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大粽子(7)

时间:2021-02-21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金庸 点击:

个是老人,另一个却是少女。

石破天这一下却比见到丁不四追来更是怕得厉害,向二人背影瞧去,果然一个是丁当,

一个却是丁不三。他颤声道:“不好,是……是丁三爷爷。”

那老妇奇道:“你为什么怕成这个样子?丁不三的孙女儿不是传了你武功么?”石破天

道:“爷爷要杀我,叮叮当当又怪我不听话,将我绑成一只大粽子,投入江中。幸好你们的

船从旁经过,否则……否则……”那老妇笑道:“否则你早成了江中老乌龟、老甲鱼的点心

啦。”石破天道:“是,是!”想起昨日被丁当用帆索全身缠绕的情景,兀自心有余悸,

道:“婆婆,他们还在找我。这一次若给他们捉到,我……我可糟了!”

那老妇怒道:“我若不是练功走火,区区丁不三何足道哉!你去叫他来,瞧他敢不敢动

你一根毫毛。”阿绣劝道:“奶奶,此刻你老人家功力未复,暂且避一避丁氏兄弟的锋头,

等你身子大好了,再去找他们的晦气不迟。”那老妇气忿忿的道:“这一次你奶奶也真倒足

了大霉,说来说去,都是那小畜生、老不死这两个鬼家伙不好。”阿绣柔声道:“奶奶,过

去的事情,又提它干么?咱二人同时走火,须得平心静气的休养,那才能好得快。你心中不

快,只有于身子有损。”那老妇怒道:“身子有损就有损,怕什么了?今日喝了这许多江

水,史小翠一世英名,那是半点也不剩了。”越说越是大声。

石破天生怕给丁不三听到,劝道:“老婆婆,你平平气。我……我再运些内力给你。”

也不等她答应,便伸掌按上她灵台穴,将内力缓缓送去,内力既到,那老妇史婆婆只得凝神

运息,将石破天这股内力引入自己各处闭塞了的经脉穴道,一个穴道跟着一个穴道的冲开,

口中再也不能出声。石破天只求她不惊动丁不三,掌上内力源源不绝的送出。

下载咪咪阅读小说APP永久免费看书 www.mimiread.com

史婆婆心下暗自惊讶:“这小子的内功如此精强,却何以不会半点武功?”她脑中念头

只是这么一转,胸口便气血翻涌,当下再也不敢多想,直至足少阳经脉打通,这才长长舒了

一口气,站起身来,笑道:“辛苦你了。”

石破天和阿绣同感惊喜,齐声道:“你能行动了?”

史婆婆道:“通了足上一脉,还有许多经脉未通呢!”

石破天道:“我又不累,咱们便把其余经脉都打通了。”

史婆婆眉头一皱,说道:“小子胡说八道,我是和阿绣同练‘无妄神功’以致走火,岂

是寻常的疯瘫?今日打通一处经脉,已是谢天谢地了,就算是达摩祖师、张三丰真人复生,

也未必能在一日之中打通我全身塞住了经脉。”石破天讪讪的道:“是,是!我不懂这中间

的道理。”史婆婆道:“左右闲着无事,你就帮助阿绣打通足少阳经脉。”

石破天道:“是,是!”将阿绣扶起,让她左肩靠在一根树干之上,然后伸掌按她灵台

穴,以那老妇所教的法门,缓缓将内力送去。阿绣内功修为比之祖母浅得多了,石破天直花

了四倍时间,才将她足少阳经脉打通。

阿绣挣扎着站起,细声细语的道:“多谢你啦。奶奶,咱们也不知这位大哥高姓大名,

不知如何称呼,多有失礼。”她这句话是向祖母说的,其实是在问石破天的姓名,只是对着

这个青年男子十分腼腆,不敢正面和他说话。

史婆婆道:“喂,大粽子,我孙女儿问你叫什么名字呢?”

石破天道:“我……我……也不知道,我妈妈叫我……叫我那个……”他想说‘狗杂

种’,但此时已知这三字十分不雅,无法在这温文端庄的姑娘面前出口,又道:“他们却又

把我认错是另外一个人,其实我不是那个人。到底我是谁,我……我实在说不上来……”

史婆婆听得老大不耐烦,喝道:“你不肯说就不说好了,偏有这么罗哩罗嗦的一大套鬼

话。”阿绣道:“奶奶,人家不愿说,总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咱们也不用问了。叫不叫名字

没什么分别,咱们心里记着人家的恩德好处,也就是了。”

石破天道:“不,不,我不是不肯说,实在说出来很难听。”史婆婆说道:“什么难听

好听?还有难听过大粽子的么?你不说,我就叫你大粽子了。”石破天心道:“大粽子比狗

杂种好听得多了。”笑道:“叫大粽子很好,那也没什么难听。”

阿绣见石破天性子随和,祖母言语无礼,他居然一点也不生气,心中更过意不去,道:

“奶奶,你别取笑。这位大哥可别见怪。”

石破天嘻嘻一笑,道:“没有什么。谢天谢地,只盼丁不三爷爷和叮叮当当找不到我就

好了。你们在这里歇一会,我去瞧瞧有什么吃的没有。”史婆婆道:“这紫烟岛上柿子甚

多,这时正当红熟,你去采些来。岛上鱼蟹也肥,不妨去捉些。”

石破天答应了,闪身在树木之后蹑手蹑脚,一步步的走去,生怕给丁氏祖孙见到,只走

出数十丈,果见山边十余株柿树,树上点点殷红,都是熟透了的圆柿。

他走到树下,抓住树干用力摇幌,柿子早已熟透,登时纷纷跌落。他张开衣衫兜接住,

奔回树丛,给史婆婆和阿绣吃。她二人双足已能行走,手上经脉未通,史婆婆勉强能提起手

臂,阿绣的双臂却仍瘫痪不灵。石破天剥去柿皮,先喂史婆婆吃一枚,又喂阿绣吃一枚。

阿绣见他将剥了皮的柿子送到自己口边,满脸羞得就如红柿子一般,又不能拒却,只得

在他手中吃了。石破天却待再喂,阿绣道:“这位大哥,你自己先吃饱了,再……再……”

史婆婆道:“这边向西南行出里许,有个石洞,咱们待天黑后,到那边安身,好让这对

不三不四的鬼兄弟找咱们不到。”

石破天大喜,道:“好极了!”他对丁不四倒不如何忌惮,但丁不三祖孙二人一意要取

他性命,实是害怕之极,听史婆婆说有地方可以躲藏,心下大慰。

眼巴巴的好容易等到天色昏暗,当下左手扶着史婆婆,右手扶了阿绣,三人向西南方行

去。这紫烟岛显是史婆婆旧游之所,地形甚至是熟悉,行不到一里,右首便全是山壁。史婆

婆指点着转了两弯,从一排矮树间穿了过去,赫然现出一个山洞的洞口。

史婆婆道:“大粽子,今晚你睡在外面守着,可不许进来。”石破天道:“是,是!”

又道:“可惜咱们不敢生火,烤干浸湿的衣服。”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