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大粽子(4)

时间:2021-02-21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金庸 点击:

拳头打我这里。”

石破天学招倒是很快,依样出手,丁不四回手反击。两人只拆得四招,丁不四呼的一拳

打到,石破天不知如何还手,双手下垂,说道:“下面的我不会了。”

丁不四又是好气,又是好笑,道:“都是我教你的,那还比什么武?”石破天道:“我

原说不用比啦,算你赢就是了。”丁不四道:“不成,我若不是真正胜了你,小翠一辈子都

笑话我,丁大英雄给她说成是丁大狗熊,我这张脸往那里搁去?你记着,我这么打来,你不

用招架,抢上一步,伸指反来戳我小腹,这一招很是阴毒,我这拳就不能打实了,就只得避

让,这叫做以攻为守,攻敌之所必救。”

他口中教招,手上比划。石破天用心记忆,学会后两人便从头打起,打到丁中四所教的

武功用尽之时,便即停了,只得一个往下再教,一个继续又学。丁不四这些拳法掌法变化甚

是繁复,但他与石破天对打,却只以曾经教过的为限。

丁不四心想这般斗将下去,如何胜得了他?唯一机缘只是这浑小子将所学的招数忘了,

拆解稍有错误,便立中自己毒手。但偏偏石破天记心极好,丁不四只教过一遍,他便牢牢记

住。两人直拆了数十招,他招式中仍无破绽。

那老妇不时发出几下冷笑之声,又令丁不四不敢以凡庸的招数相授,只要攻守之际有一

招不够凌厉精妙,那老妇便出言相讥。她走火之后虽然行动不得,但眼光仍是十分厉害,就

算是一招高明武功,她也要故意诋毁几句,何况是不十分出色精奥之着。

丁不四打醒了精神,传授石破天拳掌,这股全力以赴的兢兢业业之意,竟丝毫不亚于当

年数度和那老妇真刀真枪的拚斗。又教了数十招,天色将明,丁不四渐感焦躁,突然拳法一

变,使出一招先前教过的‘渴马奔泉’,连拳带人,猛地扑将过去。

石破天叫道:“次序不对了!”丁不四道:“有什么次序不次序的?只要是教过你的便

行。”石破天倒也没忘他曾教过用‘粉蝶翻飞’来拆解,当即依式纵身闪开。丁不四心想:

[咪咪阅读](www.mimiread.com)

“我只须将你逼下江去,就算是赢了。小翠再要说嘴,也已无用。”踏上一步,一招‘横扫

千军’,双臂猛扫过去。石破天仍是依式使招‘和风细雨’,避开了对方狂暴的攻势,但这

步一退,左足已踏上了船舷。

丁不四大喜,喝道:“下去吧!”一招‘钟鼓齐鸣’,双拳环击,攻他左右太阳穴。依

照丁不四所授的功夫,石破天该当退后一步,再以‘春云乍展’化开来掌,可是此刻身后已

无退路,一步后退,便踏入了江中,情急之下难以多想,生平学得最熟的只是丁当教的那两

招,也不理会用得上用不上,一闪身,已穿到了丁不四背后,右手以‘虎爪手’抓住他‘灵

台穴’,左手以‘玉女拈针’拿住他‘悬枢穴’,双手一拿实,强劲内力陡然发出。

丁不四大叫一声,坐倒在舱板之上。

其实石破天内力再强,凭他只学几天的擒拿手法,又如何能拿得住丁不四这等高手?只

因丁不四有了先入为主的成见,认定石破天必以‘春云乍展’来解自己这招‘钟鼓齐鸣’,

而要使‘春云乍展’,非退后一步而摔入江中不可。他若和另一个高手比武,自会设想对方

能有种种拆解之法,拆解之后跟着便有诸般厉害后着,自是四面八方都防到了,决不能被对

手闪到自己后心而拿住了要穴。但他和石破天拆解了百余招,对方招招都是一板一眼,全然

依准了自己所授的法门而发,心下对他既无半分提防之意,又全没想到这浑小子居然会突然

变招,所用的招数却纯熟无比,出手如风,待要挡避,已然不及,竟着了他的道儿。偏生石

破天的内力十分厉害,劲透要穴,以丁不四修为之高,竟也抵敌不住。

这一下变故之生,丁不四和石破天固然吃惊不小,那老妇也是错愕无已,“哈哈,哈

哈”狂笑两下,又晕厥了过去,双目翻白,神情殊是可怖。

石破天惊道:“老太太,你……你怎么啦?”

阿绣身在舱里,瞧不见船头上的情景,听石破天叫得惶急,忙问:“这位大哥,我奶奶

怎么了?”石破天道:“啊哟……她……晕过去啦,这一次……这一次模样儿不对,只

怕……只怕……难以醒转。”阿绣惊道:“你说我奶奶……已经……已经死了?”石破天伸

手去探了探那老妇的鼻息,道:“气倒还有,只不过模样儿……那个……那个很不对。”阿

绣急道:“到底怎么不对?”石破天道:“她神色像是死了一般,我扶起你来瞧瞧。”

阿绣不愿受他扶抱,但实在关心祖母,踌躇道:“好!那就劳你这位大哥的大驾。”

石破天一生之中,从未听人说话如此斯文有礼,长乐帮中诸人跟他说话之时尽管恭谨,

却是敬畏多过了友善,连小丫头侍剑也总是掩不住脸上惶恐之神色。丁当跟他说话有时十分

亲热,却也十分无礼。只有这个姑娘的说话,听在耳中当真是说不出的慰贴舒服,于是轻轻

扶她起来,将一条薄被裹在她身上,然后将她抱到船头。

阿绣见到祖母晕去不醒的情状,“啊”的一声叫了起来,说道:“这位大哥,可不可以

请你在奶奶‘灵台穴’上,用手掌运一些内力过去?这是不情之请,可真不好意思。”

石破天听她说话柔和,垂眼向她瞧去。这时朝阳初生,只见她一张瓜子脸,清丽文秀,

一双明亮清澈的大眼睛也正在瞧着她。两人目光相接,阿绣登时羞得满脸通红,她无法转头

避开,便即闭上了眼睛。石破天冲口而出:“姑娘,原来你也是这样好看。”阿绣脸上更加

红了,两人相距这么近,生怕说话时将口气喷到他脸上,将小嘴紧紧闭住。

石破天一呆,道:“对不起!”忙放下了她,伸掌按住那老妇的‘灵台穴’,也不知如

何运送内力,便照丁当所教以‘虎爪手’抓人‘灵台穴’的法子,发劲吐出。

那老妇“啊”一声,醒了过来,骂道:“浑小子,你干什么?”石破天道:“这位姑娘

叫我给你运送内力,你……你果然醒过来啦。”那老妇骂道:“你封了我穴道啦,运送内

力,是这么干的?”石破天讪讪的道:“对不起,对不起。我实在不会,请你教一教。”

适才他这么一使劲,只震得那老妇五脏六腑几欲翻转,‘灵台穴’更被封闭,好在她练

功走火,穴道早已自塞,这时封上加封,也不相干。她初醒时十分恼怒,但已知他内力浑厚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