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惘惘情思困魔女 重重迷雾隐妖狐

时间:2021-05-06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梁羽生 点击:
狂侠天骄魔女(全文在线阅读)   >   第26章 惘惘情思困魔女 重重迷雾隐妖狐

    月坠幽林,残星明灭,晨飘动野,百鸟离巢,东方出现一片鱼肚白,不知不觉,已是天将破晓的时分了。温庭筠那首“赠知音”,写的正是“晓别”情景,武林天骄显然是心有所感,特为自己吹奏这一支曲子的。余音袅袅,随着晓风飞散,但曲中那一片无可奈何的伤离惜别之情,却是吹不散、荡不开,几自在蓬莱魔女耳畔索回,心头统绕!

    蓬莱魔女一片茫然,凝眸处四野清寂,武林天骄的影子早已在她眼前消失了。蓬莱魔女情思惘惘,暗自想道:“他把我当作知音,唉,我却怎能接受他这番情意?”

    武林天骄的影子消失了,笑傲乾坤的影子却泛上了心头。顿时心乱如麻,端的是剪不断,理还乱,怅怅惘惘,难以自休!蓬莱魔女本来是巾帼须眉,具有豪情壮志的女中豪杰,这时却是一片迷茫,不知情怀何托?深深地陷入了感情苦恼之中。

    朝阳从密云之中钻出来了,揭开了笼罩大地的夜慕,周围景物,豁然开朗,蓬莱魔女吸了一口晓风,精神顿爽,暗自想道:“武林天骄之谜已经揭开了,笑傲乾坤却仍然还是一团谜,不知何日方能揭开?我是应该尽早了结此间之事,前往江南了。”

    蓦地想起:“武林天骄托我问候笑傲乾坤,我却只知武林天骄是金国的檀贝子,还未曾问他的名字呢。”

    想至此处,霍然一惊,神智清醒,这才忽地又想了起来:“我忘记问他的岂只他的名字,还有一桩重要的事情,我竟也忘记问他了。他既然不赞同金主南侵,却又为何与玉面妖狐哪样亲近?玉面妖狐不正是为着完颜亮奔跑,到处拉拢武林人物,为虎作怅的吗?我师兄就是受了她的毒害的了。以武林天骄的为人,怎么会和她交上了朋友的?”还有,玉面妖狐的武功家数。

    次次不同:金国贵族中没有“赫连”这个姓氏,武林天骄在和他仆人的谈话之中,又何以将她称为“赫连郡主”,玉面妖狐的来历端的如伺?这种种都是难以索解之谜。

    这种种疑团,在蓬莱魔女追赶武林天骄之际,本来都是准备好了要问他的。但后来两人一见了面之后,武林天骄先是剖露自己的心事,随即谈及她师兄师嫂的纠纷,跟着又提起了笑傲乾坤,这一些更是蓬莱魔女所关心的,不知不觉就把玉面妖狐之事置之脑后了。如今才想起来,武林天骄早已是走得不知去向了。

    蓬莱魔女暗自思量:“算了,妖狐之事暂且搁过一边。我还是先办自己的正经事要紧。先回山寨安排一下,再往江南揭开那笑傲乾坤之谜,他是唯一知道我身世秘密的人,揭开他的谜,也就是揭开我自己的身世之谜了!这才是我最迫切需要知道的事情!”

    蓬莱魔女心意已决,便即调匀气息,施展轻功,迎着朝阳,匆匆赶路。说也奇怪,她身上所受的热毒,本来还没有驱除净尽的,所以她才要调匀气息,准备一面赶路,一面默运玄功,驱毒疗伤,但真气一运,脚步一迈,立即发觉自己竟是精力充盈,功夫非但没有减退,反而胜似从前。运气驱除热毒之时,本来应该有一种消渴烦躁之感的,这时亦己爽然若失!蓬莱魔女初时有如坠入五里雾中,莫名其妙,但她毕竟是个武学大行家,从真气运转所得的奇妙之感,立即恍然大悟,“哦,原来是武林天骄所弄的神通,他刚才和我双乎紧握之时,已在我不知不觉之中,以真气输进,助我打通了奇经八脉,把热毒都驱除净尽了。”

    不禁又是感激,又是佩服,但想到自己竟然未曾发觉,不禁又是面红。原来以蓬莱魔女的武学造诣,虽说及不上武林天骄,也差不了多少,本来是应该可以发觉的,但在武林天骄紧握她双手之时,她正自心头惘惘,意乱情迷,真气输入的刹那间,那一点点微妙的感觉,当时就被忽略过去了。

    蓬莱魔女功力既已恢复,当下便即兼程赶路,不过三日工夫,便横过了鲁西八百里山区,回到了自己的山寨。她离开的期间,寨中事务,由心腹侍女玳瑁代为主持。一女数月,此际归来,玳瑁率领大小头目出来迎接,相见之下,都是喜不自胜。

    蓬莱魔女巡视一遍,见寨中一片兴旺气象,各项事务,玳瑁都处理得井井有条,更为高兴。坐定之后,对玳瑁笑道:“好妹子,多谢你啦。我去之后,寨中可曾发生过什么事情么?”玳瑁说道:“正要禀告小姐,发生了一件极为奇怪的事情,山寨几乎遭到覆灭之危,幸而逢凶化吉,遇难呈祥,有人意外相助。”

    蓬莱魔女吃了一惊,说道:“有这样的事情?是什么人助了咱们?你把经过详细道来。”玳瑁笑道:“小姐,你再也意想不到,这个帮助咱们渡过险难的人。不是别个,却是那玉面妖狐!”

    蓬莱魔女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睁大了眼睛,叫道:“什么?是玉面妖狐!”玳瑁道:“是呀,当时我们也不敢相信呢,但后来事实证明,她说的都是事实,的确是咱们的恩人”。蓬莱魔女心急如焚,叠声说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快说,快说!”

    玳瑁说道:“有一晚,我已卸衣上床,但还未曾睡着,忽觉微风飒然,窗门打开,我连忙跳起,只见有一个人已进入我的房间,那晚月色很好,一眼就认出了是玉面妖狐!”蓬莱魔女从玳瑁刚才的说话中,虽然已知道玉面妖狐是来助她的,而玳瑁此际也好端端在她的面前,可知当时并无危险,但听到这里,仍是禁不住心头怦怦跳动,心想:“玳瑁武功远不及那个妖狐,要是妖狐那时下了毒手。咳,这可就真是不堪想象了!”

    玳瑁接着说道,“当时我认出了玉面妖狐,这一惊端的是非同小可,立即便一剑向她刺去,她架住我的青钢剑,却不还招。”

    蓬莱魔女忽地问道:“她用什么兵器架住你的剑?”玳瑁说道:“是一支笛子,也不知是什么做的,我使尽气力劈下去,她的笛子竟然毫无伤损。”蓬莱魔女点了点头,说道:“我见过她这支笛子,那的确是件宝物。你继续说吧。”心里想道:“这一次她又是用笛子了。真是奇怪,每当她用剑的时候,总是在做着坏事,用笛子的时候,即使不是在做好事,也总是叫人捉摸不透,不敢断定她是好是坏。比如那次在师兄家中,他是用笛子的,但她又是与武林天骄同来,救出我的师嫂的。同是一个人,怎的有时好,有时坏,这却是什么缘故?”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