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落花时节第29章

时间:2021-04-21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阿耐 点击:
 落花时节(全文在线阅读)>    落花时节 第 29 章

    早上送儿子上学,是宁宥最热衷的事,一者说明这一天平安无事,二者可以一路与儿子说话,这是母子最好的交流时间。

    果然,郝聿怀上车就问:“我还是感觉你昨晚哭了,可你又赖掉。”

    宁宥只好脸皮一红承认,“呃,有的。当时情绪有点儿激动,就赖掉不想承认了。”

    郝聿怀赶紧热切地道:“我以后心情不好时候,能不能赖掉?”

    宁宥闲闲一句:“我什么时候逼供过?”

    郝聿怀刚要回答,又立刻刹住车,然后眼睛一弯,笑眯眯地道:“我现在情绪激动,不高兴回答你。”

    宁宥只好给儿子一个白眼。“只想着以后可以赖皮,都不关心我为什么哭。”

    郝聿怀道:“我在逗你高兴呢,而且昨天睡前让你抱了!而且我知道,肯定不是我爸就是你弟。”

    “这回是担心你外婆。有个人很意外地现身,我想提醒我弟别再轻举妄动,可他不接我电话。怎么办,难道我得发无赖邮件给他”

    “什么叫无赖邮件……哦,知道了,你把内容都发在题目上,连续发好几个邮件,他不能不看,即使删掉也免不了看上几眼。”

    “是啊,我还打算刷屏,每个内容发三遍,他没法不看清。”

    “嗨,你弟几岁啦?”

    “问得好!”跟儿子一通话说下来,宁宥不得不想方设法通知宁恕的郁结自然消融。

    宁恕习惯性地起床前从枕头底下翻出手机,刷一下邮箱。当然,他一眼看到满屏的来自他姐姐的邮件。他想不看也不成,宁宥就是比着他手机收电邮的性能给刷的屏。他看清内容,眉头锁得更紧。唐!满屏都是这个字,即使宁宥不点名,他都能一下猜到是谁。

    宁恕什么都没说,收起手机起床。走出卧室,可以看见妈妈在厨房里忙碌。前几天也没仔细看,今天瞧着,只觉得妈妈的背佝偻了许多,背影真的像个老太太了,不再坚强。宁恕攀着门看了好一会儿,直到妈妈似有转身倾向,他才喊了声:“妈,这么早起。”

    “不早啦,都八点半了。睡得好不好?”

    “不好。想了点儿事,结果很晚才睡着。妈,你今天别出去买菜了,眼皮肿得核桃一样了。”

    “嗯。你快点儿洗脸吃饭,等下不是说去警察那儿催催吗,别等人家快下班了才去。”

    宁恕看着妈妈灰白的头发和黑肿的眼圈,以及眼圈里布满血丝的眼白,做了一个重要决定,“不去了,我们大方点儿,适可而止吧。我等下还是去律师那儿咨询一下,看看案子里我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免得到时候应付错了,有理变成没理,把自己栽进去。”

    宁蕙儿吃惊,“也……好,好!”

    宁恕都能听到妈妈呼地一声长长的喘息,显得大大地松一口气的样子。宁恕心酸,觉得自己的决定做对了,“接下去好好在家休息几天,把手臂养好,把有些东西整理出来扔掉,嗯,再把自己捂白点儿,哈哈。再过几天吧,去律师那儿咨询一下,看看案子里我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免得到时候应付错了,有理变成没理,把自己栽进去。”

    “嗯,好,好。”宁蕙儿除了叫好,都不知该说什么。她这下才放心了。只要儿子不再惹事,应该家里不会再有麻烦。

    宁恕看着妈妈脸上由衷的笑容,不禁也笑了。他心里也觉得一阵轻松。为了妈妈,他选择放弃。他为自己所做的牺牲叫好。

    田景野在自家小区门口等到从公交车上跳下来的陈昕儿。这有些出乎田景野的意料。天这么热,还是早上太阳就火烫火烫的,田景野以为陈昕儿会打车过来,因此也没详细说路线。想到不久前,陈昕儿还有专人专车管接管送,飞机坐头等舱,一下子落到拿着手机看地图找公交车的地步,手臂伤口也不知好了没有,公交车晃起来不知怎么用力的,这落差,不知陈昕儿心里头怎么想。田景野心里想着,脸上依然是嬉皮笑脸地迎上去,道:“早说一声,我去接你。”

    陈昕儿冲田景野一笑,但笑得落落寡欢,还不如不笑。“你总算给我行李啦?”

    田景野无奈地笑:“对我客气一点儿嘛。我这几天又不是闲着,我可是为你操碎了心呢。”

    “你能不能别嬉皮笑脸……”

    “是,**。您这边请,摆驾这条楼道。”

    陈昕儿看着这有点儿年头的居民楼犯疑,不觉停下脚步,“怎么会……”

    田景野看清陈昕儿眼中的疑虑,只得也正经了,“这是我工作后买的第一处房子。全班第一,全班最大,还记得吗。可即使全班最大的房子,你的家什还是满满占了我一只客厅一只卧室。跟我来。”

    “方便吗?”陈昕儿依然站在艳阳下没有挪步,说话干脆而利落。

    可田景野差点儿一脚踩空了楼梯,又不好取笑,只得道:“方便,现在没住人。这下放心了吧?”

    陈昕儿这才跟上来。跟田景野进门,见房子似乎刚粉刷一新,墙面雪白,家具光洁,地板雪亮,即使大开着窗户,热风穿堂而过,空气中依然有股淡淡的油漆味。而她历年攒下的东西都堆放在这间半新不旧的房间里,小山似的纸箱堆,成年人都可以在里面捉迷藏。陈昕儿看着这些,吊了好多日子的心终于放了下来,不禁看着纸箱堆微笑了。

    田景野将大门一关,道:“你别忙着笑,跟我来看。这房子和家具都是旧的,我让侄子赶工刷了两遍,让三个钟点工阿姨连夜打扫干净。但这卧室里的床和里里外外的沙发都是新的,不是高档货,都宜家搬来。”田景野说着,将房门钥匙拿到狐疑地看着卧室的陈昕儿眼前晃,“钥匙全给你,拿着。”

    陈昕儿惊讶地看着眼前晃动的钥匙,眼珠子跟着钥匙一起晃,看得田景野心里笑死,又不敢笑出来。“这是干什么?”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