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落花时节第30章

时间:2021-04-23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阿耐 点击:
 落花时节(全文在线阅读)>    落花时节 第 30 章

    程可欣坐在女企业家赵雅娟身边,前面坐着司机和程父,一起赶赴东门派出所。一路上,程可欣竭尽全力有艺术地美化宁恕。她口齿伶俐,说起来娓娓动听。

    “早上在车库遇见宁总,他说他车底下捡到一只钻戒赶着去交警察,我还以为他开玩笑。等晚上饭桌上听爸爸说起,才想起早上的事。可我最先以为宁总失物交警察只是说说而已,打他手机问的时候还很小心给他留了余地,我想这么贵重的物品即使他动摇了一下暂时保管也情有可原。可结果反而是我尴尬了,宁总原来早就交到东门派出所。真让人意外呢。”

    赵雅娟连连点头,“意外中的意外。我回想起来,大概戒指掉在三个地方,你说的那个停车位是其中之一,我也去找过,还问过有没有监控,那儿正好是盲区。没人看见又没有监控,还肯主动把这么小的贵重物品交给警察,相当不容易。那位宁总是做什么的?”

    “宁总是我们一中的高才生,中学时候只知道他数理化成绩很好,偏科得厉害,长得像根绿豆芽,瘦瘦高高的。想不到前阵子见到已经做了家和房产集团派到我们市的总经理,只是……最近不大顺,不知道说出来算不算背后八卦他。他最近很不幸……应该说是无辜被陷害,丢了那个总经理职位。早上就是回家和房产办离职手续,在办公楼地下车库遇见我。我觉得宁总这种心情下还能第一时间把捡到的钻戒交给警察,更不容易。”

    赵雅娟非常认可,“是啊,办这种手续心里肯定不愉快的,可还能想到失主很着急,立刻把失物交公,人品是相当好了。换我是做不到,起码得等我气头过了再说,是吧?”

    程父在前面终于忍不住探过头来看这女儿问:“你们很熟?他多大年纪?”

    赵雅娟的钻戒失而复得,虽然还没到手,可心里已经非常开心,闻言笑道:“老程急了,哈哈。还用问多大年纪吗?中学时候认识,要差也差不了几岁啊。明天我死活把他拖来给你看,我们一起吃个饭,你再忍一晚上。”

    程可欣尽力平静地微笑道:“宁总的女朋友是市发改委蔡主任的女儿,也是一中的。”

    程父顿足,“这把年纪的男孩只要稍微平头整脸有个工作的就很抢手,更别说人品好能力强的。蔡主任做梦都得笑醒了。”

    赵雅娟倒是只“呵呵”两声,拉着程可欣的手道:“老程不用急,令爱有才有貌,人品又是一流,我看你天天做梦都得笑醒。”

    程可欣脸上虽然跟着笑,可心里很不是滋味。

    三十

    简宏成与唐在电话里约定见面,地址在第一医院。简宏图见了地址很犯嘀咕,怎么会在医院见面?车子一到医院,简宏成就让弟弟坐在车里别动,他单独去与唐会面。宁宥听到唐时瞬间变色,令简宏成决定隔绝简宏图与唐的联系,以免伤及宁宥。

    简宏成到达约定地点,便拿出手机打唐的电话。很快,便见一个高大男子微举手机摇动示意着过来,他也忙迎上去。路灯光下,简宏成见男子浓眉大眼,虽满脸疲倦不掩刚毅,忽然心里微生醋意,可别是宁宥的老情人。又想到郝青林英俊儒雅,宁宥一向喜欢英俊的人,而他简宏成却是其貌不扬,想起来不免沮丧。但他还是正常地上前与唐握手寒暄。“你好,你好。本来应该早点儿联系,但我想电话里联系可能不方便,还是亲自拜会比较好。请原谅,这么晚还打搅你的休息。”

    唐一边说着没事没事,一边打量简宏成,道:“是我不好意思,把你请到医院来见面,连个坐的地方都没有,好生怠慢。实在是抽不出身,我爸中风住院,我妈随即查出胃癌开刀,我一下班就在这住院楼里上上下下地跑,不敢走远。那我们长话短说?”

    “好,好,我也不跟你客气了。令尊和……”

    唐摆摆手阻止简宏成的问候,直奔主题道:“如果我没看错,令姐简敏敏与宁恕的案子,应该是多年前崔浩杀人未遂案的延续。”

    “二十几年前的案子是起因,而后是简敏敏与宁恕得一样的毛病,念念不忘仇恨,认为自己是最大受害者,两人又不肯约束各自的行为,越斗越凶。他们斗的时候是不听家人劝告一意孤行,家人也深受波及,可出了事家人又不可能袖手不管。”

    唐点头赞许,“你说得很客观。呵呵,都忘了介绍我自己,这是我名片。”

    简宏成当然知道人家是认可了他之后才肯掏名片,也估计对方早调查过他,但还是殷勤地互换名片。而后才道:“我刚刚从律师那儿出来,希望聆听唐处的指教。”

    “指教不敢。既然你刚与律师谈过,再加你对双方当事人的了解,你对案子的经过应该已经清楚。这个案子不复杂,但如果你们想获得实事求是的判决却也非常不易。一方面是令姐太自以为是,另一方面是宁家一贯以弱者面目出现博取有利的倾斜……”

    简宏成听到这儿,一边点头,一边忍不住笑了,他不由自主想到宁宥一贯柔弱表面之下是强悍的心。“唐处才几天的观察已经远远超过许多人一辈子的观察。确实是这个问题。与宁家正相反,我姐的态度往往招致恶感。非常感谢贵局调查人员排除干扰,厘清事实。”

    唐点点头:“行,看来我可以看到一场公道的判决了。对不起,我不可能违法乱纪,我只能做到这些,害你为这点儿小事从上海大老远跑来一趟,过意不去。”

    “唐处太客气,我还没敢写你给我指点一条明路呢。我知道怎么做了。能请教……”

    唐摆摆手,笑道:“我离开得太久,我妈的吊针可能药水快打完了。简总,交给你我就放心了。”

    唐说完就走了。留下简宏成惊愕地看着他的背影,百思不得其解。兴师动众见一面,所求这么简单?只是为了考察一个担得起他善意提醒的执行人?不过话说回来,唐提醒得非常及时正确,这确实是他下阶段必须为简敏敏做的事。但,就这些?唐图什么?

    简宏成回到车上,对弟弟道:“你明天准备上好的果篮和鲜花,两份,都送到……中风在哪个科住院?你打听一下,送到姓唐的病人床头,大约六十几吧,男的。不要塞钱。态度恭敬一些。病人或者家属若是问起,你一问三不知,只说是唐处的朋友昨晚才得知消息,赶紧送的。”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