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大粽子(5)

时间:2021-02-21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金庸 点击:

无比,心想:“这傻小子天赋异禀,莫非无意中食了灵芝仙草,还是什么通灵异物的内丹,

以致内力虽强,却不会运使。我练功走火,或能凭他之力,得能打通被封的经脉?”便道:

“好,我来教你。你将内息存于丹田,感到有一股热烘烘的暖气了,是不是?你心中想着,

让那暖气通到手少阳胆经的经脉上。”

这些经脉穴道的名称,当年谢烟客在摩天崖上都曾教过,石破天依言而为,毫不费力的

便将内力集到了掌心,他所修习的‘罗汉伏魔功’乃少林派第一精妙内功,并兼阴阳刚柔之

用,只是向来不知用法,等如一人家有宝库,金银堆积如山,却觅不到那枚开库的钥匙,此

刻经那老妇略加指拨,依法而为,体内本来蓄积的内力便排山倒海般涌出。

那老妇叫道:“慢些,慢……”一言未毕,已“哇”的一声,吐出大口黑血。

石破天吃了一惊,叫道:“啊哟!怎么了?不对么?”阿绣道:“这位大哥,我奶奶请

你缓缓运力,不可太急了。”那老妇骂道:“傻瓜,你想要我的命吗?你将内力运一点儿过

来,等我吸得几口气,再送一点儿过来。”

石破天道:“是,是!对不起。”正要依法施为,突见丁不四一跃而起,叫道:“他奶

奶的,咱们再比过,刚才不算。”那老妇道:“老不要脸,为什么不算?明明是你输了。刚

才他只须在你身上补上一刀一剑,你还有命么?”

丁不四自知理亏,不再和那老妇斗口,呼的一掌,便向石破天拍来,喝道:“这招拆法

我教过你,不算不讲理吧?”石破天忙依他所授招式,挥掌挡开。丁不四跟着又是一掌,喝

道:“这一招我也教过你的,总不能说我耍无赖欺侮小辈了吧?”他每出一招,果然都是曾

经教过石破天的,显得自己言而有信,是个君子。

他越打越快,十余招后,已来不及说话,只是不住叱喝:“教过你的,教过的,教过!

教过!教……教……教……”如此迅速出招,石破天虽然天资聪颖,总是无法只学过一遍,

便将诸般繁复的掌法尽数记住活用,对方拳脚一快,登时便无法应付,眼见数招之间,便会

伤于丁不四的掌底,正在手忙脚步乱之际,忽听得那老妇叫道:“且慢,我有话说。”

丁不四住手不攻,问道:“小翠,你要说什么?”那老妇向石破天道:“少年,我身子

不舒服,你再来送一些内力给我。”丁不四点头道:“那很好。你走火后经脉窒滞,你既不

愿我相助,叫他出点力气倒好。这少年武功不行,内力挺强!”

那老妇哼了一声,冷冷的道:“是啊,他武功是你教的,内力却不是你教的,他武功不

行,内力挺强。”丁不 四怒道:“他武功怎么能算是我教的,我只教了他半天,只须他跟我

学得三年五载,哼,小一辈人物之中,没一个能是他敌手。”那老妇道:“就算学得跟你一

模一样,又有什么用?他不学你的武功,便能将你打败,学得了你的武功,只怕反而打你不

过了。越学越差,你说是学你的好,还是不学的好?”丁不四登时语塞,呆了一呆,说道:

“他那两招虎爪手和玉女拈针,还不是我丁家的功夫?”

那老妇道:“这是丁不三的孙女所教,可不是你教的。少年,你过来,别去理他。”

石破天道:“是!”坐到那老妇身侧,伸手又去按住她灵台穴,运功助她打通经脉,这

一次将内力极慢极慢的送去,惟恐又激得她吐血。

那老妇缓缓伸臂,将衣袖遮在脸上,令丁不四见不到自己在开口说话,又听不到话声,

低声道:“待会他再和你厮打,你手掌之上须带内劲。就像这样把内劲运到拳掌之中。只要

见到他伸掌拍来,你就用他一模一样的招式,和他手心相抵,把内劲传到他身上。这老儿想

把你逼下江中淹死,你记好了,见到他使什么招,你也就使什么招。只有用这法子,方能保

得……保得咱们三人活命。”她和石破天只相处几个时辰,便已瞧出他心地良善,若要他为

他自己而和丁不四为难,多半他会起退让之心,不一定能遵照嘱咐,但说“方能保得咱三人

活命”,那是将他祖孙二人的性命也包括在内了,料想他便能全力以赴。

石破天点了点头。那老妇又道:“你暂且不用给我送内力。待会你和那老儿双掌相抵,

送出内力时可不能慢慢的来,须得急吐而出,越强越好。”石破天道:“他会不会吐血?”

那老妇道:“不会的。我练功走火,半点内力也没有了,你的内力猛然涌到,我无法抗拒,

这才吐血。这老儿的内力强得很,刚才你抓住他背心穴道,他并没吐血,是不是?你若不出

全力,反而会给他震得吐血。你若受伤,那便没人来保护我祖孙二人,一个老太婆,一个小

姑娘,躺在这里动弹不得,只有任人宰割欺凌。”

石破天听到这里,心头热血上涌,只觉此刻立时为这老婆婆和姑娘死了也是毫不皱眉,

其实她二人是何等样人,是善是恶,他却是一无所知。

那老妇将庶在脸上的衣袖缓缓拿开,说道:“多谢你啦。丁不四死不认输,你就和他过

过招。唉,老婆子活了这一把年纪,一下的真好汉、大英雄也见过不少,想不到临到归天之

际,眼前见到的却是一只老狗熊,当真够冤。”丁不四怒道:“你说老狗熊,是骂我吗?”

那老妇微微一笑,说道:“一个人若有三分自知之明,也许还不算坏得到了家。丁老四,你

要杀他,还不容易?只管使些从来没教过他的招数出来,包管他招架不了。”

丁不四怒道:“丁老四岂是这等无耻之徒?你瞧仔细了,招招都是我教过他的。”那老

妇原是要激他说这句话,叹了口气,不再作声。

丁不四“哼”的一声,大声道:“大粽子,这招‘逆水行舟’要打过来啦!那是我教过

你的,可别忘了。”说着双膝微曲,身子便矮了下去,左掌自下而上的挥出。

石破天听他说‘逆水行舟’,心下已有预备,也是双膝微曲,左掌自下而上的挥出。

丁不四喝道:“错了!不是这样拆法。”一句话没说完,眼见石破天右掌即将和自己左

掌相碰,心下一凛:“这小子内力甚强,只怕犹在我之上。若跟他比拚内力,那可没什么味

道。”当即收回左掌,右掌推了出去,那一招叫作‘奇峰突起’。石破天心中记着那老妇的

话,跟着也使一招‘奇峰突起’,掌中已带了三分内劲。丁不四陡觉对方掌力陡强,手掌未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