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来何汹涌须挥剑 去尚缠绵可付箫

时间:2021-05-01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梁羽生 点击:
狂侠天骄魔女(全文在线阅读)   >   第24章 来何汹涌须挥剑 去尚缠绵可付箫

    蓬莱魔女气往上冲,喝道:“好呀,又是你!”上次给他救了金主完颜亮,这次又给他救了玉面妖狐连清波,两次都是功败垂成,坏在武林天骄的手里,蓬莱魔女自是气恨之极,一认出是武林天骄,立即痛下杀手。

    蓬莱魔女深知武林天骄的本领高强,这一招几乎是使出浑身的本领,与他相拼。只见她尘剑兼施,拂尘散开,万缕千丝,宛如在武林天骄的头顶撤下一张大网;青钢剑也同时刺出,其直如矢,迳取武林天骄胸口的“璇玑穴”。这两招同时并用,乃是“天罡尘式”与“柔云剑法”的精华所在,端的是奥妙之极,威力无穷!

    武林天骄竟是依然神色自如,笑道:“上次我一曲未终,殊属遗憾;今日有幸重逢,你再听我吹一支曲子如何?”洞箫凑到口边,一声清越的萧声飞了出来,气流激荡,把蓬莱魔女的拂尘吹了开去,随即听得“当”的一声,蓬莱魔女的青钢剑砍中他的玉萧,也给他的玉箫弹开了。

    武林天骄的玉箫没有离开他的口边,但蓬莱魔女狂风暴雨般的剑招,竟给他随意挥洒,一一化开,每一剑都恰恰给他的玉箫挡住,他的玉箫家数虽是与玉面妖狐的古笛家数同源,差异不大,但他运用的神妙,功力的深厚,却不知比玉面妖狐高出多少倍,蓬莱魔女可以制伏玉面妖狐,对武林天骄却是一筹莫展!武林天骄不但挥箫拒剑,举重若轻,而且箫声也从未间断,蓬莱魔女的拂尘被他吹得尘尾飘飘,缕缕散开,“天罡拂尘三十六式”施展开来,已是不成招式!

    武林天骄吹的乃是唐诗人陈子昂的“登幽州台歌”,这首歌很短,总共只有四句,“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凄怆激越,当真是响遏行云,令人不知不觉之中受了箫声的感动,蓬莱魔女大吃一惊:“想不到他的箫声还有这许多妙用!”连忙强摄心神,正拟再施展生平所学,与他一决雌雄,武林天骄已吹到最后一个高音,忽然拔了一个尖儿,似一根钢丝抛人天际,蓬莱魔女不觉心头一震,说时迟,那时快,武林天骄已突然反守为攻,玉箫挥舞,忽地在一招之间,遍袭蓬莱魔女的奇经八脉,蓬莱魔女迫得使出“登云纵”的绝顶轻功,平空拨起,一个倒翻,向后方纵出了三丈开外,虽然是避开了武林天骄这一击,但高手过招,给敌人迫得一退三丈,已经可以说得是落败了。

    蓬莱魔女一片茫然,但那武林天骄却没有乘胜追击,反而后退,他也像蓬莱魔女那样,就在那瞬息之间,也突然使出了“登云纵”的绝顶轻功,一个倒翻,向左斜方倒纵出三丈开外,恰恰落在公孙奇面前,玉箫一个盘旋,竟似闪电般的手法,突换向公孙奇点到!

    公孙奇家学渊源,他的父亲公孙隐乃是武学奇才,只有桑白虹的父亲桑见田在时,能与他抗手,虽说公孙奇因与桑白虹私奔,未曾尽得他父亲的衣钵真传,但所具的一身上乘武功,已是非同小可。与桑白虹成亲之后,桑家的武功秘奥,他也略有所窥,尤其是最近又学了桑家的“大衍八式”,融合了两家之长,武功更是大大地精进了。

    “武林天骄”闪电般地攻来,却也未能将公孙奇立即点倒,就在武林天骄的玉箫堪堪点到他胸口的时候,只见他身形一仰,腰向后弯,脚跟一旋,王箫几乎是贴着他的面门扫过,陡然间一缕青光飞起,只听得“当”的一声,他已拔剑出鞘,格开了武林天骄的玉箫。他闪招、拔剑、长身、还击,四个动作,一气呵成,武林天骄也不禁暗暗赞了一个“好”字,心想:“他的武功虽还比不上他的师妹,但在武林中能胜过他的恐怕也只是有限的几个人了。”

    说时迟,那时快,武林天骄挥舞玉箫,已把公孙奇前后左右的退路全都封闭,公孙奇虽不至于在数招之内见败,但全身穴道,都已在武林天骄卷起的千重箫影笼罩之下。

    公孙奇又惊又急,连忙叫道:“你弄错了!连姑娘是,是……”他心想这“武林天骄”在他师妹剑下救了连清波的性命,当然是连清波这一边的人,他正想向武林天骄说明连清波是他的朋友,话犹未了,武林天骄已是“哼”了一声,冷笑说道。

    “你才弄错了,在你一身武功,却不学好!”他口中说话,手底丝毫不缓,只听得一片断金碎玉之声,就在这说话的时间,他的玉箫已插进了公孙奇剑光封锁的圈子,直指到了他胸前的璇玑穴,公孙奇哪里还能分神说话,连忙横剑护胸,瞬息之间,玉萧金剑,已碰击了十七八下!公孙奇虎口酸麻,眼看就要遮拦不住。

    蓬莱魔女正想上去帮她师兄,忽听得一声惊呼,在花树丛中,突然现出一个人影,不是别人,正是公孙奇的妻子桑白虹。

    武林天骄摇了摇头,说道:“嫂子,公孙奇如此对你,你还怜惜他么?”桑白虹指着公孙奇骂道:“怪不得我的病迟迟不好,原来是你存心害我,竟然在我的汤药中放下了闽南桃花溪的百年茉莉根!好在我命不该死,倒要看看你这副黑心肠是怎么生的!公孙奇叫道:“娘子,念在——”底下那“夫妻之情”四字来曾出口,又已被武林天骄的攻势迫住,只能全神招架了。桑白虹冷笑道:“我若不是念在夫妇之情,早已任凭恩公将你杀了!”蓬莱魔女听得桑白虹对武林天骄称作“恩公”,颇为诧异,她这时也已看得出来,武林天骄的攻势虽然凌厉,却仍是手下留情,并无取公孙奇性命之意。

    蓬莱魔女怔了一怔,随即恍然大悟:“是了,我在孤鸾山上所见的那个影子,以及刚才用暗器打碎药碗的那个人,原来就是这武林天骄!他本来就不是想取我师兄性命,而只是为了救我师嫂来的。但他却怎么会知道我师兄蓄意谋害师嫂呢?是偶然撞上的呢还是有心来的?”

    武林天骄道:“好,他是你的丈夫,我不便越俎代庖,随你怎样处置他吧!”桑白虹恨声说道:“我不要这样的丈夫,从今之后,我只当是他死了!”走上前去,“呸”的啐了公孙奇一口。恨恨说道:“公孙奇,你好,你好!”接着噼噼啪啪,连打了公孙奇四记耳光!公孙奇被武林天骄的攻势迫住,那一口唾涎和四记耳光,全都不能闪开。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