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落花时节第27章

时间:2021-04-16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阿耐 点击:
 落花时节(全文在线阅读)>    落花时节 第 27 章

    田景野自以为记性了得,可今天他都已经忘了走了几家店,试穿了几次衣服。后来他索性向无知妥协,宁宥拎出什么衣服,他便直着眼睛接着,问好服务员试衣间在哪儿,别的什么意见都没有,进去试穿便是。出来,则是也什么意见都不必表达,宁宥点头,他掏钱,宁宥摇头,他捂住钱包。以至于宁宥嬉笑着问他“钱包还有余量吗”时,他看看空空的双手,疑惑地问:“你指的是哪件?”宁宥大笑不已。

    眼看差不多够一季的穿着,宁宥提议:“今天就给你买这几件,不过我大致了解你尺寸了,以后看见打折时再陆续替你收一点儿。下一站,做头发,然后我去把灰灰接来,晚上一起吃晚饭。”

    田景野不解,摸摸头顶,“我刚剪过。”

    宁宥道:“看得出,而且没超过十天。但你头发比较细软,最好稍微烫一下,掩盖你的头型。”

    “哈哈,人家锥子脸是锥子下巴,我锥子脸是锥子头顶。行行行,反正你怎么安排都对。”田景野见宁宥闻言一愣,奇道:“怎么了?安排有冲突?”

    宁宥摇头,“想起我这话要是对郝青林说,他又该多心了。郝青林后脑勺有点儿扁平,我有次建议他如此这般做头发掩饰一下,他就猜疑我讥笑他脑容量小,智商不如我。我后来千方百计避开这种话题,他又觉得我做人太计较。人只要一自卑,动辄得咎。”

    “我坐牢前在你家躲那几天已经看出来了。他刚毕业时候多风华正茂啊,我都想变性嫁他。变化真大,所谓的不进则退吧。嗳,买衣服买得我晕头转向,差点忘记来上海找你的正事……”

    “原来不是周末拜访好友?”

    田景野转着脑袋哈哈笑,“跟好友见面怎么能不嚼舌根,我忘记的是嚼舌根的主题。我们边走边说。”田景野拎起这个店买的两袋衣服,另一只手开门让宁宥先走。

    “别跟我说宁恕,我最近屏蔽这两个字。”

    “哈哈,这两个字让简宏成很头痛,不替他。我犯傻主动抢来一件麻烦事,简宏成把陈昕儿的家当打包送来,让简宏图交给陈昕儿。我怕简宏图那小泼皮为难陈昕儿,千方百计把那些东西抢过来,我自己送。可是一看见小山一样多的家当,我傻了……”

    宁宥会心笑了,“陈昕儿光是那几只撑门面的包,就够塞满她爸妈家所有储物柜。要是再让她爸妈了解到那些包的价格,她耳朵得被念出老茧。是不是陈昕儿催着要,你却婆婆妈妈替她犯愁她会不会更加不容于她爸妈?”

    田景野点头,“她是不是脑袋有点儿问题了。好歹锦衣玉食那么多年,什么固定资产都没攒下,只有那一大堆易耗品。如今饭票让她吓跑了,她总得为未来生计想想,可看她现在比高中时代还不如的待人接物,完全没法出来工作啊。我愁那么一堆小山似的家当给她送去,会不会把她最后的爸妈靠山也敲掉,然后我们街上多一个疯婆子。所以我拿到仓库钥匙后,一直没给她送去,差点被她骂死。”

    宁宥感喟,“简宏成要是脑袋能转弯,他得好好感谢你帮他解决后顾之忧。”

    “哈哈,那是副产品。我是真看不下去,陈昕儿现在完全不懂见什么人说什么话,在什么场合说什么话,怎么把话说得婉转让对方接受……她要是个刚大学毕业的,配一张张扬的漂亮脸蛋,那全天下都会原谅她,可她现在是奔四十的人了,谁肯让着她……”

    “嘿!”

    “嘿什么嘿,你不一样,你千年得道,逆生长,哈哈哈。”

    “说得精准,精准到小数点后七八十位了。你想怎么救救陈昕儿?”

    “对。你得替我一起想。”

    宁宥想了会儿,“这事说来话长,可又不能当着灰灰的面说。”她拿出手机给儿子发短信,“训练结束,去小区东门的‘食荤者’饭店等我,要个小包间。到饭店的时候给我一条短信。”然后跟田景野道:“行了,我也去做头发,我们便做边聊。你先说你有什么打算。”

    田景野非常干脆地道:“做个自食其力的正常人。”

    宁宥再度感喟,“想不到,做个正常人竟会成为陈昕儿的难题。多年以前,我还以为应该是我的难题。谁电话?你的。”

    “你的!”

    “哎哟,对,昨天灰灰手脚痒偷偷替我换了铃声,害死我。简宏成?”宁宥当即打开免提。

    田景野抢在宁宥之前,对着手机一声吼:“找宁宥干嘛?她陪我逛街买衣服做头发。”

    宁宥一听就扭脸诡笑了,掏出笔在手心写俩字:“弯蜜”。田景野看了也笑,道:“那土包子肯定想不到这一层。”

    果然,简宏成轻度晕厥后苏醒,急道:“你无耻吗?田景野?”

    “这家伙,都口不择言了。你找宁宥什么事?宁宥说了,目前屏蔽‘宁恕’这俩字。”

    “哦,我不提那两个字。警察刚通知我了,似乎就是宁宥前两天提过的三宗罪。另外两个逃跑的从犯也抓到。我通报一声,我掏钱给四个在押的请律师,请原谅。”

    宁宥尴尬地将脸扭向一边。田景野笑道:“宁宥表示,关她屁事。”

    简宏成再急:“田景野你滚一边儿去。”

    田景野笑:“我夏天衣服都是三年前的,稍好点儿的还都让我儿子妈剪了当抹布泄愤,就不许我来上海买衣服吗?”

    宁宥只得介入:“知道了。但我没法确定我弟会不会去北京工作,他现在对我封闭消息了。抱歉。”

    简宏成道:“据我了解,他在设法留下。今天就这些事。田景野,陈昕儿的行李处理完没有?她开始疯狂找我熟人要她行李。”

    田景野这回实实在在地道:“我正找宁宥商量呢。我翻了一遍同学录,宁宥应该是最熟悉她的,而且还是不打不相识的那种熟悉,最深刻。你等我消息吧,反正你准备好一小笔钱,名目我替你想好了:扶持陈昕儿做个自食其力正常人基金。”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