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大破贼军(2)

时间:2021-05-08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黄易 点击:

  项少龙答应一声,转了个圈,依然驰往另一边的外围去,这时后方边缘处的营帐,已全卷入大火里,火势波及四周的草树,迅成燎原之势。
  他火箭用罄,索性抛掉长弓,拔出飞虹剑,见风灯便挑破,火油落到地上,立即燃烧起来,比火箭更管用。
  身后破空声响。项少龙忙伏在马背上,三枝劲箭擦背而过。
  他哈哈一笑,一夹马腹,早已驰远,再挑了十多盏风灯后,发觉远近贼兵均向他赶来,不再犹豫,策马快速远遁,往己方营地奔去。
  此时攻营的贼兵正仓皇撤退回来,慌乱下还以为大批敌人来犯,阵脚大乱。
  这些贼人除了灰胡、狼人和另外四名领袖,其他全是步兵,赶回来时,灰胡等骑马者自是远远领先。
  项少龙艺高人胆大,收起飞虹剑,两手拔出飞针,暗藏手里。
  黑夜里只能借助远处的火光,看不真切,灰胡等还以为来的是报讯的自己人,隔远喝道:“什么事?“
  项少龙大叫应道:“是信陵君的人!“
  众贼头齐吃一惊,加速驰来。
  灰胡和狼人落在较后方,项少龙暗叫可惜,两手扬起,飞针电射而出。
  他腕力何等厉害,兼之飞针尖长,穿透力惊人,破胸甲而入,策马奔在最前的两名贼兵领袖立时中招。
  两贼尚未倒下时,项少龙又拔出两根飞针,在两人间穿过,掷往后排的两人。
  灰胡和狼人同时惊觉不妥,大喝声中取出长剑,策马由两侧绕来。
  这时前排两人已在惨哼声中翻倒马侧。
  项少龙无暇取回飞针,一手策马,另一手拔出飞虹剑,往左侧来的狼人迎去。
  狼人一声暴喝,借着健马冲刺之势,一剑照脸劈来。
  项少龙一声长啸,举剑挡格,同时侧倾往外,借势飞起一脚,撑在狼人腰际处。
  这一脚乃由泰国拳改良出来的侧踢,劲道十足,狼人一声惨嘶,跌下马背。
  此时后排两个中了飞针的人才掉往地上,发出两声沉响。
  战马失去了主人,受惊下跳蹄狂嘶,其中一马铁蹄下踏时,正好踹在倒地的狼人的胸膛处,骨折肉裂的声音立时爆起,把这凶人当场踩死。
  项少龙绕着两匹马转了一个圈,乘隙拔出另一枝飞针,赶到灰胡背后。
  灰胡见势色不对,掉转马头,朝着全陷进了大火的营地全速奔逃。
  项少龙扯掉贼甲,减轻重量,狂追过去。
  他这匹马负重比灰胡那匹至少轻了百来斤,兼之特别壮健,转眼便追到灰胡七、八个马位后。
  项少龙一声不响,投出飞针。
  那知灰胡见逃走不掉,索性勒马回身,刚好避过飞针。
  这处恰好是由山上撤回来的贼兵和着火贼营的中间,四周无人,变成一对一的局面。
  灰胡持剑反杀过来,大喝道:“来者何人?“
  项少龙大笑道:“就是你的老朋友项少龙。“
  铿锵声中,两人擦马而过,交换了三剑,谁也没有占到便宜。
  项少龙想不到他膂力既强,剑术又精,掉转马头时,纯以双腿控马,右手飞虹剑,左手拔出飞针。
  这些天来他大半时间都在马背上度过,使他的骑术突飞猛进,早非当日的吴下阿蒙了。
  灰胡亦乘机取出弩弓,以迅快的手法装上弩箭,“飕“的一声向他劲射一箭,长剑则咬在嘴上。
  项少龙一直以来的训练都是闪避枪弹,那会惧怕他的弩箭,往侧一闪,避过来箭,一夹马腹,加速前冲。
  灰胡想不到他能避过这必杀的一击,大骇下将空弩往他掷来,伸手取过大囗咬着的长剑。
  项少龙飞起一脚,踢掉了掷来的空弩,飞虹剑闪,横扫灰胡胸膛。
  “当“的一声激响。
  灰胡虽险险挡着此剑,但因自己是仓招架,而对方是蓄势而发,又借了马儿前冲的力量,整个人被劈得翻仰马背上。
  项少龙一声暴喝,反手掷出飞针。
  “叮“的一声,飞针虽射中灰胡,可惜却是射在他坚硬的头盔,反弹了开去。
  项少龙知道形势危急,若这样任由两马往相反方向错开,将没有可能再在离贼营的短程里赶上这凶人行个险着,离马后翻,凌空打了个筋斗,飞虹剑脱手飞出。
  这时灰胡刚坐直身体,两脚夹着马腹,给项少龙那锋利无比,来自越国巧匠精冶的飞虹宝剑贯背而入,把他当场刺死。
  马儿狂奔而去,十多丈外,灰胡的尸身才翻跌马下。
  项少龙安然落地,赶了上去,拔回飞虹剑。
  己方营地处杀声震天,显是成胥等见贼人溃不成军,乘势杀出阵来。
  项少龙豪气涌起,割下灰胡的首级,不理流着的鲜血,提起首级,飞身上马,迎着退回来的二千贼兵赶去,大叫道:“灰胡死了!灰胡死了!你们快逃!快逃!“
  那些持着火把赶回来的贼子,因后有追兵,早心慌意乱,又见前方来人手提灰胡首级,还以为来了强大的敌人,那敢逞强,一声发喊,往四外逃去。
  兵败如山倒,后边的贼兵那知发生了什么事,连锁反应下,也亡命奔逃。
  二千多人,不战而溃。
  项少龙转瞬与杀来的成胥等大军相遇,全军欢呼中,往成了一片火海的敌阵杀去。
  贼兵既失领袖,又烧了营帐,丢了马匹粮食,谁还有心恋战,都风而逃,项少龙领着众兵将,冲杀直至天明,大获全胜。
  是役斩贼过千,项少龙方只死了五人,伤一百五十多人。以不足一千的兵力,破敌人过万大军,伤亡如此轻微,实属难以想像的奇迹,真正确立了项少龙在战场上的地位。
  不过亦胜得很险。
  贼营起火时,灰胡的人已清除了斜坡上所有障碍,填平了陷坑,正要发动越壕之战时,才因己阵告急,撤退下去。
  那些木栅反成了贼兵撤离的障碍,被滚下的石和居高下射的箭矢杀得血流成河,俨若人间地狱。
  灰胡和狼人的首级浸在药酒里,由轻骑抄捷径送回去给赵王,让他向国人显逞威风。
  这亦是项少龙对抗赵穆的心理攻势,使赵王愈来愈感到他的重要性,异日若因赵倩的事出了岔子,亦有商量转寰余地。
  当项少龙回抵营地时,除了更添嫉恨的少原君托病不出外,连平原夫人都出来欢迎他凯旋归来,更不用说赵雅、赵倩诸女了。
  自古美人爱英雄,众女眼睛向他时,那种迷醉澈之色,教他似飘然置身云端。
  在二十一世纪,这种情况几不可能出现,一切都是集体的配合和行动,个人只是组成整体的一枚小螺丝钉。
  但在这古战国的年代,则充满个人色彩的浪漫英雄主义,故此才有商鞅这类扭转整个时局的人出现,又有廉颇这种绝代名将叱沙场。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