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剑在人在

时间:2021-04-05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古龙 点击:
三少爷的剑(全文在线阅读)   >   第10章 剑在人在

 

所以他走了。

夜色更深,谢王孙慢慢的穿过黑暗的庭院,走上后院中的小楼。

小楼上灯火凄凉,一个衰老而憔悴的妇人,默默的坐在孤灯边,仿佛在等待。

她等的是什么人?

谢王孙看见她,目中立刻充满怜惜,无论谁都应该看得出他的情感。

他们是相依为命的夫妻,已历尽了人世间一切悲欢和苦难。

她忽然问:“阿吉还没有回来?”

谢王孙默默的摇了摇头。

她衰老疲倦的眼睛里已有了泪光,声音里却充满了信心。

她说:“我知道他迟早一定会回来的,你说是不是?”

谢王孙道:“是的。”

× × ×

一个人只要还有一点希望,生命就是可贵的。

希望永远在人间。

× × ×

夜色深沉。黑暗的湖水边,只有一点灯光。

灯光是从一条快船的窗户下透出来的,谢掌柜正坐在灯下独酌。

燕十三默默的走上船,默默的在他对面坐下,倒了杯酒。

谢掌柜看见他,眼睛里就有了笑意。

船离岸慢慢的驶入凄凉的夜色中,静静的湖水间。

燕十三已喝了三杯,忽然问道:“你知道我会回来?”

谢掌柜笑了笑,道:“否则我为何等你!”

燕十三抬起头,盯着他,道:“你还知道什么?”

谢掌柜举杯,道:“我还知道这酒很不错,不妨多喝一点。”

燕十三也.笑了,道:“有理。”

× × ×

轻舟已在湖心。

谢掌柜仿佛已有了酒意,忽然问道:“你看见了那柄剑?”

燕十三点点头。

谢掌柜道:“只要那柄剑仍在,神剑山庄就永远存在。”

他轻轻叹了口气,慢慢的接着道:“就算人已不在了,剑却是永远存在的。”

燕十三掌中也有剑。他正在凝视自己掌中的剑,忽然走了出去,走出船舱,走上船头。

湖上一片黑暗。他忽然拔出了他的剑,在船上刻了个“十”字,然后他就将这柄已跟随他二十年,已杀人无算的剑投入了湖心。

一阵水花溅过,湖水又归于平静。剑却已消沉。

谢掌柜吃惊的看着他,忍不住问道:“你为什么不要这柄剑?”

燕十三道:“也许我还会要的,那时我当再来。”

谢掌柜道:“所以你在船头刻了个“十”字,留做标志?”

燕十三道:“这就叫刻舟求剑。”

谢掌柜道:“你知道这是件多么愚蠢的事?”

燕十三道:“我知道!”

谢掌柜道:“既然知道,为什么要做?”

燕十三笑了笑,道:“因为我忽然发觉,一个人的一生中,多多少少总应该做几件愚蠢的事,何况……”

他的笑容中带着深意:“有些事做得究竟是愚蠢?还是明智?常常是谁都没法子判断的。” 

× × ×

静静的湖水,静静的夜色,人仍在,名剑却已消沉。

人仍在,可是人在何处?

× × ×

今宵酒醒何处?

杨柳岸,晓风残月。

× × ×

秋残,冬至,酷寒。

冷风如刀,大地荒漠,苍天无情。

浪子已无泪。

× × ×

阿吉迎着扑面的冷风,拉紧单薄的衣襟,从韩家巷走出来。他根本无处可去。

他身上已只剩下二十三个铜钱。可是他一定要离开这地方,离开那些总算以善意对待过他的人。

他没有流泪。

浪子已无泪,只有血,现在连血都几乎冷透。

× × ×

韩家巷最有名的人是韩大奶奶,韩大奶奶在韩家楼。

韩家楼是个妓院。他第一次看见韩大奶奶,是在一张寒冷而潮湿的床铺上。

冷硬的木板床上到处是他呕吐过的痕迹,又脏又臭。

他自己的情况也不比这张床好多少。他已大醉了五天,醒来时只觉得喉干舌燥,头痛如裂。

韩大奶奶正用手叉着腰,站在床前看着他。

她身高七尺以上,腰围粗如水缸,粗短的手指上戴满了黄金和翡翠戒指,圆脸上的皮肤很紧,使得她看来比实际年龄要年轻些,心情好的时候,眼睛里偶尔会露出孩子般的调皮笑意。现在她的眼睛里连一点笑意都没有。

阿吉用力揉了揉眼,再睁开,好像想看清站在他床前的究竟是个男人,还是个女人。

像这样的女人确实不是时常都能见得到的。

阿吉挣扎着想坐起来,宿醉立刻尖针般刺入了他的骨髓。

他叹了口气,喃喃道:“这两天我一定喝得像是条醉猫。”

韩大奶奶道:“不像醉猫,像死狗。”

她冷冷的看着他:“你已经整整醉了五天。”

阿吉用力按住自己的头,拼命想从记忆中找出这五天干了些什么事,可是他立刻就放弃了。

韩大奶奶道:“你是从外地来的?”

阿吉点点头。

不错,他是从外地桌的,遥远的外地,远得已令他完全不复记忆。

韩大奶奶道:“你有钱?”

阿吉摇摇头。这一点他还记得,他最后的一小锭银子也已用来买酒。可是那一次他酒醉何处?

他也忘了。

韩大奶奶道:“我也知道你没有,我们已将你全身上下都搜过,你简直比条死狗还穷!”

阿吉闭上了眼。他还想睡。

他骨髓中的酒意已使他的精力完全消失,他只想知道:“你是不是还有什么话要问我?”

韩大奶奶道:“只有一句。”

阿吉道:“我在听。”

韩大奶奶道:“没有钱的人,用什么来付账?”

阿吉道:“付账?”

韩大奶奶道:“这五天来,你已欠下这里七十九两银子的酒帐。”

阿吉深深吸了口气,道:“那不多。”

韩大奶奶道:“可惜你连一两都没有。”

她冷冷的接着道:“没钱付账的人,我们这里通常只有两种法子对付。”

阿吉在听。

韩大奶奶道:“你是想被人打断一条腿,还是三根肋骨?”

阿吉道:“随便。”

韩大奶奶道:“你不在乎?”

阿吉道:“我只想请你们快点动手,打完了好让我走。”

韩大奶奶看着他,眼睛里已有了好奇之意。这个年轻人究竟是什么人?

为什么会变得如此消沉落魄?他心里是不是有什么解不开的结?忘不了的伤心往事?

韩大奶奶忍不住问道:“你急着要走,想到哪里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