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落花时节第11章

时间:2021-02-28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阿耐 点击:
 落花时节(全文在线阅读)>    落花时节 第 11 章

    宁宥下班回家,打开门,就听书房里传出一声大喊,“妈”,她应道:“哎,灰灰。咦,这袋米是谁拿来的?”她看见客厅正中放着一袋十斤装的大米,正是她家常用的那种。

    郝聿怀一脸小得意,但装作满不在乎地道:“哦,回家顺手带来的。”

    宁宥无精打采了一天的脸渐渐舒展了,耷拉的眼角,尤其是耷拉的嘴角,都渐渐地上翘了。她倚在门后微笑着换好拖鞋,轻轻走进书房,见儿子回头,她凑过去,笑着道:“哟呵。”

    郝聿怀挺不好意思地做个鬼脸,“我做作业呢,嗷。”

    宁宥笑着退出,飞快做个黄瓜三明治,切成四小块,每块插一枝牙签,放到儿子书桌上,又笑眯眯地退出,做她的晚饭。

    宁宥做家务虽然看似并不雷厉风行,甚至有些太在意姿态,显得沾花惹草。可前后步骤筹划得好,进程很是顺畅迅速。

    可忽然间,门被重重拍了一下,随后在一阵摩擦声之后,又是重重地一拍。宁宥吓得握住铲子在厨房里发呆,还是郝聿怀窜出书房去看监控视频,“妈妈,是陈阿姨,她好像喝多了。”

    宁宥的好心情给破坏掉了一角,她竖起手指压在嘴唇上,示意郝聿怀别理外面那个。郝聿怀蹑手蹑脚走到妈妈身边,轻道:“陈阿姨看上去很可怕,眼睛像是死的。”

    “妈妈没力气管她,自顾不暇。陈阿姨钻牛角尖了,她自己要钻,别人帮不了她,由她去吧。”

    “噢。”郝聿怀似懂非懂应了声,可走过去看会儿监控,又龟毛地凑过来道:“现在是晚上,她那样子要是走出去,会出事的吧?”

    宁宥简直是欲哭无泪,只得同意郝聿怀放陈昕儿进来。但又警告一句:“她要是吐了,你得负责收拾。”

    郝聿怀不由犹豫了一下,但还是去开了门。

    陈昕儿跌跌撞撞地进门,绕着郝聿怀转来转去,“你妈妈呢?”

    “来,陈阿姨,你坐这儿。”郝聿怀将陈昕儿引到饭桌边,让她坐在硬板凳上。然后窜到宁宥身边得意地道:“这样她就不会吐到沙发上了,容易收拾。妈,交给你了。”

    “谁说我接手了?你放人进来,你收拾烂摊子。”

    “我还有好多作业。”郝聿怀拔腿就溜,却被妈妈一把揪住领子。他只得以妈妈揪住的领子为圆心,转了个角度,面对趴在饭桌上的陈昕儿皱眉头。等妈妈放开手,他郁闷地走到陈昕儿旁边,郁闷地道:“陈阿姨,你知道一个女的晚上喝醉酒还出来乱走,有多危险吗?”他见陈昕儿抬起头,又补充教育:“而且,喝醉酒真不体面。”

    可陈昕儿只是直勾勾地看着郝聿怀,充耳不闻,“你妈妈呢?”

    宁宥将做好的炒芥蓝和香煎三文鱼放上桌,手指敲敲桌子,等陈昕儿的眼光看过来,问道:“吃了没?一起吃?”

    郝聿怀却问:“前几天不是说要结婚了吗?那位叔叔的电话是多少,我叫他来接你。”

    陈昕儿被提醒,冲着宁宥哭诉:“都已经到婚姻登记处了,简宏成一点都不着急,只有我干着急,等号领号都是我的事。可终于排到了,叫号了,一个电话就把他叫走了,他走得头也不回,完全无视我。再急的事,等不到半个小时把登记办完再走也不行吗?他就把我一个人孤零零地扔在那儿,头也不回,真的,回头看我一眼都没有,当我是空气。喂,宁宥,为什么你也当我空气?你不能坐下来听我一会儿吗?”

    宁宥听得心惊肉跳,她借助着忙碌让自己平静,却被陈昕儿叫住。她只得撑住桌子,面对着陈昕儿道:“你想说什么尽管说,但别指望我搭理你,倾听你。你一定要找死,谁都拿你没办法。别烦我。”

    郝聿怀看看妈妈,看看陈昕儿,不很懂。他想说什么,但被妈妈一个眼色阻止。他只好闷声不响吃饭。

    陈昕儿两眼巴巴儿地看着宁宥,接过宁宥递来的一碗黄豆猪骨汤,机械地喝。很快喝到碗底朝天,就急着道:“其实,我知道爱简宏成是死路一条,我早知道的。我也在逃避,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当初大学毕业为了留在上海使出多少力气,就是因为不敢回老家,不敢去北京,不敢去深圳,怕那三个地方会碰到简宏成,又一发不可收拾。命运真不公平,你热火朝天地谈恋爱,简宏成的眼睛里却……”

    宁宥几乎是粗暴地伸手捂住陈昕儿的嘴,不让她说出来,“小孩子在呢,你说什么呢。”

    陈昕儿却奋力挣扎,脱离宁宥的掌控,“我努力过的,我不是你说的一心找死,我不想死的,可我逃不走,命运,都是命运啊。”

    宁宥只得将陈昕儿揪住,拖进主卧去,回头吩咐儿子:“你自己吃,吃完洗碗做作业。妈妈让陈阿姨说痛快。”

    郝聿怀豪放地道:“天涯何处无芳草啊,陈阿姨。”

    “哟呵!”宁宥惊得差点儿打跌,赶紧将主卧门关上,一直把陈昕儿拖到主卧卫生间,再将门关上,估计儿子是听不见了。

    陈昕儿乖乖地任宁宥拖来拖去,乖乖地被宁宥放倒在马桶盖上坐下,她只管自己流泪,唉声叹气。

    宁宥自己坐在旁边的浴缸沿,不耐烦地道:“继续,继续。你别告诉我你逃不走,你选的公司做的正是简宏成的专业,你自找。在上海的同学哪个没劝过你选另一家?另一家的待遇也比这家好,你非要飞蛾扑火,你还说你不想死?”

    “我把所有与他相关的都扔了,只保留这一点小奢求,还不行吗?你们都结婚的结婚,恋爱的恋爱,一对一对肆无忌惮在我眼前晃,多戳心,知道吗?尤其是你,他对你这么好,你却眼里只有姓郝的,我当初劝过你……”

    “别提我的事。继续说你的,让你说痛快。”

    “你快跟姓郝的离婚了吧?简宏成可总算等到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