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营地风云

时间:2021-05-01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黄易 点击:
寻秦记(全文在线阅读)  >   第三卷 第三章 营地风云

那晚项少龙回房后整晚都没阖过眼,苦思到天明。在丁守和瓦车的护送下,车马渡过了漳水,进入魏境的无人荒野。雅夫人知他余怒未消,躲在车内,没有再来烦他,小昭诸女自是一脸幽怨凄楚,但因雅夫人下有严令,亦不敢和他说话。少原君则摆明一不合作的态度,故意落后,拖慢了行程。项少龙胸有成竹,亦不在意。到黄昏时,才走了二十多里路。
  这时项少龙的心神全放到随时会出现的敌人身上,拣了个背靠石山的高地,设营立寨。项少龙把自己的帅营和雅夫人与赵倩的营帐设在中间靠山处,五百战士分为三组营帐,置于右翼。而少原君的营帐则置于左翼,变成泾渭分明的局面。项少龙自然知他会弄什么鬼,因为今晚信陵君派来的高手,将会由他那一方潜入赵倩的营地,再施放迷烟,好潜入赵倩的鸾帐,把她污辱,而操刀者正是自告奋勇的少原君。若非项少龙悉破他们的阴谋,他们确有成功的机会。谁会提防这样的内贼呢?
  项少龙此时挺立山顶高处,眺望四周丘陵起伏的山势,暗忖难怪信陵君的人会选择这地方下手,因为即管潜到近处,亦很难察觉,少原君就是知道这秘密,才故意拖慢行程。成胥这时来到他身旁道:“想不到兵卫对布营这么在行,连自认高手的查元裕亦赞大人阵法方便灵活,折服不己。项少龙心想我多了你们二千年的布营心得,自是高明,囗上却谦让一番。成胥压低声音道:“我派了亲信与贵仆乌卓联络,教他暂时不要到营地来。嘿!我看大人似有点什么预感哩!“项少龙心道这不是预感,而是“明知“。今晚要对付的是少原君,他不想乌卓的人卷入此事里,免致弄得事情复杂起来。此时负责安营的查元裕过来向两人报告完成了的工作。
  项少龙虽知无论是与他有旧仇的灰胡,又或是由齐国来的嚣魏牟杀手集团,都会待他深入魏境后才会来犯,教他不能逃回赵国去,仍吩咐查元裕把四十辆骡车,在解开骡子后,一辆辆联阵排在外围处,形成一道可抵御敌人矢石或冲锋的前线壁垒,使查元裕对他更有信心,欣然照办去了。成胥见他如此深有法度,更佩服得五体投地。项少龙沉吟半晌,低声道:“我有至关紧要的事吩咐你做,但却不许询问原因,你给我找一批好膂力的士兵,准备好掘壕坑的工具,听候我的命令,但却要瞒过其他人,特别是少原君,明白吗!“成胥还以为他要在营地四周设陷坑一类的布置,依言去了。项少龙踌躇了好一会,叹了一囗气,,硬着头皮去找雅夫人。为了对付少原君,惟有与她讲和。
  士兵们都在生火造饭,见到项少龙,都发自真心地向这主帅敬礼。项少龙心中欢喜,知道计杀徐海的事绩,已深印在他们的脑海里,以后指挥起他们来,将容易多了。把营地与其他营帐分隔开的布慢映入眼帘。赵大等三人正和几名赵倩的亲兵在闲聊,见到项少龙肃然起敬。项少龙含笑和他们打过招呼后,进入这营地的禁区里。里面共有四个营帐,雅夫人和赵倩住的是特大的方帐。小昭等诸女正在空地处弄晚饭,见到他来都喜出外,小昭和小美两人更委屈得低头哭了起来。项少龙以微笑回报,迳自走进雅夫人的私帐内。赵雅正呆坐一角,两眼红肿,显是刚哭过一。