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落花时节第31章

时间:2021-04-26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阿耐 点击:
 落花时节(全文在线阅读)>    落花时节 第 31 章

    电梯到地下一层,陈昕儿却面红耳赤地站在电梯里无法挪窝。田景野扶着电梯门,疑惑地问:“怎么了?再不行你把注会证找出来给我,我替你去朋友的事务所里挂个名,你每月领钱就是。多大的事儿,咱今天又不是来面试。”

    陈昕儿更是快将脸埋进胸口出不来,“我还差一门……没考就去深圳了。”

    田景野愣了一下,但立刻若无其事地道:“哦,那也没什么。走吧,吃饭占位置去。”

    可陈昕儿不肯挪窝,期期艾艾地非要把话说清楚,“那时……那时宁宥一边怀孕生子一边气贯长虹地在职读研拼下硕士和工程师,我却被公司开除,我一张脸没地儿搁,就跟她谎称我拿下注会了。当时大家都知道我在考,都没怀疑。但我自己心虚,怕他们问起,也再说他们帮我找新工作时候总提到注会,而且……你也知道的原因,我索性跑去深圳了。田景野,楼上那公司太高档,我不行的,还是算了。”

    田景野继续耐心地回避问题,道:“跟宁宥竞争很辛苦的。”

    陈昕儿激动了,“是啊是啊,为什么老天不公平,三千宠爱在一身呢?脑袋好,长得好,谁都爱她,甚至做坏事都从来不会被戳穿,人真是越活越不得不信命,什么都是命中注定。命不好的人再努力又有什么用呢,老天只要拿手轻轻一拨,努力全去了反方向,越努力越过得差。我这几年什么都努力过了,我认命,认了,好不好?”

    田景野听得哭笑不得,朗朗上口地冲出一句口水话,“你一直长得很好……”说话时候不由得仔细看向灯光亮堂的电梯里的陈昕儿,赫然发现如今的陈昕儿鼻子两边高耸着两团孤拐的颧骨,一张脸充满令人不忍卒视的晦气相,早已不见当年阳光灿烂一根筋的骄傲。田景野无法睁着眼睛说瞎话再提违心的赞美,只好拐了个大弯,道:“你认命,让我这种吃过三年牢饭有妻离子散的人情何以堪。我还没认命呢。走,吃饭去。呵呵,这话我都说第几遍了啊。”

    陈昕儿不由自主地走出电梯,电梯在她身后急速关上,夹缝里灯一闪,逃命似的上去了。陈昕儿都顾不得这些,只追着田景野道:“我们怎么会一样?你浑身都是本事,到处都是朋友。我呢,招聘广告上已经不要我这种年龄的人,我又除了大学文凭没别的证,个人简介拿不出去,个人工作经验完全落后,如果单位深入调查一下我还是个被开除的,我完全就是个拿不出手的人,我除了结婚做住家主妇,我还能做什么?可又有谁还会要我这种人?同学都在笑话我,是吧?我现在出门都不看人,省得看见熟人还得打招呼,可惜我没能力搬走去别的市,我在这儿出门浑身如背芒刺,如过街老鼠。更不用说上班。本市不大,本地人工作中熟悉了牵来扯去唠叨几句就能发掘出我是谁,我做过什么……”

    田景野听得头大如斗,他试图让自己可怜陈昕儿,表达同情,却挣扎着发现他做不到,他反而理解了简宏成的厌烦。但他还是绅士地替陈昕儿打开车门,请陈昕儿跟太后似的坐在后面。田景野以为陈昕儿会谦让到副驾驶座,可陈昕儿二话不说钻进后座妥妥地坐下了。田景野不由得微微摇头。谁的生活都有起有落,可大多数人不顺的时候会自己寻找出路,会抓住救命稻草,而不是如陈昕儿浑身满满的负能量,看不见别人的痛苦,看不见自己的好处,不思进取,只一股脑儿复读机一般地埋怨埋怨埋怨。久而久之,谁能不抱头逃离?

    陈昕儿等田景野一上车,便继续她的唠叨,“真的,现在办公室里做事跟我那时候完全不同,现在什么都要证,什么都持证上岗,连去做张信用卡都要问你社保号,人真是稍微落后一下就寸步难行。我在家里关了那么多年,走出来……”

    田景野听得终于不耐烦了,将刚点火的车子熄了,扭头道:“你不打算在这家公司做?”

    陈昕儿一接触田景野严肃的脸,有点儿懵,忙道:“这家太高级,对技能要求一定很高,而且大办公室人多嘴杂,员工又普遍年轻,我看跟我同龄的只有清洁工阿姨……”

    “那就算了。”田景野打断陈昕儿的话,“我送你回家。你家里的面条还够吃几天?”

    “两天。问这干嘛?”

    田景野叹口气,“今天周六,我下周二再去找你。我现在有事,不请你吃饭了,我送你回家。”

    陈昕儿吃惊,看了田景野会儿,幽幽地叹息,道:“我狗肉包子上不了席,让你讨厌了吧?全班这样的人只有我一个了,我那天真不应该请出曹老师办同学聚会……”

    田景野赶紧再次点火启动冲出车库去,任陈昕儿在后面唠叨而不敢回答一句,早送走陈昕儿早好。

    宁宥一直眯着眼看宁恕的动静,一边心里着急老妈那边的事儿。她太清楚她妈妈,一口拒绝去上海之后,她就别想再劝说了,没用。但还有宁恕可出马。为了妈妈,宁宥怎么都得尝试一下。

    她再发一条短信给宁恕:刚跟妈妈谈了一下,破裂。我立刻找你谈话。发完短信,宁宥便起身走向水库边。

    宁恕这回很警惕,收短信收得非常及时,看清短信,正好程可欣也慢吞吞走近。他立马对赵雅娟道:“赵总,我有个熟人正好也在,我过去打个招呼。”等到赵雅娟点头后,随即又周到地与程可欣赔个罪,匆匆走开。

    熟人?程可欣听得清清楚楚,心里加倍不解。

    赵雅娟看着程可欣,而不是看向宁恕的方向,不动声色地微笑道:“看来今天这偏僻地方来的人还挺多。”

    程可欣忙收起狐疑,笑道:“刚才在上面亭子里看捕鱼,还真想也上船试试呢,好新鲜有趣。都冲着这个来的吧?”

    “我就知道你们年轻人会喜欢。小宁很有才,我刚请他过来我公司帮我,他答应了。我也很想请你来帮我,我跟你爸说去。”

    “谢谢赵总垂青,不过我做外贸闲散惯了,想睡懒觉就迟到,想好好做就加班,都不用跟谁去解释去争取,可能到大公司做会拘谨死,怕怕。”程可欣一边说一边做了个鬼脸。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