔说道:“虹妹,原来当真不是你吗?”桑白虹道:“当然不是我!倘若是我,我也不会来了。”公孙奇脸上现出一丝微笑,说道:“不管是谁,我心中都不会恨他。因为我若不是这次受伤,你也不会出来见我的了。”桑白虹道:“哦,原来你早知道我回到家里了。”公孙奇道:“夫妻心灵相通,我怎会不知道呢?虹妹,你肯原谅我,我真是高兴得很。”桑白虹的眼泪也一颗颗滴了下来,说道:“大哥,你知道悔过,那就好了。你别要挣扎起来,让我先给你看看。哎呀,这人好狠!奇怪,奇怪!你是怎么中了他的毒的?”

    你道桑白虹何以连呼奇怪,原来她看出了丈夫所中的毒,乃是一种名为“魅域神砂”的剧毒暗器,这种暗器要用一百种毒虫研成粉未,和砂练成。桑白虹的父亲桑见田生时是使毒大师,并世无伦,“魅域神砂”就是他著名的十二种毒药暗器之一,炼砂之诀,乃是他家的不传之秘,只有大女儿桑白虹得其所传,连小女儿桑青虹都是不知道的。

    桑白虹怔了一怔,心道:“怪不得他以为是我下的毒手。”还有一样奇怪之处,因为这种毒砂份量很轻,不能及远,最少要在一丈距离之内,才有把握打中敌人。公孙奇身具上乘武功,在刚中神砂的时候,只要一记劈空掌发出,在这短距离之内,除非对方是武林天骄、笑傲乾坤这流人物,否则一定会给他的劈空掌击倒。桑白虹心想:“习武之人,受到突如其来的攻击,反击敌人乃是一种本能。难道大哥在那刹那间,还有空暇思索是谁打他的,因而迟疑不敢还手?又即使如此,但在这样一丈之内的距离,难道他竟看不出不是他的妻子吗?”

    公孙奇断断续续地呻吟道:“哎哟,哎哟,我、我浑身发痒,好不难受。不过,不过,也高兴得很,我毕竟知道不是你下的毒手了。当时,我一中暗器,身上的痛苦倒没有什么,心中可是伤痛到了极点,我一直以为你潜回家中,是要向我报复,我也一直在等待着你的报复,这是我罪有应得,死而无怨。但当我身中你的暗器时,我还是心头有如刀绞,痛惜咱们的夫妻之情。好了,好了,现在毕竟知道不是你了。”桑白虹听了这番说话,感动非常,心中想道:“原来如此。他当时心中伤痛,神智已经昏迷,怪不得看不出那是别人了。”“嗯,这个人又是谁呢,他怎么懂得使用我家的独门暗器?”

    公孙奇说了这一串说话,早已是上气不接下气,额角的汗珠,黄豆粒似的一颗一颗地滴下来,脸上的肌肉也痉孪得几乎扭曲变形了。桑白虹心中充满怜惜,早已把一切仇恨抛进东洋大海,她眼中蕴着泪珠,柔声说道:“大哥,你中了暗器,以为是我,不肯还手,只此一点,我已经可以完全原谅你了。你别说别动,我来给你治伤。”

    伏在外面假山石后的蓬莱魔女,听了这番说话,也是惊奇之极,心道:“原来不是师嫂下的毒手!”她心思细密,立即想到:“这暗算师兄的人,一定还藏在堡中。我师嫂给师兄治伤,只怕他又来暗算,我一定要给他们防护。”她悄悄走近几步,在楼下埋伏,手中捏着一把石子,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她师兄的卧室,只要一发现敌踪,她便要立下杀手。从纱窗上望进去,只见她的师嫂已弯腰立在床前,看得出是正在给她师兄治伤了。

    蓬莱魔女一面是紧张的戒备,一面又有轻松的愉快,心道:“师兄师嫂和好如初,我也可以放下一重心事了。”

    别种毒药暗器都有解药,只有这“魅域神砂”之毒,却是要靠手术治疗的。当下,桑白虹掌贴丈夫伤处,默运玄功,推拿有关穴道,一面柔声安慰她的丈夫道:“若是感到疼痛,你别害怕,大约只需一盏茶的时刻,我就可以把魅域神砂吸出来了。”

    肌肤相接,桑白虹只觉掌按之处,热得烫手,心里颇为奇怪,“魅域神砂”的毒性,初着体时,全身发热,但很快就会过去,渐渐转为冰凉。大哥中这毒砂,最少也过了半烛香时刻,为何此刻还是热得骇人?难道那人所配制的魅域神砂,和我家所传的义有不同?她推拿了几下,又觉得丈夫的肌肉颇有弹性,本来习武之人,肌肉是比常人更寓于弹性,但中了魅域神砂毒后,弹性就必然消失的,桑白虹更感惶惑:“难道中的不是魅域神砂?但其他的迹象,却又分明是中此毒。这是什么缘故?”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