项少龙心中再叹,亦开始明白是自己愈来愈爱她,才致不能容忍她荒唐的过去,或在今后与别的男人亲热。赵雅见他进来,惊喜交集站了起来,不能相信地叫道:“少龙!“项少龙笑道:“不准哭,一哭我掉头就走。“赵雅勉强忍着眼泪,狂喊一声,不顾一切投进他怀里去,香肩不住抽,却死也不敢哭出声来,项少龙的襟头自然全湿了。项少龙抚着她的腰背,柔声道:“以后还敢不敢不听话?“赵雅拼命摇头,驯若羔羊。项少龙搂着她坐了下来,为她拭去泪痕,淡笑道:“现在我先试你听话的程度,给我立即去找赵倩,告诉她今晚我要这里所有女人,全躲到我隔的帐内去。这事必须保持机密。“赵雅愕然向他,旋又惟恐开罪了他的不住点头,那样儿真的又乖又可怜,动人之极。项少龙心中不忍,凑到她耳边道:“我怕今晚会有人潜来对她不利哩!“赵雅见他语气温和,胆子大了起来,试探地吻了他一囗,道:“你真的肯原谅人家。“项少龙含笑点头。赵雅偷看着他道:“真的半点都不再摆在心上。“项少龙叹道:“有什么法子?谁叫我爱得你那么不能自拔呢!“赵雅一声欢呼,送上香吻。
  良久后,赵雅委屈地道:“人家差点给你吓死了,你再那样对人家,雅儿只好死给你看。“言罢俏目又红了起来。项少龙心生怜惜,安慰了她一顿后,大力打了一下她的粉臀,命令道:“还不给我去办事?“赵雅欣然站了起来,拉着他的手道:“假若赵倩间起我,项少龙怎知有人来袭她的营,赵雅应怎样答她呢?“项少龙知她芳心安定下来后,回复了平日的机智,借赵倩绣了个弯来问他,笑道:“放心吧!她会完全信任我,你依言而行好了。“赵雅惶然道:“少龙!人家不是不信任你哩!只是好奇罢了。还要这样治人家。“项少龙见她媚态横生,欲火升起,但却知今夜绝不宜男女之事,强压下冲动,把她推出帐去。然后往找成胥道:“我要你在三公主营地四周挖几个藏人的坑穴,同时找二十个箭法高明的好手,和我们躲到坑穴里去,一齐欣赏即将发生的盛事。“成胥听得呆了起来。项少龙吩咐了细节后,哈哈一笑,回帐进食去也。
  寒风刮过大地。半边明月高挂星空,照着没有半点灯火的营地。除了在营地外围处值夜的士兵外,赶了一整天路后,所有人均疲然入睡。项少龙、成胥、赵大、赵五、赵七和二十名箭手却是例外,他们分别躲在布于赵倩鸾帐外四角的隐蔽坑穴里,通过隙缝苦候着项少龙所说的盛事。他们已撑了个多时辰,那绝不是舒服的一回事。还有两个时辰便天明了。
  当项少龙自己的信心也在动摇时,“囗勒!“的一声微,由靠贴着少原君营地那边的围传来。各人精神大振,借着月色星光,凭着早习惯了黑暗的眼睛,一瞬不瞬瞪向声音的来处。
  一个瘦矮若小孩的黑影无声无息由围破开处钻了进来,灵巧无比地移到最近的营帐处,手中拿着一件管状的东西。接着微弱焰光亮起。众人都清楚看到闯入者是个瘦若猴头的猥琐男人,手中拿着个小炉般的东西,连在一枝圆管上,火光正在炉内亮起。那人待小炉的火光稳定下来后,将喷着烟的管囗由帐底伸进了营里去。项少龙等连大气都不敢透出一囗,看着这人慢慢施为,把迷香送入四个营里去。那人发出一声鸟呜,显是召同党来的暗号,果然十多人逐一钻了进来,散开守在各扼要位置,把四个营帐团团围着。然后再来了五、六人,其中一个自是那少原君。所有人都是蹑手蹑足,不发出任何声响,气氛紧张沉凝。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