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踏雪者之暗影判官(4)

时间:2021-04-15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君天 点击:
 
  泰安的早晨飘着小雨,杜郁非望着远处的泰山,不禁想到了两年前,自己因这里的差事被贬回泉州,而后,居然发生了那么多事……
 
  “山东卫所的人第一时间封锁了现场,两天来这里没有外人进入过。”苏月夜小声道,“这时候下雨虽然恼人,但那天清晨这里也飘有小雨。你说如果徐朝阳因为雨天,没出来练功,是否能躲过一劫?”杜郁非问。
 
  杜郁非道:“若有人处心积虑要杀你,靠躲是没用的。”
 
  卢天行拿着县衙捕快给的案卷记录,一一对照真实场景,用石块标记了尸体所在的位置,划出了所有的脚印和墙壁、树木损坏的部位,然后将记录递给杜郁非。杜郁非对照了一遍,对其点点头,退回院子的回廊下。
 
  “徐朝阳本身是内家拳高手,擅长武当虎爪手。罗飞和他比起来,会的只是花拳绣腿。”苏月夜轻声道。
 
  杜郁非指着院墙上点点破碎的地方:“这次凶手并没很容易就得手,他们是经过一番恶斗的。”
 
  卢天行翻看记录道:“但记录上说并未在墙外发现血迹,所以凶手并未受伤。”
 
  杜郁非笑了笑,问道:“卢兄,我们是否根据记录演示一次?虽然在下雨,但我们没时间等天晴了。”
 
  “如此,大人就扮演凶手吧。”卢天行拱了拱手,走到雨中。他扫视周围,选了一棵大树站定。他站的位置有一双足印,据说徐朝阳经常在此练功。卢天行忽然有些好奇对方会如何攻击。
 
  杜郁非步出回廊飞身上墙,他潇洒地隔空跨出两步,找了个合适的距离潜伏下身子。他辨别了一下风向,突然凌空掠下,人在半空改变了一下路线,长剑直取对方前心。卢天行以为他会从背后攻击,却不料是正面进攻,头一抬却被雨水打湿了眼睛。只得斜跨一步双手格挡向剑锷。杜郁非身形旋转,一剑扫在对方背后,卢天行眉头锁紧,陡然转身在雨中架起双掌,凌厉无比地攻出三掌。杜郁非深吸口气迎风而起,长剑忽然斜刺向对方眉心。两人掌剑相交各退一步。但踏雪剑诡异地一拐,点在了卢天行的胸口。
 
  “我输了……”卢天行苦笑。
 
  杜郁非道:“没有输赢,我们只是在演练可能有的过程。卢兄,若非为了配合现场的那些足印和印记,也不用站在必输的线路上应付我的剑招。”
 
  “你们两个快从雨里回来!”苏月夜皱眉叫道。
 
  杜郁非和卢天行并肩走回廊下。苏月夜问道:“但这么走个过程,你们又新弄明白了什么?”
 
  “凶手若无踏雪剑在手,用的必为有回转刀刃的铁钩,又或者是双兵。”杜郁非低声道,“不然他的身法要比我快上一截,那可能性不大。”
 
  卢天行道:“凶手是借着雨势突然动手,打了徐朝阳一个措手不及。徐朝阳虽然也反击了,但从动手之初就被压制。只可惜我不会武当身法,不能模拟出更详尽的过程。但有一点,凶手能利用风雨给自己造势,定是极有经验的老手。我觉得这凶手定是成名人物。因为有这样的身手,要不出名也难。但我偏偏想不出,江湖上有谁用铁钩,能用到这个水平。离别钩杨成,断魂钩司徒易,勾魂使者连举?这些人且不说都不在山东,更多不是会为了别人出头的主。”
 
  杜郁非摸摸鼻子并不多言,只是低声道:“我们分头行动,找县衙里和徐朝阳有接触的人谈一遍。”
 
  许多人以为官差办案,重要的是那灵光一现的直觉,仿佛那些案件的结果都是拍拍脑袋随便想出来的。其实绝大多数案件的告破,都是建立在脚踏实地的琐碎工作上。翻卷宗是一个,民间访查是另一个。民间访查的难度在于两点,要么是被询问者胡言乱语,讲得云山雾罩;要么就是一语不发,死守真相叫人无可奈何。
 
  这次徐朝阳案就属于后者。整个县衙没人愿意谈论这事,杂役老黄翻来覆去就是那几句,当天因为下雨,他清扫的工作就晚了半个时辰,却发现了徐大人的尸体。而县令和师爷,也只是例行公事地说了些徐朝阳是几月几日来此,为的是什么公事,本来应该几月几日离开的。但光知道这些有什么用?杜郁非又不愿将这些不说话都拉去牢里,毕竟死了的徐朝阳早在他们锦衣卫内部定为贪官。卢天行去了济南城和袁彬会合,这里只留下了杜郁非和苏月夜,整个县衙因为他们的存在气氛非常压抑。不知不觉又过了两日。
 
  衙门里年纪最大的师爷陈贯中前来见杜郁非:“徐朝阳为了斗垮通判刘堂,在济南府的各县活动了很长时间。这次来泰安,是则为了对付我们县太爷鲁大人……”
 
  “他准备怎么对付?”杜郁非问。
 
  陈贯中道:“官场里的事,无非就是威逼利诱、恐吓栽赃这些事……说句您不爱听的话,锦衣卫是最擅长的了,还用我说?”
 
  杜郁非笑道:“恐怕你还是要说清楚,不然我可不好查。”
 
  “徐朝阳有个外号,叫徐大嘴。叫这个绰号的原因,是他每到一处都会狮子大开口地伸手要钱。若你不满足他,他就会从各方面跟你做对,除非你背后有更大的势力可以压住他。不然,要么妥协,要么就是死路一条。”陈贯中低声道,“刘堂身为通判,管理一府的钱粮支出,很多事若他不点头。徐朝阳就很不好办。他们有冲突是在所难免。徐朝阳之前整刘堂的时候,用的就是栽赃嫁祸的手段。刘堂是难得的清官,硬是被他栽赃了三千两银子的黑心银。三千两……大明律例几十两就要砍头的。好好的清官,因为这莫须有的三千两银子,任是被他安好罪名抄家。这一次他来泰安,是因为县太爷在他整刘堂的时候,为刘堂说了几句公道话。所以他就在泰安坐镇,随时准备诬告我们鲁大人。大家都在为鲁大人担心,没想到,哈哈哈,他居然死在了泰安。他死在泰安未必是好事,但毕竟是死了个恶人,大家都是很开心的。”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